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其实我是个医疗忍者
    哗啦————

    冰花碎裂,被斩中的杜克散落成漫天碎冰。

    “冰分身……狡猾的小子。”宇智波斑收回分身,提着镰刀,转动写轮眼看向身后。

    “这句话我权当赞美收下了,老奸巨猾的业界前辈。”

    杜克半蹲在地,双手紧贴木人头部,疯狂上涨的查克拉凝聚成气旋,盘绕在他周身,形成了蓝色的球形气浪。无尽的寒意从他掌心汇入木人,从头部向下,一寸一寸将木人大半个身子冻结。

    咔啦——咔啦————

    冰元素狼人抱紧木人,寒冰覆盖二者,冻成一座高大的冰山。

    宇智波斑顿了顿,调整着紊乱的呼吸,激烈的战斗暂停后,他才发觉额头早已蒙蒙细汗,握着镰刀的五指僵硬的发白,四肢百骸从未有过的疲惫,让他很想倒头大睡一觉。

    看到宇智波斑的疲态,杜克眼中精芒爆闪,一股莫名的波动注入脚下,散入冰山。

    “老家伙,看来你已经不行了啊!”杜克收手站起身,凝聚出一把冰刀,单手握住:“还有什么招数赶紧使出来,不然就没机会了。”

    “故意加快战斗节奏,再停止打乱我的气息……你在害怕,是因为写轮眼吗?”汗水顺着苍老的皱纹流下,斑的语气渐渐带上了一分压迫,仿佛让四周的空气又变得厚重而凝滞,一股压力渐渐蔓延开来。

    杜克抿抿嘴,他的确顾忌斑那只万花筒,原著中斑没有展示那颗万花筒的能力,刚才的战斗中也只释放了一个幻术。从斑宁缺毋滥,只安装了一颗来看,那只万花筒的能力绝对是他为自己留下的最终底牌。

    是幻术眼还是忍术眼?总不会是体术眼吧……杜克转动脑经,试图站在斑的立场上思考。

    “这么谨慎,看来你对万花筒也不是一无所知!现在的宇智波真是堕落了,连一个外族小鬼都能知道本族的辛密。”斑心头暗恨,摇头说道。

    杜克很想接过话题,套一套斑那只万花筒的情报,但仔细一想便放下了心思。斑为了计划隐忍潜伏数十年,独自一人躲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其心智何其弥坚,从他嘴里套话,套出来九成九也是假的。

    “影分身之术!”

    杜克结印释放出十余名影分身,本体混入分身,打算用分身趟雷,看看那颗写轮眼究竟有何异处。

    “该死,又是扉间的术!”斑厌眉头大皱,恶看着冲上来的影分身,丢下手里的镰刀,从袖子里掏出两根尖锐的黑棒。

    冲到斑身前的分身看到黑棒齐齐一滞,眨眼间就被黑棒一连刺杀了四五个。剩余的影分身飞速靠上,围着斑展开一连串的快速攻势。

    杜克藏身影分身中,看着斑手里的黑棒若有所思。

    黑棒!阴阳遁的产物,寄宿着轮回眼的外道之力,插入他人体内会扰乱查克拉,对尾兽更是效果拔群。斑开启轮回眼,拥有黑棒不足为奇,但杜克不解的是,斑明知体术弱势,宁愿使用黑棒近身,也不愿使用那颗万花筒。

    那颗万花筒究竟有何价值?

    杜克不慌不忙连同分身加速挥拳,瞬移般的在斑身前身后留下道道残影,一沾即走,绝不贪功贸取。

    哪怕有白绝和外道魔像支撑,斑在体术上还是拼不过杜克,短暂的胶着后,飞快落入下风。自古英雄如美人,不许人间现白头!斑再怎么不服输,也抵不过岁月的侵袭,他太老了。

    斑嘴角不停吐出黑血,虽不时有影分身被他打爆,但那都是以伤换伤换来的,杜克耗得起,他先撑不住了。身上穿着的白绝在影分身的围攻下,逐渐龟裂脱落,最终一个趔趄,黑棒被两名分身踢落。

    一名分身眼尖,捡起地上的黑棒,远远跳开,掏出封印卷轴,将阴阳遁制造的黑棒封入其中。这名分身飞速脱离战场,远远遁走,几个闪身,消失在冰原尽头。

    最后剩余的六名分身飞速靠拢,从六个方位围攻,手里的冰刀直刺斑周身要害。

    斑捡起地上的镰刀,赤红的热血顺眼眼睑流下,万花筒急速旋转连成一圈,一眼扫过,六名影分身顿时钉在半空,进退不能,眼珠微跳,却连动下指头都办不到。

    依旧是金缚幻术!

    六名分身挣脱不开幻术,齐齐化作白烟消失。斑捂着眼睛跪坐在地,剧烈喘着粗气,动用万花筒,加剧了他的体力消耗。

    杜克在一旁等候已久,瞬身跃至斑身前,双臂握着冰刀,斩向斑的头颅。宇智波斑抬起头,鲜血溢满眼眶的万花筒凛然一动,不躲不闪,抬起手中的镰刀刺向杜克胸腹,竟是想与他同归于尽。

    杜克算准距离和时差,有把握先斑一步击杀对方,斩下的刀锋更疾更快。斑怒喝一声,单腿前跨啊,用尽全身力气将镰刀挥出虚影。

    “去死吧————”斑和杜克同时喊道。

    噗呲——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

    刀锋入体穿刺而过,热血洒在斑脸上,他伸出舌头舔入嘴中,虚弱的身体跌倒在地,低声嘲笑道:“太嫩了,小子!我还以为你对万花筒真的很了解,也不过如此嘛!”

    杜克瞪大眼睛,持刀的双手虎口震裂,皮开肉绽。黑色的死神镰刀齐根没入,热血四溅,染红胸腹,如同一朵怒放的血莲。

    杜克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前方紫色的能量铠甲笼罩住斑,根根半透明的肋骨纤毫可见。

    “须佐能乎……”杜克嘴角溢出一血丝,胸腹的痛意远比不上心中的疑惑,斑的写轮眼是借来的,而且数量只有一个,为何他还能开启须佐能乎?说好的双眼齐全是必要前提呢?

    明明让死鱼眼查过官方资料,也让他谨记每个细节,为何会发生超出原著的不合理剧情?难道因为我的乱入,剧情暴走了……杜克保持着握刀劈下的姿势,脑中千回百转,一瞬之间闪过无数念头。

    ——————————————————————————————————————————

    银魂世界!

    歌舞伎町,某家24小时不打烊的成x用品小商店,店主死鱼眼点灯熬夜看着手里的漫画。封面上,色气十足的黑直长大姐姐,衣衫尽落被肥宅压在身下,双目迷离面带桃红,嘴角还留有污浊的白色不明液体。

    死鱼眼等着浓厚的黑眼圈,嘴里念着不明觉厉的台词。

    “女主双手握紧床单,黑色的长发粘着汗水贴在脸庞上,樱唇轻起喘息道:啊!雅蠛~~~太深了,求求你放过我~~~要到了~~~~住手啊!不要在里面~~~~我快不行了!”

    “旁白:啪——啪——啪——啪——”

    “男主得意洋洋,脸上扭曲的笑意:啊哈!知道看不起我的下场了吧!就这样一直到天亮……成为我的专属肉x器……这就是你剩余的人生,接下我的精x,带着绝望和憎恨活下去吧。”

    “女主腾云驾雾,又羞又恨昏了过去……”

    死鱼眼快速翻了几页,放下漫画,挠头道:“难怪最近生意这么差,剧情略显俗套,画风也一般般!因为肥宅活好器大,所以大结局在一起了,好想吐槽啊!”

    “嘛!再看看下一本……寝x妻人格崩坏,这个画风不错,我喜欢的类型。可惜不是黑直长,差评!”

    镜头拉远,一本妖狐忍者被他垫在桌角下……

    ——————————————————————————————————————————

    “咳——”

    斑猛地站起身,大口大口吐着血,万花筒退化成三勾玉,摇晃着几次身体才稳住。衰老的脸上,带着战胜的得意笑容:“小子,看来是我棋高一着!可惜了,如果你真的是柱间,输的恐怕就是我了。不过我的时间不多,丑陋一点也没办法!”

    杜克拔出身上的镰刀,跪倒在地,抬起的脸庞上满是不甘。仙人模式的恢复力,飞速修补他的伤口,剧烈的痛意让他难以维持自然能量,红色的眼影消散,退出仙人模式,他又吐了口血。

    “我…本以为你会用万花筒的能力……”杜克用虚弱的声音说道,这几个字仿佛带走了他全身的力量,说完后他双手撑地,头也抬不起来了。

    “的确是万花筒的能力,不过似乎和你想的有些偏差。”宇智波斑咳了两声,站在将死的杜克身前,一阵急促的呼吸后,须佐能乎自行溃散消失。

    斑已经到了极限!

    “在你死前能告诉我,如果我使用万花筒独有的术,你会怎样破解?我非常好奇,不惜以命换命,你的底牌是什么?”斑强撑着盘坐在地,好奇问道。

    杜克抬起头,咧咧嘴灿烂一笑:“我的底牌……”

    噗呲————

    一把冰刀从宇智波斑背后刺入,穿透胸膛。斑瞪大眼睛,身后地面冰层上,杜克的冰遁分身探出身。这具分身正是之前趁斑体力不支,分神时,在冰层里注入查克拉制造的。

    斑紧握冰刀,掌心殷红,动了动嘴却说不出一个字。三勾玉写轮眼转动,正要连成一片,开启万花筒,胸膛的刀锋被用力一绞,他哇的吐出一大口血,三勾玉随之停止转动。

    “忘了介绍,其实我是医疗忍者来着的……”杜克拖着贫血的身体,分出两名影分身给自己疗伤。随着分身的治疗,他苍白的脸色逐渐转红,从刃具包里掏出止血丸、补血丸,一股脑全吞了下去。虽然这不能让他立刻恢复,但总算脱离了生命危险。

    “移动内脏,避开了要害,用自己做诱饵,骗我放松警惕,再发动最后一击。小子,你还真敢……”不知何故,或许是余光返照,宇智波斑语速飞快,眼中带着淡淡赞赏。眼前的一幕,和他与千手柱间的最后一站何其相似。

    “你的废话太多,遗言就到地狱再说吧!”杜克唯恐迟则生变,冰分身拔出冰刀再次斩下,切断了斑背后的输液管,怕斑不死,又对着他后心补了一发急冻拳。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