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吵架没输过,打架没赢过
    “很好,就这样压制住九尾。”

    “一口气把九尾杀死,绝对不能给它喘息的机会。”

    “不要靠近九尾,小心被它的查克拉侵蚀,用忍术远距离打击。”

    看到九尾被火力压制,木叶忍者欢欣鼓舞,疯狂宣泄体内的查克拉,源源不断朝九尾扔出各式各样的忍术。

    爆炸声连绵起伏,九尾庞大的身躯成了活靶子,身上火光不断,爆炸卷着浓烟将其覆盖。但尾兽终究是尾兽,并非靠人海优势就能取胜,而且九尾还是被誉为最强尾兽的怪物,只见它一声怒吼,双眼中戾气闪过,浑身燃起红色的查克拉火焰。

    四面飞来的忍术被这层查克拉保护外衣烧尽,九条遮天蔽日的巨大尾巴飞快扫过,卷起一股股红色罡风。

    数十名贪功冒进的木叶忍者,被火色罡风吹过,全身如同被火烧过一般。发红的皮肤蜕落,肌肉冒着白烟,连惨叫声都没来及喊出,就惨死原地。

    “吼————”

    九尾后肢着地,两只巨爪抓起地面的房屋砸向远方,残忍屠杀着给它带来痛苦的木叶忍者。巨大的身体翻腾跳跃,肆无忌惮摧毁着大量建筑。

    似乎是觉得杀戮速度太慢,九尾张大嘴巴,黑色与白色的光点汇聚凝结,一颗充满毁灭气息的尾兽玉初露狰狞。黑色的尾兽玉极尽邪恶与不祥,其查克拉的密度,浓稠的让人绝望。

    在无数惊骇和恐惧的视线下,无可计量的查克拉高度凝聚,迅速地成为一个黑色的能量球体,并且不断地膨胀放大。

    尾兽最强的攻击手段——尾兽玉!其爆炸的破坏力可以轻松将一座大山或一个忍村摧毁,甚至将地图删改。

    九尾调转头颅,尾兽玉瞄准火影大楼喷吐而出,目标赫然是三代火影猿飞日斩。

    尾兽玉飞行的路线之上,地面被无形的压迫力划开了一道长长的沟壑,凡是阻挡在前方的事物直接被摧毁,树木建筑全被高浓度查克拉消散在空中,连残渣都没能留下。周围的空气在这道压抑的力量之下也好像要被破开了一样,空间扭曲弯折旋转,荡起一圈圈波纹。

    “可恶,绝对不能让尾兽玉在木叶爆炸!”猿飞日斩目光一凛,苍老的身躯挺直,猿魔金刚棒分裂成一面黑色墙壁,上达云霄高高耸立,竟是想用一己之力偏转尾兽玉的行进轨迹。

    刷——————

    一道金色光芒闪过,水门瞬身出现在猿飞日斩面前,面对漆黑如墨的尾兽玉,面色平静飞快结印,双手合十举在胸前,拇指与食指交叉,夹着一枚飞雷神特制苦无。

    “是四代大人!”

    下一秒,黑色的咒术符文在他身前延长,将冲至眼前的尾兽玉吞食,在众人既惊又喜的目光中,将庞大的球形查克拉球吞噬殆尽。

    轰——————

    木叶后方远山,耀眼的火光冲天而起,轰隆的爆炸声响彻天空。

    “是时空间结界!”保住木叶,猿飞日斩大喜,看到水门气喘吁吁半跪在地,脸色担忧道:“水门,你不要紧吧!”

    “三代大人多虑了,只是查克拉稍微消耗过度……”水门额头见汗,嘴唇略有苍白,看到九尾朝这里袭来,飞快说道:“三代大人,我会把九尾带出村外,请您务必组织村子里的忍者,将九尾牵制住,不能再让它破坏木叶了。”

    “水门,你的查克拉……”猿飞日斩欲言又止,村子里只有水门能瞬息带走九尾,但他又担心水门过度消耗查克拉,一时间左右为难。

    “三代大人,村子里有敌人混入,我和杜克正在迎击,九尾就先拜托你们了。”水门说完,瞬间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仰天长啸的九尾也跟着消失。

    感受到木叶村远处传来的暴虐查克拉波动,猿飞日斩头也不回朝那里冲去。对身边的暗部下令:“组织救援伤者,平民立刻进入避难所,剩下的忍者随我去牵制九尾。”

    刷————

    平静的森林中,水门带着九尾现身,瞬间打破了这片寂静。

    火红色的身影砸落,九尾落地后发现四周环境大变,让它烦躁的小虫子一个不剩,不由连连怒吼,巨大的尾巴甩动,将无数的大树连根拔起。

    水门气息急促立在树梢,正思考着如何封印九尾,突然心中警铃大响,耳边劲风传来。

    嗖!

    一把镰刀斩落,切断树梢,锋利的刀刃几乎是贴着水门的面部扫过,险之又险。

    面具带土从阴影中走出,伸手拂去长刀上的金发,赞叹道:“不愧是金色闪光,除了时空间忍术,在体术上也有非凡的造诣呢!”

    “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次我不会给你阻拦九尾的机会了。”面具带土单手结印,正在大肆破坏的九尾身体一滞,被他控制着,四肢着地朝木叶方向奔去。

    看到阴魂不散的带土,水门二话不说,拿起特制苦无瞬身闪现在他身后,苦无直刺脑门。

    苦无穿刺而过,面具带土毫发无损慢悠悠转过身,带着怪腔笑道:“四代火影大人,时空间忍术,可不是只有你会哟!!”

    水门目光不变,丝毫不为所动,苦无连连划过,不断试探想要找到对方时空间忍术的弱点。面具带土怪笑连连,任凭水门发动一次又一次无用攻击,站在原地既不闪避也不防御,仿佛是在嘲讽水门。

    在最后一次水门进攻无效后,有些腻了的面具带土一把攥着水门的手腕,写轮眼急速旋转,卷起螺旋涟漪,连同水门的身体吸入眼中。

    金光闪过,水门原地消失,面具带土暗骂一声:“逃的还真快,下一次要在接触的瞬间,将他吸入……”

    说罢,螺旋的空间波纹闪烁,他也消失在原地。

    ——————————————————————————————————————————

    另一边,杜克和佩恩的战场上,三只大蛤蟆操着长刀短棍,将陷入冰封难以动弹的通灵兽挨个击杀。

    “让这些低等通灵兽知道我们妙木山的厉害!喝————”

    “蛤蟆压垮摊贩术!”

    “蛤蟆短刀斩!”

    “蛤蟆飞叉断!”

    看到三只癞蛤蟆大杀四方,杜克无语凝噎,欲语泪先行,他冰封战场可不是给三只蛤蟆耍帅的。为了给哈迪斯一个闪亮的登场,他特意制造出适合对方发挥的环境场地,将通灵兽四肢冰封,可谓用心良苦。

    但……烂泥扶不上墙!

    哈士奇就是哈士奇,纵观狗子一生,吵架没输过,打架没赢过。杜克能给他强大的潜力,却给不了他勇敢的心。面对十余只外貌凶悍,一看就不好惹的巨型通灵兽,傻狗二话不说,当场就怂了。夹着尾巴靠在杜克身后,不停地哆嗦,吓得毛掉了一地。

    “你这条傻狗,快给我变身啊!”杜克恨其不争,抬脚踹在哈迪斯身上。

    哈迪斯满地打滚,被杜克踹地嗷嗷直叫,就是不起来:“杜克,不要啊!我打不过他们,会死掉的。大蛤蟆那么厉害,让它们上吧!我在后面摇旗呐喊,当咸鱼就行了!”

    杜克脸色发青,话都说不顺畅了:“朽木……你这坨臭翔,扶不上墙的烂泥……”

    “扶不上墙就扶不上墙,我宁愿晒干在墙角里。”哈迪斯表示:好好的咸鱼,为什么要翻身,一直咸下去不好吗?

    杜克眼中杀机大盛,怒骂道:“我早就知道你不靠谱,哼哼,你想当咸鱼就当咸鱼?告诉你,做梦!”

    哈迪斯四肢朝上,露出软泡泡的肚皮,把头一歪:“我这六十斤肉往这一撂,你爱咋咋地吧!”

    “呵呵呵,这可是你说的!”杜克脸色黑成锅底,从怀里掏出一颗红色的药丸,一把塞进傻狗嘴里:“傻狗,给我吞下去。”

    哈迪斯嘴里被塞进不知名药丸,刚要吐出来,被杜克按住嘴巴,咕嘟一声咽了下去。脸色惨白问道:“这是什么?”

    “专门为你研制的特效药……”杜克眯着眼,闪过一抹精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