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带土和佩恩
    带土被唤出真名,惊得写轮眼缩成针尖,从未想过杜克能在见面的瞬间就挑明他的真实身份。

    天道转头看向面具带土,面无表情:“他说你是带土?你不是宇智波斑?”

    带土沉默一会儿,冷言道:“木叶忍者的话你也要相信?”

    宇智波斑的身份既是带土的保护色,借此用来威慑长门,并方便他在暗中布局,让‘月之眼’计划更加顺利执行。所以,他的身份在计划没到最后一步,决不能轻易暴露。

    带土厉色看着杜克,绝口否认:“我不清楚你说的带土是谁,我的名字是宇智波斑!”

    杜克哈哈大笑:“别吹了,别人可能看不出来,但我太熟悉你了。当你出现在木叶的时候,我就能感觉到整个木叶的平均智商在狂降,这点除了你,没人能办到。宇智波斑不行,他顶多能让初代的智商下降。”

    带土语气不变,仿佛杜克调侃的是另一个人:“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最后说一遍,我不是带土。”

    “一年不见,你已经在逗比的无悔之路上,走了辣么远,都逗比出气场来了。带土,你的逗比细胞已经癌变扩散了吗?”杜克连连摇头,换做别人可能被带土精湛的演技蒙过去,但杜克是谁,他可是熟知剧情的男人。

    “白痴,那你就当我是带土好了!”带土斗嘴从没赢过,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杜克收起笑脸,凛然道:“带土,你再怎么否认也没用,我太熟悉你了。就算你化成灰,也别想骗过我的眼睛。”

    说罢,杜克双手合成虎印,向前虚空用力一捅:“木叶体术奥义·千年杀!带土,你的括约肌还好吗?”

    带土不由自主退了两步,回忆起曾经一度支配他的恐惧,险些就要暴露身份。脑海中,和杜克在一起的欢声笑语连连闪过,弥足珍贵的友情让他死寂的心微微暖和,但是下一刻,无情的现实将这些统统打碎。

    面具下,斑给带土留下的写轮眼散发红光,琳死亡的画面出现在他眼前。鲜血、死亡、空洞、绝望,残酷的地狱再一次将带土淹没。

    琳已经死了,怎样都无所谓了。木叶也好、卡卡西也好、水门老师也好……你也好,我都无所谓了。带土灼灼注视着杜克,将曾经美好的记忆封存,深埋在记忆深处。

    逗比带土已死,现在他是宇智波斑。

    “九尾人柱力正在生产,我去去就回,这里交给你了,佩恩!”带土不愿和杜克纠缠,缓缓沉入地下。

    看到带土自由穿梭结界,杜克大惊,不知他为何能开启万花筒,急忙呼喊道:“带土,你忘了琳吗?她一直在等你,还有卡卡西,和你的水门老师。”

    带土置若未闻,听到杜克说琳还活着,眼里闪过一抹杀意。在斑给他编织的记忆中,琳已经死了,被木叶忍者杀死,而且杜克也是参与者之一。虽然那是雾隐村的卑鄙计划,木叶也是不得已为之,才杀了琳,但这独挡不了带土对世界的恨意。在深恨木叶的同时,把雾隐村也拉入了黑名单。

    杜克甩出两枚冰制苦无,穿过带土的脑袋,而带土则彻底沉入地下。

    杜克心里一沉,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的掌控。带土在听到琳时,对他释放了杀气,这让杜克十分不解,不知道带土身上发生了什么,以至于连琳都不在乎。

    “你就是御手洗杜克?”被忽视的天道出声问道,对带土的身份开始起疑。

    水门在结界里,同为时空间忍者,水门对空间忍术的运用还在带土之上。在原著里,水门就赢下了带土,杜克对他很有信心。

    将带土交给水门,杜克这才打量起天道二人,这一看顿时发现了那双特征明显的轮回眼。心里暗暗惊讶,原著中,长门可没有在九尾之夜入侵。

    “看来,你也认得这双眼睛。”杜克转瞬即止的惊讶被天道捕捉到,他淡淡说道:“在神面前,一切反抗都如同蝼蚁般无力。放弃挣扎吧,我会给你一个体面的死*******回眼被称为三大瞳术中最崇高的眼睛,忍术的始祖六道仙人就拥有轮回眼,以此能让一个人能够使出原本不可能做到查克拉的六大性质变化,拥有像神话一样的能力,既能创造一切,亦能极尽破坏。

    杜克不仅知道轮回眼,还知道这双眼睛是宇智波斑的,甚至可以说,他知道的比长门知道的都多。

    杜克扫过另一个佩恩六道,没看出他代表的是六道中的哪一个。不过,和自来也相比,杜克在情报上占据绝对的上风,他不用以身犯险,试探六道的真实能力。

    所有的六道都是傀儡,他们脸上的黑钉是查克拉信号接收器,本尊长门作为外道独身世外,在暗处操纵佩恩六道。六道分身每个都有轮回眼独特的瞳力,相互配合几乎没有弱点,尤其是天道弥彦,操控引力和斥力的能力,近乎无敌。

    宇智波斑的确强大,但因为衰老力量退步太多,而掌控六道之力长门不同,他是杜克在火影世界遇到最强大的敌人。

    敌人虽强,但杜克却必须战胜,若是他败了,水门就要同时面对长门和带土,恐怕木叶今晚都会付之一炬。

    “冰遁·低温!”

    面对前所未有的强敌,杜克谨慎地给自己加上了一层防御,他的头发眉毛结上一层寒霜,嘴唇血色消散,体表泛着寒冷的青色。一股刺骨的寒意从他身上蔓延,肉眼可见的冻霜自他脚下蔓延,铺满银光飒爽的大地。

    微风吹过,卷起无限寒意。

    天道伸手揽住寒意弥漫的微风:“果然就像情报里所说的,你的冰遁与众不同。但也仅此而已,因为你面对的是……”

    “神————”

    几乎是在天道吐出最后一个字的瞬间,杜克积蓄已久的杀招也酝酿完毕。

    “急冻光线!”

    透彻灵魂的无边寒意从食指喷发而出,寒气形成清晰可见的白色光柱,发出尖锐刺耳的呼啸,瞬间跨越层层阻碍,杀至天道眼前。

    天道举起手,张开五指,轻声道:“神罗天征!”

    嘭!

    眼看激动光线即将触及到天道的身体,无形的斥力突发,将光线弹开,余势不止朝杜克扑来。

    杜克只觉得身体一僵,前方仿佛一面透明的墙壁压来,撞在他身上。杜克双脚插进泥土中,双手挡在前方,连续倒退十余米,在地上踩出一串深深的脚印,才止住身形。

    “扛下了神罗天征,看来体术很强。”天道嘴里说着赞叹的话,语调却不含一丝感情。

    杜克微微眯眼,正准备召唤实验室的影分身,进入仙人模式,突然眼前金光一闪,水门怀抱着襁褓中的鸣人落在他旁边。

    “杜克,你在这里?”水门先是惊讶了一下,转而凝重说道:“小心,敌人很强。”

    “水门师兄,你……”

    杜克刚开口,话说到一半,水门便原地消失,抱着鸣人不见了。紧接着,结界内的产房突然爆炸,火光从内部冲破结界,带土携着体力不支的玖辛奈走出,一言不发直奔远方。

    看到玖辛奈,杜克冷哼一声,舍弃天道追向带土。

    “万象天引!”

    感谢书友‘缘定三年’‘z凯瑞s’‘cocofly’‘收16到25岁美少女’‘司马燚’‘nice半宅’‘滕厚林’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