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飞雷神之术
    离别感恩戴德的静音,和一脸可惜的纲手,杜克踏上了返回木叶的道路。他第一次出任务就是汤之国,轻车熟路急赶慢赶,不过两天就回到了木叶村。

    木叶村还是那么繁荣,前线连战连捷的消息不断传回,压抑在村子上空的战争阴云逐渐冷淡,村子里无论是平民还是忍者,都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

    杜克上交草之国的任务后,直奔木叶医院,虽然有分身在琳身边,保证她的安全,但杜克还是谨慎检查了一遍。确认琳相安无事,身边也没有稀奇古怪人出现,才吃了颗定心丸。

    村子里看到杜克出现,要求他奔赴战场,继续执行水门小队的任务。杜克以好友战死,心理有阴影不适合上战场为由拒绝了。换别人这么做,早就被暗部请去喝茶了,但谁让杜克靠山硬的。自来也和大蛇丸还在木叶蹲着,随便帮他说两句好话,猿飞日斩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事就过去了。

    除了两位大佬罩着,杜克本身亦是天赋潜力顶级的忍者,三代水影的尸体还在解剖台上躺着,猿飞日斩也愿意卖杜克一个面子。

    其实就算被暗部请去喝茶,杜克也不慌,不就是陪紫霄喝两口润润嗓子吗?和在家里,没什么区别。

    不知不觉,杜克在木叶已经积累了庞大的人脉,虽然一直很低调,但上忍圈子里也流传了他的传说。主要是三代水影和七人众的尸体极具说服力,没人敢忽视杜克这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就在他回木叶的第二天,他被升级成了上忍,推荐人是自来也。老色鬼最近闲来无事,得知爱徒还是中忍,立马就怒了,跑到猿飞日斩耳边大打感情牌。猿飞日斩经不过自来也闹腾,很爽快的同意了,老头子也觉得他当初把不顺心迁怒到杜克头上有些过激,让自来也给杜克传个话,特许杜克可以在封印之书里挑个禁术,作为功劳迟来的补偿。

    杜克一门心思担心放在琳身上,提防宇智波斑,顺嘴说了一句飞雷神之术,结果自来也还真把这个禁术给他弄来了。

    看着一脸嬉笑怒骂的自来也,杜克嘴上不说,心里大为感动。飞雷神之术在封印之书里也是禁术中的禁术,拔尖的那种,自来也能帮他要来,肯定是费了不少心思。

    自来也色是色了点,但对徒弟真是没话说,杜克暗暗发誓,在自来也追求纲手的路上,绝对要拉他一把。哪怕不能帮自来也得到纲手的心,也要帮他得到纲手的人。至于得到人之后,自来也能不能保住第三只腿,就看他的造化了……

    杜克一面留神保护琳,一面研究飞神雷,最后悲催的发现他和飞雷神命中无缘。和查克拉、体质、精神等等无关,他学不会纯粹是天赋问题。就好比拥有多种属性的精英忍者,他们总会更擅长其中一种属性的忍术,杜克和时空间忍术相性不高。

    水门使用飞雷神瞬移指哪打哪,瞬秒五十名忍者,脸不红气不喘。杜克就不行了,他卯足了一口劲儿,憋了整整五分钟也就能瞬移一次,距离不到二十米,还不如走路来的快。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学不了飞雷神,杜克也不沮丧,他的战斗风格已经定型,飞雷神不适合他,强求不了不如顺应自然。不过,他对空间忍术的渴望却没有丝毫降温。耗费五分钟瞬移二十米,这表示他在时空间忍术方面并非一点天赋没有,用飞雷神定点传送,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他不要求能和水门一样,化成一道闪电,能修成拖拉机就满足了。

    木叶对飞雷神之术研究最透彻的,就属水门,其他人包括猿飞日斩在内,都仅限于理论。说道实践,他们甚至还不如杜克。以前杜克没有学习飞雷神的资格,不好让水门为难,现在开口,水门一定不会拒绝。

    杜克想请教施术者一些亲身实践,对飞雷神之术进行改造,最好能做到长距离瞬移。虽然在战场上没多大意义,但从辅助的角度出发,绝对是一等一的利器。

    说起水门,最近金色闪光风头正响,在忍界闯下了偌大的名声。岩忍战场上杀敌无数,带队袭击岩隐村后勤补给,致使岩隐大军不战自退,一口气把岩忍赶出草之国,将战线推至土之国大门口。不出意外,土之国大名很快就会坐不住,无论大野木再怎么不服气,土之国大名都会尽快结束这场战争。

    一旦战争因此而中断,水门当记首功。

    木叶战线推进道土之国大门后,木叶防止岩忍狗急跳墙,发动自杀式攻击,并没有大肆入侵,只是占据了几个富足的城池,搜刮油水就停了下来。

    猿飞日斩担心水门年轻气盛,会中岩忍的计谋,将水门小队调至了雷之国战场,打算乘胜追击,给水门再刷一波声望。

    水门也很争气,轻描淡写打得云隐忍者哭爹喊娘,留下帅掉渣的金色威名。没有见过飞雷神的云忍,很难想象飞雷神的可怕,在和水门交锋后,他们鲜有能躲开一击必杀的忍者。

    对水门而言,敌人是中忍还是上忍没有差别,他唯一要做的就是拿苦无轻轻一抹,在出其不意的瞬间,带走敌人的生命。时空间忍术和超快的神经反射,外加战术经验丰富的清醒头脑,水门在战场上无人能挡。

    杜克也能和水门一样大杀四方,但绝对学不来他那种气定神闲、举重若轻,在枪林弹雨中跳舞似的战斗艺术。

    杜克一向是先来个水遁,再追加一个冰遁,用海量的查克拉把敌人淹没。说白了就是火力至上,用地图炮堆死敌人。

    水门的出现无异于一记强心针,给木叶注入了无限活力,云忍们哪见过这么风骚的操作,被打得一点脾气也没有。

    之后的几个月,水门如同一把尖刀,直云隐村的战略部署,撕开了一条豁口。云忍一败涂地,直到搬出未来的四代雷影,颓败的局势才稍稍扭转,但也就是稍稍扭转,改变不了大局面。

    未来四代雷影艾引以为豪的速度在水门面前不值一提,再快他还能快过空间?但水门也破不了他的防御,雷遁护体下,螺旋丸除了让艾狼狈摔个大马趴,啃上几口泥巴,连个像样的伤口都没留下。

    螺旋手里剑倒是有可能破防,但艾也不是傻瓜,感知到危险立马拉上了自己的弟弟——八尾人柱力奇拉比。两人合击配合之下,与水门斗了个旗鼓相当。

    战斗过程是这样的,水门闪来闪去,云隐两兄弟背靠背,一个雷遁护体,一个八尾防身。在一番心理战交锋后,双方都没找到战胜对方的良机。

    水门太快了,两兄弟的皮太厚了,一场你打不着我,我也破不了你防御的尴尬战斗,最后以双方把手言和告终。当然了,临别时,双方都走了个过场,输人不输阵,各自撂下一堆狠话。

    水门很是装x的对艾说,下次再见面就是以‘影’的身份对决。这个逼装的两兄弟措不及防,第一次知道,原来逼还能这么装。然后用满带钦佩的眼神,目送水门离开……除了目送他们也没别的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