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穿越变成一张卡
    大蛇丸叛逃,自来也离开,掀起波澜巨浪,一股看不见的影响力从火影办公室辐射至整个木叶忍者村。

    首当其冲的是波风水门,刚当上火影那几天,他充满干劲准备大展宏图。可是他很快就发现,以火影助理猿飞日斩为首,长老团转寝小春和水户炎门为辅的三人组,在他颁发命令时推三阻四。还有阴在暗处的志村团藏,和他掌控的根部置身事外,对火影的命令阳奉阴违。

    一开始,水门不疑有他,认为是自己的经验不足,能力没有得到认可。但随着时间渐渐推移,水门才惊觉,他想的太美好了。

    火影、火影辅助、长老团,猿飞日斩四人把控着木叶大权,将大大小小的权力瓜分地一干二净,驾驶这辆战车按照他们的想法冲锋陷阵。

    波风水门接班成为新火影,猿飞日斩退位担任火影辅助,志村团藏被踢到长老团,木叶高层重新洗牌,又增加了一人,这意味着四人手中的权力要分出去一部分。

    那么把谁的权力分出去呢?

    答案是:没有!不可能!

    权力是令人上瘾的毒药,好像让飞蛾献身的烛火。大家趋之若鹜,愿意为之牺牲一切,事业、名声、甚至生命。即便是最完美的圣人,手中握着权力,也会被私心腐蚀,堕落成魔鬼。

    权力可怕且让人着迷,大权在握成为棋手掌控万千生死,这是多么可怕的诱惑。尝到了权力的美味,四人没有一个肯放手,于是乎……

    水门被架空了。

    连直属火影的暗部他都插不进手,更悲催的是暗部部长还是杜克的养父,水门念及同门情意,除了摇头苦笑别无他法。水门的性格决定了他是个合格的队友、合格的老师、合格的父亲、合格的护妻狂魔,但他绝对不会是合格的政客。

    不过,大蛇丸和自来也相继离开,却让水门看到了一丝转机。两名爱徒相继出走,猿飞日斩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年,伛偻消瘦的身子骨,脸上甚至出现了老人斑,昔年忍雄的霸气荡然无存。

    也许是看破了名利,也许是老了丧失雄心壮志,猿飞日斩开始将手里的权力交替给水门,他尽心尽力做好火影辅助的本分,再也没有逾越。甚至还帮助水门打压两位长老,给水门收回了不少权力。唯有志村团藏,在权力交替的动荡时期,拉拢了不少人马,权力不降反增。

    权力的勾心斗角,如同钢丝上跳舞,动辄死无全尸。大蛇丸就是牺牲品之一,看破这些的自来也心灰意冷,随之离去。就如同当年的旗木朔茂,他们都是权力的牺牲品。

    不过,这些和杜克都没关系,他最近忙着安抚红豆。大蛇丸叛逃后,木叶最伤心的人里,必有红豆一席之地。未满12岁的红豆想不通,为何好好的老师,突然就变成了人人喊打的叛忍。在她的小脑袋瓜里,大蛇丸虽为人阴沉,性格不合群,但难掩其独特的人格魅力,总的来说是个值得尊敬的忍者,在木叶有很多簇拥。

    “大蛇丸老师真的是坏人?”红豆问向杜克,据她所知,杜克和大蛇丸关系不错,经常一起没日没夜的探讨实验研究,说一些她听不懂的名词。

    大蛇丸不是坏人……谁是坏人?他就是个变态,以后还会变性!

    杜克很想这么告诉红豆,但看着红豆希翼的眼神,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揉着红豆的脑袋,昧着良心说道:“可能是误会,自来也老师不是追他去了嘛!”

    大蛇丸东窗事发,跑得欢快,可怜红豆在木叶不被待见,过得很不开心。就好像鸣人娶妻雏田,在日向家每天受尽白眼。

    以她大大咧咧的性格,找不着愿意和她说话的人,着实让她很不自在,嘴巴翘得能挂上油瓶。杜克不得已,每天带她出任务,全是c级的小任务,就为了哄她开心。当杜克把队友红介绍给她后,杜克发现自己白操心了,两人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然后没有利用价值的杜克被一脚踢开,和阿斯玛凑成了一对。

    杜克还在懵逼之中,水门就找上了他。权力日重的水门言行举止之间带上了几分威严,好在和杜克一起的时候,他还是曾经温暖贴心的好师兄。水门是以同门师兄的身份来的,他直言挑明,希望杜克加入暗部,将来接手紫霄的职位,辅助他掌管木叶暗部。

    现在的暗部部长仍是紫霄,水门对猿飞日斩的放权心有感激,没有把他一撸到底,让他去看大门。但被几个老家伙折腾这么久,天然呆的水门久病成医,明白自己必须要找几个可靠亲信,而他真正信赖的人就那么几个,同门的杜克是不二人选。

    杜克像拒绝自来也一样,拒绝了水门,不是不帮忙,而是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让他在木叶医院或者实验室里待着,一点问题没有,但放到暗部就力有未逮了。以他的脾气,进入暗部,不出三天就能把天给掀翻,为了不坑水门,杜克果断回绝,并把卡卡西拿来顶包。

    未来当火影的男人,做暗部部长还不是小菜一碟。

    在接下来,就是一些人情来往了。水门班的队友,油女志微和秋道丁座的儿子,志乃和丁次相继出生,杜克和他们关系没断,自然少不了上门拜访。紧接着犬冢牙出生,看在自家傻狗出自犬冢家,杜克上门送了个红包,聊表心意。反倒是男二号兼女一号的宇智波二柱子的出生,杜克没去贺喜,他和宇智波真心不熟,人家也没给他请柬。

    除此之外,去年日差的儿子宁次也出生了。

    未来十二小强依次诞生,玖辛奈也快要临盆,让杜克心忧已久的九尾事件即将到来。历史被他改动了许多,他不知道带土是否会和原著中一样,袭击木叶。

    琳还活着,但杜克等候已久却没看到带土爬回来,这让他非常费解。眼瞅着鸣人出生的日子越来越近,杜克却不知该不该和水门说明。若是安然无事倒还好,若真的和他说的一样,带土操纵九尾袭击木叶,那杜克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你怎么知道会发生这件事?你怎么知道那是宇智波带土?你的情报是哪来的?

    太多无解的答案,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好理由能蒙混过关,杜克索性权当不知道,他为这一天准备了太久。从plana到planz,计划都快超出了字母表。他甚至有些期待这天到来,改动剧情最大的一次变革,成与不成就看那天了。

    怀着忐忑和激动的心情,杜克推掉了所有任务,安心在家静养。

    直到有天他向往常一样睡下……

    再次睁眼,依旧是熟悉的黑暗和崎岖的灰色小道,熟悉的一幕让杜克精神为之一振,大步向前,一路来到未知空间内。

    果不其然,惊喜从天而降,未知空间又来了两名新人。早有其他世界的杜克先到了一步,围着其中一个新人咂舌不已,他们努力仰着头,却发现新来的这位个头也太大了。

    火影杜克倒吸一口凉气,加入围观群众。

    这是一头百米长的巨兽,从外形看是西方玄幻世界中走出的巨龙,而且还是头冰龙。宛如水晶般剔透的冰块构成了他的身躯,远看流线型的身体极具美感,靠近之后才能发觉,这头冰龙堪称凶兽。

    张开的双翼遮天蔽日,不知几许,一丛丛的利剑般的背脊从脑后延伸至尾巴,达至尾部顶端,化为锋锐的尖刺。剃刀般巨大的爪牙,隐有金属光泽,龙躯上平滑的鳞甲细细看去,才发现暗藏杀机。无数冰晶一样的锋利棘刺构成了他的外甲,闪现出点点的幽蓝,看上去就好像是半透明的一样。

    硕大的龙头骨质冰刺凸出,厚实而多棘,那双没有瞳孔的冰眼,透射着无尽寒意。

    杜克们张大嘴巴,久久无言,以至于忽略了另一位新人。这位新人也没好到哪里去,眼珠凸出,嘴里能塞进一颗电灯泡了。

    “放在法尔兰大陆,这头龙至少是神话级别的强者!”元素法师艰难咽了口唾沫

    “这位龙兄……你一妈贵姓?呸,我是说……哥们贵姓?老家在哪?户籍几口龙,家中还有亲戚不?”死鱼眼甩甩脑袋,将幻想出的无尽龙威扫出脑后。

    冰龙一言不发,像一个冰雕般动也不动。

    死鱼眼按捺不住,伸手放在龙爪上,开始融合记忆。不过一会儿,他便一脸纠结收回了手,迎着众人期待的目光,吐槽道:“还能这么穿越?果然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还限制了吸引力、亲和力、战斗力、意志力、购买力、影响力、凝聚力、创造力、竞争力、执行力、公信力、生命力、注意力、理解力、弹跳力、免疫力、巧克力……”

    “别废话,赶紧说。”杜克们急不可耐。

    “我不说也是为了你们好……”死鱼眼哭笑不得。

    “你是不是皮痒了,再不说我们自己看了。”死鱼眼成功挑起了众怒,众人捋起袖子,就要揍他。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死鱼眼先是吟了句诗,才在众人的怒目下缓缓道来:

    “卡名:青冰白夜龙

    星数:8

    属性:水

    种族:龙

    攻击:3000

    防御:2500

    效果:1、这张卡为对象的魔法、陷阱卡发动时发动,那个发动无效并破坏。

    2、这张卡以外的自己的表侧表示怪兽被选择作为攻击对象时,把自己场上1张魔法、陷阱卡送去墓地才能发动,攻击对象转移为这张卡。”

    杜克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