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勤奋的小人被打死了
    第二天,火影世界的杜克一觉醒来,就拉着床边的哈迪斯出去遛弯,放松一下崩坏的神经。一想起昨晚的两个新人,他就脑仁疼。

    青冰白夜龙放飞自我,四大皆空升仙成佛,追其原因倒也情有可原。孤独能让一个没有任何身体疾病的人,陷入死亡的焦虑。独自存在、独自离开,那是一个可怕而消极的世界。不可逾越的鸿沟最终会导致心理世界丧失,心死了即意味着人也死了。

    但另一位新人是什么鬼?竟然打算投资理财险发家致富,而且还真这么干了,并乐此不疲,信心十足!

    天知道谁给他自信!保险推销员吗?

    万千世界,什么奇葩都有。杜克知道总有一天会出现一两个逗比的自己,但……这也太快了,他还没做好准备。

    “哎~~以后上厕所兄弟不扶,就服你。”杜克长长叹了口气,青冰白夜龙对他还有点帮助,逗比新人纯粹是来搞笑的。那股扑面而来的逗比之气,把整个穿越者小队的智商都拉低了。

    杜克坚决不承认那家伙是他自己,这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

    “绝对是世界的意志,逗比的世界盛产逗比的人,错的不是我,是那个世界。”

    哈迪斯一路撒开蹄子狂奔,追鸡撵狗跑回杜克身边,吐着舌头问道:“杜克,你在自言自语说什么呢?”

    “是不是要给我买奢侈品狗饼干,一百万两一盒的那种?”哈迪斯自我感觉良好,眉开眼笑水口留了一地。

    “傻狗,买你才花了八十万两。一百万两的狗饼干,把你卖了也买不起。”杜克一脚踢出去,哈迪斯哀嚎一声跑走了。

    “这傻狗今天挺高兴的,是因为我难得带他出来玩?”想到自己每次出任务都没带上哈迪斯,杜克就觉得亏待了哈迪斯。

    哈奇士号称上帝创造狼之前打的草稿,生性活泼好动喜欢玩,一直把他关屋里,的确扼杀了他的天性。

    杜克心中有愧,决定补偿一下哈迪斯。于是换上温柔的笑脸,对着哈迪斯招招手:“傻狗,过来,我有事和你说。”

    “你要干什么?”哈迪斯一脸戒备,做好随时逃走的准备。每当杜克露出这幅表情,他都要挨揍,长此以往,他的身体下意识做出了自我保护动作。

    傻x,还来这招,真以为我脑子不好使!今天我就不过去!

    幻想着杜克没抓住自己,失魂落魄怀疑人生,哈迪斯就忍不住洋洋得意。

    杜克看到傻狗又在犯二,收起笑脸冷哼一声:“傻狗,再不过来,打断你的狗腿。”

    “那我也不会过去的,不过去顶多被你打断腿,过去命都保不住。”

    “我数到三,你要是不过来,今晚就断你的粮。”杜克眯着眼,寒光一闪,使出终极必杀。

    哈迪斯哀嚎一声,还没等杜克开始数数,他就不情不愿来到杜克身边,抱着大腿嚎丧:“最近我一直很老实,没有拆天花板,也没有翻你的小金库,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杜克挑眉:“你还翻过我小金库?”

    “没有,我就是打个比方!”哈迪斯吓得掉了一地毛,心虚地连连摇头。

    “最好别让我发现,否则就把你炖了。”杜克恶狠狠丢下一句话,说完后才想起来自己的目的。看到瑟瑟发抖屈服在他淫威下的哈迪斯,心里一软,伸手覆在他头顶:“傻狗,今天我心情好,你有什么想吃的?说出来,全部满足你!”

    哈迪斯一脸惊恐,抱着杜克的腿嚎嚎大哭,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滑:“不要啊!我还没活够,我不想吃狗生最后一顿饭。”

    “说的什么傻话,我只是觉得很长时间没陪你,想给你改善一下伙食。你不要,那就算了。”杜克狠狠搓着哈迪斯头顶的毛发。

    “你认真的吗?”傻狗立马两眼放光。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说的好听,你哪次没骗我?”哈迪斯低下头小声说了句。

    “你说什么?大声点,我没听清。”

    “我是说仁慈的杜克大人,今天晚餐我要吃烤肉。”哈迪斯谄媚舔着杜克的手心,尾巴摇成了虚影。

    杜克嫌弃把手在哈迪斯头上擦了擦,抹掉口水:“没问题,你最近有好好修炼吗?”

    “修炼?”哈迪斯呆呆问道,修炼是什么?名牌狗粮吗?

    “我给你的卷轴,‘加鲁鲁兽体术秘籍’练得怎么样了?”杜克眯着眼,掐住毛茸茸的狗头,把脸贴近凛然问道:“嗯!你该不会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怎…怎么会?我一直在努力修炼卷轴上的体术。”哈迪斯被掐住脖子,嗓音都变了。

    “真的假的,你没骗我吧?”

    “我每天早上六点就爬起来,绕着木叶跑十圈,锻炼耐力和筋骨。中午修习卷轴上的招式,一直修炼到下午,一刻也没有停下来耽搁,就连晚上我都会抽空加练。现在只差一点,我就成功了!”

    杜克惊讶看着傻狗:“想不到你这个皮懒之辈,居然这么勤快。不过,差一点是什么意思,还差哪一点?”

    “嘿嘿……”哈迪斯不好意思挠挠头:“我的原计划是这样,不过实行起来才发现,我每天六点根本爬不起来。”

    杜克大怒,就要掐死哈迪斯。

    “相信我,就差一点我就能爬起来了!”哈迪斯鬼哭狼嚎。

    “傻狗,今晚的加餐取消了!”杜克真是恨不得把哈迪斯掐死,暗怪当年鬼迷心窍,听了犬冢家的推销,相信哈士奇会改过自新,重新做狗。

    “不要啊!真的就差一点。”哈迪斯听到加餐取消,如丧妣考:“你不知道每天早起有多困难!”

    “每天我犹豫不决的时候,身体里就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勤奋的小人,一个懒惰的小人。刚开始勤奋的小人经常把懒惰的小人打得落花流水,后来就打成平手了,懒惰小人逐渐在打架中占据上风,获胜的次数越来越多。”哈迪斯一副我努力过的模样,可惜敌人太强大。为难道:“最后他们不打架了……”

    “不打了?为什么不打了?”杜克被故事吸引,疑惑道。

    哈迪斯讪讪道:“因为勤奋的小人被打死了……”

    杜克铁青着脸面如寒冰,气得额头血管暴起,抓住哈迪斯的脑袋,一阵疯狂摇晃:“果然,我当初就该把你塞进马桶,冲到水之国。不过好在,现在还不晚。”

    “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感觉勤奋的小人复活了,这次他一定能把懒惰的小人打死。”哈迪斯被杜克拖着往前走,四条腿蹬在地上,犁出四道痕迹。

    “我赶时间,哪有功夫等勤奋的小人。傻狗,你体内勤奋的小人这辈子都不可能会赢,他的对手是懒惰的巨人。”杜克瘪瘪嘴,冷笑道。

    “那你要带我去哪?”哈迪斯本能察觉到了危险,拼命把腿抵在地上。

    “去实验室!忍者的世界,天才靠努力,像你这样没有进取心的傻狗,就只能靠变异了。”杜克冷笑不止。

    “不要,我不要去实验室。”哈迪斯猛地发力,挣脱开杜克铁钳般的手掌,转身就要逃走。傻狗清楚的记得,去年他顺着气味找到杜克所谓的实验室,在门口听到里面传出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听得他毛骨悚然,差点把他吓尿。从那天开始,实验室就成了他挥之不去的梦魇。

    杜克瞬身来到哈迪斯伸手,拖着他的尾巴朝实验室方向走去,边走边说:“傻狗,这可就由不得你了。前段时间手头上事情多,把改造你的事给耽误了。不过你放心,技术非常成熟,保证你不会有一点痛苦……”

    “来人,救狗命啊!杀狗了————”哈迪斯浑身战栗,被倒拖着离开,在地上留下一条条无助的爪痕。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