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艺术就是爆炸
    半个月后,水门班经过多次反复验证,排查了岩隐村放出的迷惑烟雾弹和诱饵,最终确认了补给线,顺藤摸瓜找出了他们在草之国最大的物资储备处。

    “检查一下自己的装备,用起爆符和燃烧弹,尽可能摧毁更多物资,第一目标是粮草。最后按照撤离路线,沿途炸毁补给路线,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水门将手里的地图标上记号,放入上忍马甲贴身收好。

    潜伏任务到这里正是最危险的时刻,按照至微的侦查,这处大型补给战,至少有超过两百名忍者守卫。中心处不乏精英上忍,一个个查克拉充盈,即便是虫子也不敢靠近。

    在这么多上忍眼皮底下偷偷摸摸塞上起爆符,再离开后引爆,显然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接下来必有一战。

    “按原计划我负责引开主力,你们三人负责破坏物资,尽可能不要战斗,这里距离岩隐村的前线很近,牵一发而动全身,马虎不得。”水门嘱咐了一句,瞬身消失在三人面前。

    杜克三人对视一眼,使用变身术变成三个壮汉模样的岩忍。

    物资粮草营地,几声凄厉的惨叫和示警声响起,很快一道金色的光影就冲出大门,直奔远方。在他身后,数十个岩忍咬紧不放,而且他们认出了水门的身份。

    “是木叶的金色闪光!”

    “不要放走他,他会把情报带回木叶。”

    “……”

    平静的营地乱成一锅粥,水门的突然现身,搅乱了一潭死水爆发起阵阵波澜。杜克三人伪装成追兵,然后趁乱混进大营。这招效果很不错,岩忍精锐们都去追水门了,剩下的上忍们也没察觉到多了三个生面孔。

    “查看下粮草,小心木叶忍者调虎离山。”头脑精明的岩隐上忍迅速反应过来,带着部下查看起军用物资。

    三人混在里面,装模作样跟着检查起来,顺便塞几张起爆符进去。杜克运气不错,跟着一名上忍进入了储藏军粮丸和起爆符的库房。

    看到成捆的起爆符,成箱装载堆砌码好,杜克不自觉咽了口唾沫,如果这么多起爆符一同引爆,想必会相当壮观。

    “喂,你在干什么?粗手粗脚的,就算这里设置了封印,你也要给我小心点!”看到杜克笨手笨脚检查起爆符,带队的上忍大怒。

    杜克手忙脚乱的捋起袖子,在装着起爆符的箱子上擦了擦,大喊一声:“大家看我这,我发现了件怪事。”

    “什么?”

    岩忍们从角落里围过来,疑惑看着杜克,心里在想这个冒失鬼是哪个小队的?

    “你看着很眼生啊!报上你的忍者编号,还有你小队队长的名字。”上忍心里咯噔一声,看向杜克的眼神越发疑惑。

    “看我手里是什么……”等众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过来,杜克抬起手飞速结印,在他们惊恐的目光下笑道:“幻术·黑暗行之术!”

    黑暗行之术!是杜克唯一掌握的强力幻术,是覆盖性幻术,只对范围不对人数,制造出漆黑的环境封杀对手的视野,夺走一切光明的幻术。

    “糟糕,敌袭!是木叶……”

    视觉被剥夺,一片漆黑中上忍急忙退身,可惜一把冰冷的苦无划过脖颈,他的下半句还没说出口,气管就嘶嘶向外漏气。窒息缺氧、大量失血和深入骨髓的严寒,带走了他的生命。

    剩余的岩忍很快步入后尘,被杜克挨个点名冻成了冰块。杀光屋内的岩忍,杜克暴力解开起爆符箱子上的封印,在里面加了料之后,心生一计,想到了一个坏点子。

    他在岩忍脖子上抹了把血,糊在自己脸上,装作慌不择路冲出仓库大门。边跑边喊:“金色闪光还在营地里,之前逃走的是他分身,赶紧把上忍们叫回来!”

    说完后,不顾乱成一锅粥的营地,找到至微和丁座二人,趁着炸营的功夫,三人偷偷溜了出去。

    营地外几里处,一座巨石后,三人去掉变身术。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依计行事?”至微皱眉问道。

    “是啊,我还没来及安放燃烧弹呢!好大一个粮仓,错失了这次良机,再想混进去就难了。”丁座抱怨起来。

    至微脸色不怎么好看,他碰巧进入了储藏手里剑和苦无的兵器仓库,刚偷放两个起爆符,就被杜克一惊一乍带走了。

    两张起爆符炸了毁不了多少忍具,这点损失不足以伤筋动骨,云隐村承担的起。收效和风险完全不成正比,也难怪至微脸色不好看。

    杜克几下擦掉脸上的血渍,迎着二人不满的眼神解释道:“我找到了岩忍起爆符的仓库,动了点手脚,接下来应该会热闹。”

    金光一闪,水门出现在三人面前,拍了拍胸脯道:“追兵半路折返,我还以为你们出事了,吓我一跳。”

    杜克又解释了一遍,水门三人闻言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问道:“你该不会是……”

    杜克狡黠笑了笑:“算算时间差不多了!我记得岩忍有个黄毛,他的名言正好可以拿来一用。”

    “什么名言?”

    “艺术就是爆炸啊!”

    轰隆隆——————

    话音刚落,一声巨响在远方营地响起。冲天火光如同火山爆发,升起一朵蘑菇云,黑烟滚滚遮盖了天幕。巨大的声音隔着几里地,依旧像是在耳边一般,震得四人耳朵嗡嗡炸响。紧接着,他们脚下的大地剧烈颤抖,振幅一浪高过一浪,四人不得不抓紧身边的岩石,才没有摔倒。

    平静的丛林,鸟兽惊起,纷纷远远逃离。

    巨大的爆炸声过后,又是不断响起的小股爆炸,显然仓储的起爆符并没有一次性炸毁,而是分成了好几拨。

    过了五分钟,爆炸声才渐渐小去。

    水门示意杜克三人稍等,独自一人朝营地奔去,不过一会儿折返回来。脸色一青一白,总之很是精彩。

    “情况怎么样?”丁座迫不及待问道。

    水门组织了下语言,想着看到的巨大深坑,叹服道:“什么都没剩下,事实上整个营地都没了。就连赶回去的几十个上忍……也尸骨无存。”

    “任务只是摧毁后勤补给,我们好像超标了。”临了,水门补充了一句。

    至微和丁座拍拍杜克肩膀,称赞道:“干得漂亮!”

    杜克谦虚道:“我只是运气好罢了!是水门师兄的功劳,多亏他名声在外,才能把上忍都引走。”

    四人心情大好,互相恭维了几句,转入正题。

    “接下来呢!还要继续破坏补给线吗?”

    潜伏任务超额完成,岩忍的主要补给仓库被毁,剩余补给线带来的物资,对前线忍者的消耗,可谓杯水车薪,没有三五个月积累,很难发动一次大规模进攻。这是客气的说法,失去这个粮仓,岩忍们要不了三天就得断粮,连饭都吃不上,哪来的力气打仗。就算心有不甘,也必须撤离草之国。

    兵败如山倒,离开容易,但再想共进草之国就难了,木叶不会给他们机会。战火一旦烧至土之国境内,搞不好蓄势旦旦的风之国也会来分一杯羹,一步错步步错,满盘皆输不外如此。

    “我觉得现在我们最该考虑的是如何脱身……”至微突然泼起了冷水。

    水门一想,也冷静下来:“不错,追击我的上忍肯定还有活口。加上我们之前袭击岩忍小股部队,留下不少痕迹,我们四人的情报很可能被岩隐村掌握。如果他们一心报复,让前线坚持三天,利用这三天全力追捕我们……”

    水门话到一半就停了,但他的意思大家都懂。

    “捅了马蜂窝了?”杜克郁闷道。

    “是啊!几千个忍者撒开搜布网,可不是闹着玩的。”

    “关键是土影大野木会这么做吗?撤军才是最重要的吧!”

    “那老头倔的很,性格偏执认死理,绝对不是忍气吞声的主。上了年纪更是如此,属于不可理喻的类型。”

    “你直接说他小心眼,是属狗的,被咬了绝对要咬回去不就得了!”

    “呃……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