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阿斯玛的三千五百万两计划
    木叶三十六年,年底!

    受三代火影之命,大量的木叶忍者从前线撤离,少部分分散在国境驻守,大分部则回到木叶村。云忍和岩忍也偃旗息鼓,不约而同召回了前线的忍者,第三次忍界大战从战场转向了谈判桌。

    事实上,和动不动就闭关锁国,玩得一手好内斗的水之国不同,其余四国还能再打个三年五载。四大忍村的战争潜力没有见底,但战争的局势已经明朗,打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火之国再次证明它的强势,捍卫了忍界第一强国的地位;一直在走下坡路的风之国凭借此战咸鱼翻身,成功复兴;雷之国和火、土两国交战没有占到便宜,反倒是在水之国捞了不少好处;土之国很惨,对火之国战败,对雷之国平局,对风之国被坑去了不少土地和资源;水之国……三代水影死后,雾隐村一盘散沙,水之国国内局势扑朔迷离,无力染指外界,不提也罢。

    忍界五大国,风、火、雷三国属于战略胜利的国家,吃饱喝足想缓一缓,消化到手的好处。水之国急于结束战争,整顿关键时刻掉链子的雾隐村,大名对雾隐村的各大家族起了杀心,强行插手四代水影的选拨。雾隐村人人自危,各大家族不顾大局争权夺利,即将品尝到亲自种下的苦果。

    五大国有四个想要结束战争,土之国什么甜头也没捞着,自然不愿。四大国将一些周边小国当炮灰抛出,默许土之国从他们那里弥补损失,土之国这才作罢。这是个理智的选择,除非他们想成为众矢之的,被四国联军瓜分国土。

    人类发动战争的理由有很多,资源、人口、土地这些是最常见的动机。因为国际形势、国内阶级矛盾锐化,迫不得已发动战争的国家也屡见不鲜。

    若是因为国主雄才大略,气吞天下发动战争倒还好说,自有后世评价这位大名是圣君还是暴君。但更多发动战争的理由却让人心寒,例如,国内生产总值过高,太多的产品无处倾销,国民请愿自发要求对外侵略。

    所以,战争往往有时候来的莫名其妙,同理,战争来的快去的也快。第三次忍界大战追其本质,是第二次忍界大战的延续,起因是各国经济发展不平衡,各国武斗派起势。

    第二次忍界大战到第三次忍界大战,跨度长达十五年,漫长的血腥中,五大国得到的远比失去的要多的多。哪怕是连战连胜的火之国,国内经济、人口也在逐年下滑,战争只带来了军事领域的强大,与民生没有丝毫建树,人民痛恨战争。

    新一代接过交替棒成为村子和国家的脊梁,这拨人生于战争长于战争,对战争发自内心的痛恨,也就是所谓的鸽派。在这拨人占据主流,没有倒下之前,忍界能保持很长一段时间的安宁。

    战争从来就没有神圣的!

    从根本而言,战争即为政治交锋,正面厮杀画上休止符,接下来就是政客们的表演时间了。捞足了筹码的政客们,疯狂宣泄着自己的口水,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一连串平等或是不平等的条约在相互的妥协下签署,庞大的利益纠葛下,每个人都得做出一些让步。

    火之国也不例外!

    老谋深算的三代火影,一手策划布局第三次忍界大战,将木叶推上巅峰的猿飞日斩,深不可测的心机和无所不用的阴险手段,被所有人忌惮。四大国在和平条约中,不谋而合的统一了意见:若要和平,猿飞日斩必须辞任。

    火之国大名也顶不住这股压力,他以大义之名忍痛下达了命令,至于是不是有猿飞日斩功高震主的成分在里面,就不得而知了。

    大名很给猿飞日斩面子,让他主动辞任,对外宣称是为了给战争中牺牲的木叶忍者负责。猿飞日斩急流勇退,顺势退居幕后,推荐水门担任第四代火影之位。

    水门凭借在第三次忍界大战中一出色的表现和强大的实力,在征得火之国大名的一致同意之后,顺利成为了火之**界首领,木叶忍者村的第四代ceo。

    众所周知,出任ceo,走上人生巅峰,下一步就该是迎娶白富美了,水门理所当然的在年底迎娶了玖辛奈。长达十多年的恋爱长跑,终于修成正果,进入婚姻的坟墓,让单身狗自来也在婚礼现场嚎嚎大哭。

    自来也事后强调,水门就像他儿子一般,看到儿子结婚,心情激动才导致喜极而泣。但杜克可不信他的鬼话,自来也酸溜溜的祝福,和自暴自弃的哭声,怎么看都是羡慕嫉妒恨。

    杜克很荣幸被水门邀请成为了伴郎,虽然玖辛奈的意思是让杜克做伴娘,但在杜克视死如归的反对下,玖辛奈只能退而求次,选择了琳。

    水门没找爱徒卡卡西担任伴郎,不是因为卡卡西遮住了四分之三张脸,而是卡卡西身份不合适。

    卡卡西目前在紫霄手下当差,他老爸和紫霄是挚友,紫霄对故人之子自然是多多照顾,所以卡卡西很容易就通过了暗部考核,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菜鸟。

    不到十三岁加入暗部,这在木叶还是第一例。成功制霸木叶纪录榜单,还有些小得意的卡卡西不知道,日后某个弟控会一路爆他菊,踏着他的尸体刷新暗部的记录。

    战争结束后,夕日的小伙伴们都走上正轨,战场的经历让他们褪下青涩,成为了独当一面的忍者。

    琳成了医疗忍者,在木叶医院上班,她很满意朝九晚五的生活。唯一觉得不自在的是,总觉得有人在暗中窥视她,但她又找不到证据,现在有些抑郁。

    红拒绝了阿斯玛的追求,在父亲的教育下,进行幻术深造。以至于后来她的幻术远超同龄人,却是最后一个晋升上忍,因为偏科偏的太厉害,她在特别上忍的级别上卡了很久。

    同样偏科的凯,和他老爸戴一起,没心没肺围着木叶村倒立行走,绿色的风景线成为木叶一绝。村民们多次抱怨,每天早起就看到这一幕,实在倒胃口。

    ……

    还有阿斯玛!紫霄班和日差班的解散,没有影响二人的友谊,加上入学仪式上的孽缘,两人几乎无话不谈。

    这一天,阿斯玛来找杜克,他准备离开木叶,加入火之国大名的守护部队。这项长期任务短则五年,长则十年,甚至可能更久。

    “是因为被红拒绝的原因吗?”杜克吐槽道。阿斯玛为了三千五百万的计量单位也是豁出去了,十年的时光,可不是弹指一挥那么简单。

    阿斯玛苦着脸:“你还是这样爱打击人。这次任务是我主动要求的,和被红拒绝没关系。”

    “哦,怎么说?”

    “是因为我老爸,他……”阿斯玛叹气道:“我和他一直不怎么合得来,和大哥相比我一直没能让他满意,在他看来我只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他为我铺好了路,让我按照他的想法成长,但我不想这样……我想证明自己,我并不比大哥差多少!”

    阿斯玛的想法杜克或多或少能理解,作为三代火影的次子,他显赫的身份下更多的是压力,特别是他的大哥又那么优秀。猿飞日斩急于求成,叛逆期的阿斯玛无法理解他口中的火之意志,二人势如水火,父子关系每况愈下,现在见面都不说话。阿斯玛承受不了压力,想要逃避离开木叶。

    中二期的叛逆少年,和望子成龙却嘴巴很笨,不会表达父爱的倔老头……

    “哦,既然这样你就去吧!”杜克脸色平静点点头。

    “哎!?”阿斯玛整个人都不好了:“你怎么这么干脆,我们可能十年都不能见一面了?那可是十年哎!”

    “既然你下定决心,作为好友,我当然该支持你。”杜克风轻云淡的表示,区区十年不会影响我们的友谊。

    “我还以为你会劝劝我……”阿斯玛小声嘀咕着。

    “好了,别这么愁眉不展,十年不见一面是不可能的。”杜克勾住阿斯玛的肩膀:“期间我会邀请你参加我的婚礼。”

    “婚……婚礼!?”阿斯玛惊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连忙问道:“新娘是谁?”

    “当然是红咯!”杜克理所当然说道:“红长得那么漂亮,很多人在追她。你执行十年任务,她早晚会被人攻略,与其便宜别人,倒不如由我把她拿下。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辛辛苦苦养成的队友,投入别人的怀抱,不能忍。”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阿斯玛气得涨红了脸,甩开杜克搭在他肩上的手。

    “放心好了,我对自己的口才很有信心,红绝对逃不出我的魔掌……不,是我温柔的陷阱。”杜克虚握着掌心,信心十足,看着阿斯玛奸笑:“等孩子出生,我会把孩子命名的权力留给你。”

    “混蛋,亏我还把你当做一生的挚友,你竟然打红的主意?”

    “阿斯玛,你这么说就不对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况且红又不是你女朋友,你们只是纯洁的队友关系。我和红男未婚女未嫁,年轻男女相互吸引坠入爱河,再正常不过了。”

    “那我不去执行任务了。”阿斯玛立马改口。在恋爱面前,什么父子关系、火之意志、忍者规则,通通都是狗屁。

    杜克扣着鼻子:“你想清楚了?如果让我知道你加入了那个守护十二士,就等着看红大肚子吧!”

    阿斯玛痛哭流涕,觉得今天来找杜克纯粹是闲着没事找事。

    感谢书友‘默默的幻想者’‘花落林峰’‘收16到25岁美少女’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