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瞬身止水
    “要抓活口!”水门面色凝重。从指挥者的角度,一个爆遁忍者无足轻重,但爆破部队就不同了,他要确认这支部队是否抵达。

    杜克看向场中的爆遁狩,同情道:“生擒……”

    两分钟后,狩死狗一般仰面躺在地上。四肢肌肉被查克拉手术刀切断,动弹不得,不时有成群结队的虫子在他皮肤里钻进钻出。要不是水门班刚成立,配合上很生疏,时间还可以更短。

    “混账,要杀就杀,我们岩忍村的男儿没有一个是贪生怕死的懦夫,别妄图我会投降。”狩虚弱说道。

    “这家伙很厉害,难怪忍者手册会专门记载他。”至微上忍马甲多处焦黑,爆遁的能力极其适用于战斗,他的虫子损失不少。

    所谓一拳打爆你,形容的就是爆遁血继忍者。

    “看样子是个硬骨头,有办法让他开口吗?”丁座问道,他熟悉的同伴里,只有山中一族擅长套取情报。

    杜克摇了摇头,审问从来不是他的强项。

    至微扶了扶墨镜:“用虫子一点点吞食他的痛觉神经,之后杜克再用医疗忍术将他治愈,循环往复,铁打的汉子也坚持不了几次。你们觉得怎样?”

    你狠!杜克在心里比着大拇指,他脑海里那些古代酷刑比起虫子,简直弱爆了。

    水门赶忙止住至微,出声道:“我会幻术拷问,还是让我来吧!”

    不过一会儿,狩便在水门的幻术下和盘托出,将脑海中的情报一个不落说了出来。

    和水门猜测的差不多,岩隐村的爆破部队分出了大半,来到了这片战场。这个情报非常重要,水门立马整理成卷轴,吩咐匆匆赶来的援军,十万火急送到指挥部。

    处理完情报,四人不做停留,继续执行潜入任务。此战活捉的俘虏全部被杜克切断了肌肉神经,又被至微在体内种下了寄坏虫,不停吞食新生的查克拉,保证他们毫无反抗之力。这么做还是水门要求的,否则按照惯例,俘虏被套出情报,结局只有当场处决。

    水门不想对毫无反抗之力的俘虏下杀手,从某些角度而言,有些妇人之仁。战场不予许同情,因为既愚蠢又幼稚,会留下隐患。但这也从侧面体现了他人性中的闪光点,很多木叶一方的忍者,都被他的仁慈宽厚折服,看他的眼神都满是敬佩。

    杜克觉得这纯粹是主角光环作祟,如果换个人来一出善待俘虏,保证被喷成翔。

    ……

    草之国位居火、土两大国中间,生存在夹缝中的小国,为求自保也有自己的忍者村,那就是草隐村。村子虽小,却如同他们的象征‘草’一般,能屈能伸极富韧性,历经多次忍界大战仍然顽强生存着。

    这个忍村也出过不少名人,例如漩涡香磷、佩恩六道中的一个傀儡,还有被大蛇丸借脸的无名下忍。这么看,草隐村也算人才济济……大概!

    草隐村的实力也就那么回事,比起五大忍村屁都算不上,雨忍村都在把他们灭上几个来回。唯一拿得出手的忍术,就是通过风中飘零的野草,事先感知敌人的动静,安身立命的不二法宝。

    除此之外,其他忍术都是从别村抄袭的,是个一心只求自保,没有上进心的忍村。

    作为木叶村的盟友,草隐村在战争刚刚开始没多久,就很没节操的弃村避难了。正因为他们的不反抗举动,木叶这边很是被动,大片的军事要地被岩忍占据,要不是木叶现在兵强马壮,很可能被他们坑死。

    过了木叶和岩隐的战线,水门小队进入了岩隐的军事管理区,这里算得上是草之国最为混乱的地带。偷窃、抢劫、杀人放火的恶徒四处可见,草之国大名不敢对岩隐指手画脚,视之不见造就了眼前的烂摊子。

    城镇里,不时可见岩隐村掠夺粮草物资的忍者,他们的带头让恶徒们更加有恃无恐,加重了普通人的苦难。

    水门班四人都不是冷血之辈,但任务当前不敢有太大动作,隐蔽处理了几个不法之徒就收手了。他们很清楚,自己能帮一个,却帮不了所有,真想改变现状,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结束这该死的战争。

    抓捕三五个中忍,获得不疼不痒的情报后,水门三人离开小镇,一路走小道,穿插至岩忍大军后方。为了隐蔽行踪,小队的速度放至最慢,一切以不暴露优先。

    潜伏任务极为凶险,事事都要谨小慎微,例如夜里不允许明火,埋锅做饭也都是冰冷的干粮,行进时必须有人殿后去掉痕迹。短短一星期下来,四人都满身尘土,几乎要成了野人。

    现实和幻想区别很大,动漫里潜伏忍者帅气登场,飘逸的衣摆随风而舞是剧情需要,真实的情况惨不忍睹。水门那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帅脸,黑一块白一块,整个一大花猫,杂乱的金发往地上一放,要不了几分钟就能吸引野鸡前来趴窝。

    水门都这么惨,更不要说其他三人了,最搞笑的是丁座,满身泥浆,远看就像一个大号的泥球。

    当夜,天空飘起蒙蒙细雨,四人躲在挖空的地下空洞,闲着没事聊起天,几天共患难让他们感情深厚不少。方圆一公里内,有至微的虫子警戒,这里倒也算得上安全。

    忍者之间聊天自然离不开忍术、任务。几人很快就聊到了另一处雷之国战场,丁座和至微之前在雷之国战场,主要是他们说,杜克和水门听。

    猿飞日斩被几大国认定为此次战争的幕后推手,不论战争结果如何,为了平息众怒,他都要引咎辞职。木叶众多家族也不是省油的灯,纷纷摩拳擦掌,想在战争结束前捞一票大功,为火影的竞争增加筹码,这其中以宇智波和日向两族最为卖力。

    日向一族的能力不必多说,战场大杀器,雷达般的存在。白眼料敌于先机,让云隐村苦不堪言,对日向一族恨之入骨,同时也打起了白眼的注意,可惜笼中鸟咒印太厉害,云隐村得到的尸体一点用也没有。

    至于宇智波那边……

    “在雷之国战场,有个比杜克还小上一两岁的宇智波少年,精通一手古怪的瞬身术,据说写轮眼也打开了最高等级的三勾玉。虽然还是个中忍,在实战中却屡次斩杀上忍级别的敌人,我离开的时候,宇智波一族已经把他吹上天了!”丁座说道。

    “我也听闻过那个少年的传说,不过应该是宇智波一族的夸大其词。”至微表示不信。

    “十岁就开启了三勾玉,什么宇智波这么厉害?”杜克大惊,难不成穿的是火影同人,现在主角要登场了。

    生活在木叶村,杜克对宇智波一族却知之甚少,除了带土他几乎没有脸熟的宇智波族人。这倒不是宇智波一族嚣张跋扈、欺男霸女,杜克不想和他们结交,而是宇智波一族人人习得一手好装遁,让人望而却步。换言之,宇智波太高冷了,透过他们的双眼,就能看到他们内心深藏高傲。

    生人勿近,近了我也不理你!

    杜克看到他们时,都是绕着走的。不为别的,就因为天老大地老三,宇智波老二……没毛病。

    带土是特例,他被称为宇智波之耻来着。

    “我知道,他叫宇智波止水,和别的宇智波一族不同,是个很开朗的少年人。”水门似是见过止水,笑着肯定道。

    “原来是瞬身止水……”杜克恍然大悟,宇智波一族爱的越深恨得越深,止水是少有没有被仇恨侵蚀的宇智波。作为某弟控的良师益友,止水的实力是一方面,其心境才是最让人佩服的。

    可惜死的早,不然又是一个波风水门,当然也可能是黑化带土。宇智波嘛,一切皆有可能!

    “瞬身止水!”水门思索了片刻,欣然道:“很贴切的称号,下次我帮你转告他。”

    杜克:“……”

    原来瞬身止水的外号是这么来的!

    感谢书友‘虚假の现实’、‘丶纠结﹌安然°’、‘书友20180117091805474’、‘花落林峰’、‘拳拳到肉真男人’、‘收16到25岁美少女’、‘和泉纱雾肯定是女主角’的打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