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大肥羊的血继界限
    静音语重心长,但纲手老脸皮厚,浑不在意。

    “静音,你知道吗?所谓手气,无非就是二分之一,要么赢要么输。”纲手掏掏耳朵,满不在乎,豪爽的说道:“明明是二分之一的概率,可我以前却从来没赢过。”

    “纲手大人,这一点也不值得骄傲。”静音崩溃,前途无亮。

    “静音,你还不明白吗?”纲手插着腰,指点江山状:“这意味着我把能输的概率全部用掉了,现在是我转运的时候,我有信心嬴上一笔,摆脱债务就看今天了。”

    “这怎么可能?”静音欲哭无泪,纲手每次都这么说,但转运依旧遥遥无期,反倒是债务越积越高。

    “静音,你要对我有信心。”纲手穿着那件背后写着‘赌’字的衣服,气势汹汹放言要一雪前耻,把输的钱全部赢回来。

    可惜,继承了初代逢赌必输的血脉,纲手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她和赌压根就没缘分,说是绝缘也不为过。

    纲手只用了半个上午,就证明了为何她会被赌场老板们歌颂为传说中的大肥羊。一直在输钱,从来没赢过,短短两个小时,她就输了三千五百万两。

    三千五百万两是什么概念?

    在木叶,只有上忍才能执行a级任务,这些任务大都涉及国家和村子的机密,例如护卫国家政要、讨伐敌国忍者部队等。执行如此危险的任务,九死一生,获得的酬劳也就在十五至一百万两之间不等。

    更高级的s级任务,则需要独当一面的精英上忍或多位上忍联手才行,有时甚至会出动火影。当然了,出场费也不低,报酬视任务难度定价,起价一百万两,上不封顶。总的来说,s级任务的均价大致在五百万两左右。

    三千五百万两约等于35个a级任务,或者7个s级任务,这还是税前,没去掉村子的抽成。而纲手这位赌坛奇葩,从头输到尾,只花了两个小时就把这笔巨款败光,这已经不是运气差能说得通的了。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纲手能让对手逢赌必赢化身小马哥,完全能称得上是一种血继界限。

    杜克觉得,如果她当上火影,要不了一个月,木叶就得把火影大楼拆了拿去抵债。一年之后,忍界就找不到木叶村了……

    所以说宇智波斑辛辛苦苦究竟是为了什么?把纲手捧上火影的宝座,一切不就ok了吗!

    想想犬冢家的未来,二狗子哈迪斯也才价值八十万两。纲手眼皮不眨一下,就输掉了四十多个犬冢家,简直丧心病狂。

    “阿斯玛也不过三千五百万两啊!”杜克一阵唏嘘,貌似纲手刚刚输掉了三代火影儿子……好厉害。

    “你小子在那里嘀嘀咕咕说什么,对我的赌术有什么不满吗?”纲手输得眼红脖子粗,借来的钱全赔了,身上一个子都没有,穷的就剩衣服了。

    “怎么可能,纲手大人的赌术世间罕见,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我佩服还来不及呢!”纲手脸色不善,杜克赶忙送上马屁。

    托纲手的福,杜克在赌场捞了一大笔钱,心情自然是十分舒畅。不需要听音辨位,不需要记牌换牌,也不需要忍术出千,只需要跟纲手对着来就行。

    纲手选大,他就选小,从头到尾赢钱赢到想吐,现在钱包鼓鼓,身价倍增。有了钱,杜克腰板都挺直了不少,对生活充满信心,精气神焕然一新。

    看到杜克洋洋得意,发自内心的幸福笑容,纲手心头火气,脑门上青筋毕露:“你这个小子,刚才为什么和我对着干?”

    “因为我对纲手大人有信心啊!”杜克爽朗一笑,后槽牙闪烁着金子般的光芒。

    “混账,你赢的都是我的钱!”

    纲手大怒,眼瞅着就要暴走,静音赶忙拉住她,用哀求的眼神示意杜克不要再刺激纲手。

    “我不赢也会给别人赢……”杜克小声吐槽,眼看纲手就要当街行凶,肉疼的送上部分金钱进贡。

    纲手很没节操的收下钱,点了点数,不满道:“就这么点,你刚才可是赢了好几千万。”

    杜克等了半天,见纲手一点也自觉,不由提醒道:“那个,纲手大人,借条是按手印还是签名……”

    “哈?你说什么?借条?”纲手把钱揣进胸口,恬不知耻说道:“你觉得我会还钱吗?”

    “不会。”杜克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

    “那不就结了,知道我不会还,打什么借条?你脑子秀逗了?真是多此一举。”纲手理所当然说道。

    杜克:“……”

    这话说得好有道理!

    “接下来就是这家赌场,我一定会翻本的。”有了钱,纲手原地满血复活,大步跨进赌场。

    “纲手大人请冷静,我们已经一无所有了。”静音抱着纲手的大腿无语凝噎,想起躲债的生涯,顿时泪流满面。

    “既然一无所有,那就更不用怕了。我不信老天爷会一直让我输,二分之一的概率不会错的。”纲手拖着静音,信心十足走进赌场。

    十分钟之后。

    “为什么会这样?”

    纲手弯腰驼背走出赌场,浑身缠绕着生人勿近的低气压。静音跟在她身后,放声大哭,闻者伤心听者流泪。杜克走在最后,点着手里的钞票,去掉借给纲手的钱,他的资产翻了一番。

    主要是因为赌场里有个人傻钱多的大款,看到纲手的大胸,凑过来大献殷勤。纲手压什么,他就压什么,而且逼格极高的跟进十倍,结果不言而喻。大款沉迷于深沟不能自拔,回过神时才发现,他把棺材本都输光了,现在躺在赌场里口吐白沫,不知道能不能救得回来。

    估计就算把他给救回来,也会在第一时间自杀。

    “哎,真是作孽啊!”杜克突然发现,忍者并不是这个世界来钱最快的职业,跟着大肥羊才是正理。三天脱贫,五天致富,一年就能撼动忍界首富的座椅。

    大赚了一笔,杜克对之前纲手撬走的那点钱也就无所谓了,不过纲手的节操放在那里,杜克为了钱包不被掏空,打算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从昨晚到今天中午,杜克之所以没着急回木叶,为的就是刷刷好感度,现在好感度刷的差不多,腰包也鼓了,是时候该离开。他没有劝纲手和他一起回木叶,甚至对木叶只字未提,除了鸣人,杜克不觉得有人能解开纲手的心结。

    至于他身上未愈的伤势,纲手只是看了几眼,随手点拨了一些医疗经验,算是作为长辈的见面礼。杜克也没强求,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的伤并没有蛞蝓说的那么夸张,送他来见纲手,是有点小题大做。

    临别前,杜克悄悄塞给静音一叠钞票,让她不至于为了住宿问题发愁。怎么说纲手也是三忍之一,露宿街头未免也太惨了,虽说她有十成的可能会坑来一笔钱。至于这笔住宿费会不会成为纲手的赌资,杜克就爱莫能助了。

    比起自来也的取材,大蛇丸的禁忌实验,纲手挥金如土的爱好实在算不上什么。她就是逢赌必输、借钱不还、装嫩躲避债主、敲诈后辈……仅此而已。

    感谢书友‘前进者3’‘花落林峰’‘书友201711182152616’‘收16到25岁美少女’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