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鸣人降生之夜
    距离鸣人出生的日子,越来越近。杜克由刚开始的焦虑,逐渐转为平静,独自一人躲在实验室内,着手哈迪斯的改造计划。因为漫威世界的杜克技术已经成熟,改造过程基本按部就班,做起来轻车熟路,偶尔几个小难关,也很快就被攻破。

    改造的过程意外的顺利,但结果却不尽如人意。火影世界毕竟不是可以容纳任何力量体系的漫威世界,对名为‘加鲁鲁’的异界生物极为排斥,数码兽的进化体系被无限削弱,当改造到成熟期,也就是加鲁鲁兽成功诞生之后,前路就被卡住了。

    改造计划陷入瓶颈,如果继续改造下去,在兽人加鲁鲁生成的那一瞬间,就会变成一摊烂肉,哈迪斯亦会魂飞魄散。

    不得已,杜克只能终止改造。

    不过,区区加鲁鲁兽显然不能让杜克满意。在六道满天飞,尾兽遍地走的疾风传后期,五影都被吊在树上打,一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加鲁鲁兽,实在不够看。

    于是乎……

    木叶某处地下实验室,哈迪斯四仰八叉躺在解剖台上,强烈的灯光从四面照来,形成一片无影区。没心没肺的哈迪斯呼呼大睡,舌头吐在外面,口水顺着从解剖台淌下。

    杜克开启墙壁的暗格,拿出一个封印卷轴,解开仅有他和大蛇丸的知道的封印。摊开的卷轴上,是一个注满营养液的试管,绿色的营养液里浸泡着拇指大小,并在缓缓蠕动的肉块。

    “初代的细胞!”

    杜克拿起试管,感受到里面蕴藏的勃勃生机,内心充满渴望。只要植入初代的细胞,就能拥有比仙人模式还要快的恢复速度。前提是,能在初代细胞的侵蚀下保持自我,不然就会同化,变成木头。

    杜克拿起卷轴,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大蛇丸对初代细胞的分析,而且将两次成功的实验数据记录在案。经历了上百次初柱间细胞移植,仅有两人成功活下来,并侥幸获得了初代的木遁能力。

    一个木叶村的孤儿,另一个是……志村团藏。

    大蛇丸在竞争上岗失败后,一门心思投入长生不死的妄想,这时团藏找上了他。正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闻着味上门的团藏也不是好鸟,他拿出初代细胞诱惑大蛇丸,两人一拍即合,勾搭在了一起。

    团藏许诺,只要大蛇丸帮他移植初代细胞,就在火影竞选中投他一票。就团藏的人品信誉而言,这句话纯粹是放屁,还是闷声不响却很臭的那种。以大蛇丸的智商,这个屁忽悠不了他,不过这不影响与团藏的合作,因为他对初代的细胞真的很感兴趣。

    经过无数次失败和总结,大蛇丸侥幸成功了两次。是的,团藏那次也是侥幸……

    杜克看着密密麻麻的数据,眉头攒起皱成川字,犹豫不决道:“有点危险,这条傻狗的意志力,恐怕阻挡不了初代细胞的侵蚀。”

    “不过试试也不是坏事,万一成功了呢?”杜克很是无良的说道。

    熟睡中的哈迪斯察觉到了满满的恶意袭来,像是做了溺水的噩梦,拼命刨动四肢。杜克转过头单手并指,低喝一声:“禁!”

    挣扎的哈迪斯瞬间停止,陷入深眠,打起了呼噜:“哈~~呼~~哈~~呼~~”

    杜克一脸严肃站在哈迪斯面前,郑重说道:“哈迪斯,作为实验重要参与人员,我尊重你的选择。这次实验非常危险,稍有不慎就是死无葬身之地,老实说我没有太大的把握,所以我给你三秒钟考虑,现在你放弃还来得及。”

    “没问题的话我就开始数了!”

    “1!”

    哈迪斯:“哈~~呼~~哈~~呼~~”

    “2!”

    “哈~~呼~~哈~~呼~~”

    “3!”

    “哈~~呼~~哈~~呼~~”

    杜克欣慰道:“很好,不愧是我看中的狗,勇气可嘉。既然你没有意见,时间不等人,我们立刻开始。”

    “哈~~呼~~哈~~呼~~”

    ——————————————————————————————————————————————————————————

    一个月后!

    木叶火影岩背后,一间被重重封印遮蔽的房间内,漩涡玖辛奈躺在产房里,在三代夫人琵琶子的安抚下,准备迎接人生最重要的一刻。

    “呜哇啊啊————好疼啊!”玖辛奈握住水门的手,又掐又咬。

    “玖辛奈,坚持住,深呼吸。”水门满头大汗,额头贴在玖辛奈额头,试图用爱情的力量来感染玖辛奈。以前玖辛奈发火的时候,他就用这招,屡试不爽,从未失手。

    但这一次!

    “都是你,都是你的错,全部都怪你。哇啊————痛痛痛!”玖辛奈抓住水门的金发,薅了一大把下来。

    “玖辛奈……快松手,要秃了!我也好痛啊————”

    小夫妻俩在一边互相伤害,琵琶子夫人目不斜视,不断用过来人的语气安慰,传授生产的经验。

    “我痛的受不了了……要不我明天再生吧!”玖辛奈惨叫连连。

    人体有十二级痛,一级是最不引人注意的疼痛,例如被蚊子叮咬。十二级疼痛是母亲分娩时的痛,这种苦痛即便是饱受大姨妈摧残的女性也难以忍受,稍有不慎便会昏厥,然后再被痛醒。

    至于传闻中的第十三级痛,在此不予多说。因为,如果玖辛奈有这种痛苦的体验,水门大概会疯掉的。

    试想一下,当你追到了心爱的女生,怀着激动的心情,和跃跃欲试的荷尔蒙,把她推倒在床上的时候,她却掏出了你想掏出的东西……一定会疯掉的吧!

    “玖辛奈,不要天真了。作为女人,生孩子是每个母亲的必经之路,为了孩子你也要忍耐。明白了吗?”琵琶子夫人拿出满满的威严,呵斥道。

    “我知道了……为了鸣人……”玖辛奈泪眼汪汪,委屈说道。然后抓起水门的金发,又薅了起来。

    玖辛奈的痛呼声在产房内回荡,因为结界的原因,外面的暗部完全听不到里面的动静。不过,就算没有结界,他们也听不到了。

    结界外,暗部的尸体随处可见,他们都是被一击致命,连警报都没发出便无声无息死了。三名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站在尸体中央。

    一人带着独眼面具,正是杜克久等不至的宇智波带土。

    另外两个满脸穿着黑色钉子,颇具另类时尚的潮流风格,让人望而却步。两位时尚达人一前一后伫立,月光下隐约可见他们的眼睛,一圈一圈,十分诡异。

    轮回眼!佩恩六道!

    “按照计划,我该告辞了。”天道弥彦冷冷说道。

    晓组织和带土假冒的宇智波斑合作,计划收集尾兽,开发新的禁术,制造尾兽兵器,获得可以瞬间摧毁一个国家的力量。靠人类对那些痛楚的恐惧来抑制战争,以痛苦的方式引导世界,让世界走向安定与和平。

    但长门总觉得眼前的宇智波斑另有隐瞒,所以二人虽是合作关系,但长门并不信任他,也不让他插手晓组织。

    “不行,在我控制九尾之前,你还不能离开。”带土拔起插在暗部尸体上的镰刀,猩红的写轮眼缓缓转动。

    “宇智波斑也会畏惧木叶?”天道淡淡问道,语气充满质疑。

    “并不是畏惧,在木叶没人能阻拦我……”带土微微眯着眼睛:“只是为了保险起见,我需要你的力量。”

    “因为四代火影?”天道冷漠的脸上闪过一丝疑虑。

    “还有一个家伙……御手洗杜克!我会控制九尾袭击木叶,顺便牵制四代火影波风水门。而你则负责把他杀掉,他会是收集尾兽的重大阻力。”带土按照脑海中的记忆,缓缓道来。

    “这与我的计划不符,晓组织没有阻挡忍界五大国的实力,轮回眼现在还不能暴露。”长门摇头拒绝。

    “你不是自称为神吗?木叶与你有深仇大恨,为什么要退缩?”带土讽刺问道,用上了激将法。

    天道深深看了带土一眼,他深信轮回眼的能力无人能敌,但带土的做法让他感觉自己被当成了枪使,他不想跳进对方挖的坑里。

    就在天道转身就要离开时,他和带土齐齐感觉到了一股查克拉由远及近,速度非常快。来者似乎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庞大的查克拉就像电灯泡一样耀眼。

    “他是……”轮回眼闪过一缕涟漪,天道有点小惊讶。

    “御手洗杜克!”带土回道。

    嘭——————

    狂风骤降,杜克仿佛一颗炮弹砸在带土和两名六道前方,双脚插进泥土,没入膝盖。

    尘埃散去,杜克迎着洒下的月光,无视两个轮回眼,对着面具打扮的带土挑了挑眉:“哟,带土,好久不见。你这是什么打扮,打算学卡卡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