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胡子使人成熟
    杜克威胁阿斯玛,打消了他离开木叶出去看看的心思,叛逆期的少年骂骂咧咧跑走了。一路泪奔,在夕阳下拉出长长的斜影。

    第一百次告白被红拒绝,父子关系日渐形同陌路,厚着脸皮来好友处寻求安慰,又被抓住软肋要挟。看着沉入地平线的夕阳,阿斯玛倍感凄凉。

    为了红,他忍了。

    “典型的叛逆期反抗心理……阿斯玛,再过几年,你就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看着萧条彷徨的少年远去,杜克唏嘘短叹。

    阿斯玛想要出去闯荡一番,是对父亲不断施压的反抗,从某些角度而言,这是他在发出自己的声音,他比任何人都渴望得到猿飞日斩的认同。他想用自己的方式证明自己,他首先是猿飞阿斯玛,其次才是火影的儿子。

    为此他宁愿孤身一人,踏上异乡,也不愿走在父亲铺好的康庄大道上。这是少年成熟的一面,看似幼稚,却是心中的呐喊。

    杜克并不认同阿斯玛的做法,证明自己的方式多种多样,因为一时冲动的成熟,消耗十年的青春,太不值当了。从理性的角度出发,猿飞日斩煞费苦心给阿斯玛准备的道路,足以让他少奋斗十年,远比去火之国大名身边当护卫有前途。

    “好在恋爱对这个年纪的小屁孩更有诱惑力,不然我还真没办法劝住他。赶快成熟起来吧,阿斯玛!”

    杜克还是小看了成熟这两个字,有时候男孩成长为男人,速度快得让人难以置信。不到一个月,当木叶48年,新的一年来临之际,阿斯玛改头换面,换了一个新形象出现在杜克和红面前。

    嘴里叼着香烟,淡淡的烟气腾起,朦胧的烟雾散开,露出了一张络腮胡子的大叔脸。

    杜克满脸不可思议,费解道:“请问,你是怎么用一个月的时间,变成这幅……呃……尊荣的?”

    猿飞一族的基因也太恐怖了,一个月前还只是个青葱少年,顶多有点老成,一个月后画风大变,成了未老先衰的大叔。难道就因为姓氏中带了一个‘猿’字,所以要配上一张毛脸?

    阿斯玛摸头讪笑:“这大概就是凯说的青春吧!”

    “不,不,不。”杜克连连摇头:“相信我,你直接逃过了青春。”

    阿斯玛大受打击,一脸生无可恋,蹲在地上画圈圈。

    正值青春期的少年,阿斯玛理想中的形象是剑眉星目、风度翩翩的美男子。以前他看到大哥和老爸胡子拉渣的面容,就担惊受怕,生怕自己也成为毛发浓密的大人,为此茶饭不思。直到三代夫人安慰阿斯玛,并不是每个小朋友都会长出大胡子,他才好受不少。

    显然,琵琶子夫人小看了阿斯玛的毛囊,茂盛也就是一夜之间的事。这也不是坏事,至少能证明阿斯玛是猿飞日斩的亲儿子,无论对这个家庭还是阿斯玛自身,都算是一件好事情。

    “阿斯玛,以前你没人喜欢,是因为嘴巴笨,不会甜言蜜语哄女孩子开心。恭喜你,现在你不用为嘴巴笨烦恼了,因为女朋友对你已经是一种奢望了。要不学学卡卡西,遮住四分之三的脸,兴许能靠神秘感吸引涉世未深的妹子。”杜克默默送上会心一击。就阿斯玛现在的模样,说三十岁也有人信,交往同龄的女孩子就别想了,会在上门那天被女方家人打死。毕竟他的脸,很容易让人怀疑是老牛吃嫩草。

    杜克并不担心阿斯玛找不到另一半,他是三代火影的儿子,取精的漂亮姑娘能把门槛踏平。

    而且在木叶有很多因战丧偶、独守空房的大姐姐,她们就喜欢阿斯玛这样粗矿的类型。半辈子风风雨雨,这些虎狼之年的闺中怨妇,对小白脸不假辞色,反倒是阿斯玛,少年体力加成熟气质,既能激起她们泛滥的母性,又能填补她们空虚的内心,让她们不由自主敞开大腿。

    想到这,杜克看阿斯玛的眼神,带上了一点小羡慕。

    阿斯玛听闻自己注孤身,心情更加低落,余光瞥到身旁的红,心中无比苦涩。

    红一定更加不喜欢我了……阿斯玛内心悲苦,想找个角落了却残生,他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

    这一刻,阿斯玛的内心被阴云笼罩,漆黑一片,看不到一点光亮。雷雨阵阵,瓢泼大雨骤下,阿斯玛孤零零站在雨中,雨水混着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世界虽大,他却找不到避风港。

    “杜克,你不要总是这么打击阿斯玛。”红沉默了半天,冷不丁说道。

    “啊!?”杜克歪头,想听听红的高见。

    “我觉得阿斯玛现在很有男人味,比以前可靠多了。”红笑嘻嘻说道,面色微红。

    “不是吧……”杜克如遭雷击,整个人化为灰白,被风一吹,散成粉末。

    阿斯玛抬起头,泪眼婆娑惊愕看向红。他的避风港……,不,他的天使出现了。

    头戴荆棘王冠,背生洁白羽翼的红,用手里的金色长枪挥散漫天阴云,挥洒圣洁的光辉降临到阿斯玛面前。她告诉阿斯玛,她就喜欢毛多的男人。

    十分钟之后,杜克呆呆看着准备去看电影的二人,愣在原地许久都回不过神。他难以想象,个性独立好强,妩媚多姿的红,口味居然这么重。

    一时间,杜克百感交集,千言万语郁结心头,不吐不快。可话到了嘴边,又不知从何说起,最后憋出一个‘草’字。

    “原来他们不是日久生情,而是因为毛发浓密才走到一起的!果然,如果阿斯玛不是火影的儿子,没有遗传猿飞家族的毛囊,红才不会和他在一起。”杜克整个人都不好了,小队里两个人丢下他去玩亲亲,让他有种被孤立的感觉。

    “一群重色轻友的家伙,早该知道你们靠不住!竟然把我一个人丢下去约会,说好的团队合作呢?”杜克不爽骂道,为二人送上祝福,祝他们有情人终成兄妹。

    其实,杜克若是硬要加入初露眉头的小情侣,要求团队合作,红先不提,阿斯玛一定会……会同意也说不定。毕竟,杜克微微一笑很倾城,不脱裤子,阿斯玛恐怕很难拒绝。

    ————————————————————————————————————————————————————

    时光流逝,转眼春去秋来。

    木叶48年,第三次忍界大战结束后,各国大力发展民生,人口、经济都趋于稳定,一副欣欣向荣。

    木叶就没那么太平了,四代火影波风水门上位不久,三忍之一的大蛇丸摊上事了。他被举报残害同村忍者,研究禁忌的人体试验,数名实力不错的上忍遭遇毒手,中忍和下忍数量难以评估。

    面对猿飞日斩的质问,大蛇丸没有为自己辩解一个字,冷笑几声转身就走。在志村团藏根部的活跃下,多处隐秘的实验室被发掘,血淋淋的尸体、标本、半成品送到了四代火影办公室。面对铁证如山,猿飞日斩也没办法为大蛇丸开脱。

    他独自接下任务,带领暗部抓捕大蛇丸,但最后他还没能狠心,放走了大蛇丸。第二天,忍界就得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木叶三忍之一的大蛇丸叛逃,被木叶下达s级通缉令。

    紧接着,惊闻大蛇丸叛逃的自来也一言不发,跟着离开了木叶。也许是看出了什么,自来也走得时候很潇洒,面对猿飞日斩的极力挽留,他只是笑了笑。临别前,自来也告诫水门要成为伟大的火影,询问杜克是否和他一同离开,遭到拒绝后,便头也不回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