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斑大人,有人在我们头顶动土
    夜!木叶前线指挥部!

    面罩白毛少年,旗木卡卡西独自坐在岩石上,仰望银星点点的倒扣苍穹。他的左眼被斜拉下来护额挡住,那是带土临别前送他的上忍礼物,一颗写轮眼。

    如果可以,卡卡西宁愿这辈子都和带土争吵下去,也不想得到这份礼物。

    琳在一旁抱膝静坐,面庞埋进双膝,无声哭泣。

    水门来到卡卡西身边,拍着两名弟子的肩膀:“抱歉,我来晚了。送你的特制苦无也没用上……”

    生命的脆弱,就如风中的蒲公英,水门经历的远比卡卡西要多,他曾经亲眼目睹队友死在眼前,那是他毕业班的队友,感情深厚亲如兄弟。他深知卡卡卡西此时的痛苦,撕心裂肺不足外人道也,也知道再多的安慰都是无用功,只能靠卡卡西自己走出阴影。

    卡卡西抹去眼角的泪水:“不,水门老师,这和你没关系。我是卡卡西班的队长,如果不是我一意孤行,认定忍者的规定,带土不会牺牲的。是我害死了他,他当时是为了救我才……”

    卡卡西陷入无边悔恨,自怨自艾诉说自己的无能,无论水门怎么劝他,他的心情都好不起来。五岁从忍者学校毕业,现如今已经十二岁,卡卡西堪称是战场老兵,他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唯有带土不能释怀,尤其是背负带土的馈赠,让他深感罪孽深重。

    杜克悄悄走过来,在卡卡西肩上拍了拍,算是安慰他。心知带土正在老爷爷处取精,他一点也不伤心,但为了不被看穿,他还是装作一脸悲伤。

    只是,怎么看都有点幸灾乐祸……嗯,卡卡西童鞋想打人。

    “水门!”至微瞬身出现在岩石下,低声呼喊道。

    水门示意杜克安慰二人,跳下岩石走了过去。

    “风之国边境的楼兰古国,发现了沉眠于沙漠中的龙脉,龙脉中暗藏着庞大的力量。火影大人命令我们小队前往,视情况而定,如有必要直接摧毁龙脉,决不能让其他几大国染指。”至微说道最后,低声补充了一句:“尤其是风之国……他们盯上了龙脉。”

    “现在吗?”水门眉头紧皱,带土刚刚牺牲,卡卡西和琳需要他安抚,水门本能就要拒绝这个任务。

    “楼兰古国……”杜克从水门背后探出身,接过至微手里的任务卷轴看了起来。眼咕噜一转,顺势说道:“水门师兄,我和卡卡卡西换个班,你带他去楼兰吧!”

    “这样不好吧!”水门讪讪说道。

    “楼兰古国的任务,就当是给卡卡西散心了,他现在这么颓废,恐怕也执行不了其他任务。况且失去带土,卡卡西班名存实亡,不如把他们分开算了,对琳对卡卡西都好,现在他们最好分开一段时间。”杜克深明大义道:“我会留下来教导琳医疗忍术,尽快让她走出阴影。”

    “可是……”水门内心动摇,他挂念弟子,觉得杜克的想法不错,但小队成员不是说换就换的。一时间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听杜克的建议。

    “水门师兄,其实我也是有私心的。”杜克一脸痛不欲生,捶胸顿足道:“带土是我的挚友,他死了我比谁都难过。所以我要去把带土的尸体挖出来,绝对不能让他暴尸荒野。”

    水门被杜克精湛的演技震得半晌无语,感觉杜克大概是失去好友,脑子瓦特了。想到这,决定给杜克换个环境冷静一下:“那就按你说的办,不过你也要早点走出阴影!”

    水门拍着杜克的肩膀,语重心长。

    “呃……啊!水门师兄说的是,我的心都快碎了!”杜克眨巴眨巴眼,然后飞快捂着心口,脸憋得通红。

    水门:“……”

    至微:“……”

    说起楼兰古国,杜克第一个就想到了时空穿梭,有心见未来的鸣叫教主一面,但还是放弃了。

    水门和鸣人相聚,父子横跨时空会面,那是水门的家务事,他掺和进去算什么。现如今最重要的是琳,保护好她,带土就不会黑化。至于老年中二斑会不会再找别的宇智波实施他的计划,杜克就管不了了。

    穷则独善其身,杜克守护好一亩三分地就行了,其他人的死活,管他屁事。没有那个金钢钻,就别揽瓷器活,维护世界和平,还是交给凹凸曼吧!

    第二天,送别水门一行,杜克二话不说,带着琳直奔木叶。前线不安全,随时可能爆发战争,杜克可不想一个不小心就把琳弄丢了。思前想后还是木叶村最稳妥,至少斑得找个合理的借口,才能把琳弄出木叶村。

    期间,杜克也没有食言,尽心竭力教导琳医疗忍术。偶尔分身去找大蛇丸,不过蛇叔最近态度很冷淡,对他不理不睬,连实验室门都不给他进,反倒是和一些暗部打扮的忍者打成一片。

    大蛇丸的刻意疏离让杜克若有所思,他隐蔽和大蛇丸对了眼色,在对方轻轻点头下才离开。不过几个晚上,一条黑黢黢的小蛇找到杜克,吐出几个卷轴就化作白烟消失了。

    ……

    时间过了两个月,杜克寸步不离,像老母鸡护犊子一样,对琳严防死守,把她圈在木叶医院,不让任何陌生人靠近。期间水门来找他执行任务,都被他推掉了,搞得水门还以为杜克对琳起了心思。

    不怪水门这么想,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嘛!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那啥。要想俏,一身孝……总而言之,杜克现在的做法,很值得怀疑。

    为此,八卦女青年玖辛奈,专程上门来给杜克做心理辅导,告诉他他的行为是可耻的,并劝他不要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杜克黑着脸把玖辛奈赶走了。

    随后,每天都在煎熬中渡过。每过一天,杜克心中的烦躁就压抑一分,宇智波斑久久不对琳下手,搞得他不知对方什么想法。又过了几天,杜克快神经焦虑了,才到任务处,接了个草之国的c级任务。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杜克决定与其等宇智波斑行动,倒不如主动出手,区区一个将死的老头,早就没了当年的雄风,细胳膊细腿,眼一闭就没了,有什么好怕的。

    怼他!

    临行前,杜克偷偷夜袭了琳。不要想歪了,他只是在琳心脏处设了一个封印,是个守护封印,没别的功效。

    ……

    草之国!杜克拿着琳手绘的地图,来到带土阵亡的地点,入眼是一片落石堆砌的荒山。杜克感慨剧情修正力的强大,便开始了愚公移山般的土木工程。

    挖开乱石堆,果不其然,什么也没找到,除了一滩干涸的血泊。

    “带土被带走了……为什么斑还不没对琳下手?难道是带土还没过恢复期?”杜克疑惑不已,想着自己是不是操之过急了。

    不过几秒后,他就把疑虑甩出脑后,来都来了,一定要把斑的老巢挖出来。他记得,斑的秘密基地就在带土阵亡地附近,在地下。

    说起来,杜克对原著中斑忽悠带土的计划十分鄙视,到处是漏洞,也就带土傻乎乎信了。

    想想,为毛雾隐村的忍者会出现在草之国?这里是岩隐和木叶的战场,雾隐在这里搞事情,真的好吗?

    草之国距离水之国不说十万八千里,至少中间隔了个火之国,和一片汪一洋大海。那么问题来了,这帮雾隐带着被封印中的三尾,冒着被木叶忍者发现的风险,千里迢迢来到草之国,难道就是为了抓住琳,让她成为新的人柱力?

    难道琳是万中无一的人柱力体质?别逗了,她叫野原琳,不叫旋涡琳。

    雾隐忍者临死前说让琳成为人柱力是为了打入木叶,彻底摧毁木叶村。更是漏洞百出,到哪不能抓木叶的忍者,非得要来这里,还非得要抓琳。卡卡西也不错啊,眉清目秀的,一看就是火影的料!

    雾隐是吃饱了撑的,还是有强迫症!

    拜托宇智波斑忽悠带土的时候,能不能把谎话编的完善点,还是说带土的智商不值得他花太多心思。

    杜克觉得自己可能发现了真相!

    既然带土这么憨,为什么斑还要选他?

    ……

    两公里外的地下深处,巨大的地下空洞中。除了杜克不明白斑的想法,还有一个人也不明白。

    “斑大人,为什么非要是带土呢?他看起来傻傻的,不是理想的计划执行者。”白绝比着夸张的手势,搞笑道。

    带土正没心没肺的呼呼大睡,吹着鼻泡,睡梦中还念叨琳的名字,怎一个傻字了得。

    “因为他打心底对人们充满了善意和爱,同伴、村子,带土深爱着这些,当他堕落时,这些爱就会转化为同等的恨。想要操纵人心就要利用人内心的黑暗,你不懂。”宇智波斑一脸高深莫测。

    “但我还是对他的智商很不看好……”白绝挠了挠头,想到了什么转言道:“宇智波止水怎样?他也符合你的标准,而且头脑聪明,比带土靠谱多了!”

    “他的确很适合,内心充满善意和爱,不比带土差多少,但我的时间不多了……”斑也颇为可惜,有止水鬼才想要带土。但他能感觉到自己大限将至,只能退而求次。

    “哎呀,不好了。斑大人,出事了。”石壁上,又一只白绝冒出头。

    “一惊一乍的,又怎么了?”宇智波斑没好气说道,白绝的存在,把整个草之国的智商都拉低了。

    “外面有个小姑娘在挖山呢!啊,不是小姑娘,只是长得像小姑娘,是带土的好友,叫御手洗杜克。”白绝一蹦一跳,比划着挖沙子的动作。

    宇智波斑面无表情,冷着脸没好气道:“那就让他挖,大惊小怪的。”

    白绝眨眨眼,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可是他越挖越深,很可能会挖到我们头顶,到时候轰的一下,我们就暴露了,外道魔像也会被看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