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水门的神助攻
    “御手洗杜克,神赐予的仁慈,不是你拿来嚣张的资本!我承认你的确是一名厉害的忍者,但你终究是个人类。接下来我会让你知道,为什么神高高在上,而人只能匍匐在神面前!”天道面色如常,水波不惊,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六道失去三道,长门已经耐心耗尽,纵使如此,他依旧维持着神的威严。

    “吼哦哦————”

    哈迪斯杀尽数十只巨型通灵兽,踩着尸山血海走来。浑身被浓稠的血浆包裹,杀气与煞气混合冲天而起,宛如一尊行走在人间的地狱凶兽。

    杜克收起冰翼落在地上,在天道面前飞行,无时无刻都要防备引力和斥力,实在不是个好主意。

    “哈迪斯,上!”

    杜克一声令下,哈迪斯如同出笼猛兽,直奔天道三人冲去。急速突袭过的地面,因巨大的力量,造成了大面积塌陷。

    杜克翻身落在哈迪斯身后,隐蔽身形落后半步。

    “神罗天征!”

    轰隆隆————

    天道单手张开,无形的斥力压迫空气,发出一阵阵爆鸣,脚下的冰原切割出一圈一圈的半圆深坑。以天道为中心,周围的大片空间顿时剧烈的颤动,斥力圈骤然压下,一道透明的屏障伸至四面八方,轰隆隆席卷而下。

    哈迪斯冲到半路,仿佛撞上了一面无形的墙壁,巨大的身体静止了一秒,随即被狠狠弹向远方。像一颗巨型炮弹,带着呼啸的撕风声,坠落在千米之外,砸倒大片的树林,惊起无数沙尘。

    “急冻光线!”

    躲在哈迪斯背后的杜克露出身形,趁着神罗天征的cd时间,单指指向天道……旁边的人间道。

    天道在杜克抬指之前就做好了规避的准备,甚至畜生道都准备好随时将他通灵。只是出乎意料的是,杜克的目标竟然不是天道,而是人间道。

    等畜生道改变通灵目标,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急冻光线虽然名字带有光,但速度终究达不到光速,说白了是冰遁查克拉的性质变化和形态变化。可是就算如此,急冻光线的速度也远远超过人类的神经反射,当光线离开杜克的指尖,再想闪避就不可能了,除非人间道的体术,能和紧身衣一族媲美。

    透彻灵魂的无边寒意激射而出,寒气形成清晰可见的白色光柱,发出尖锐刺耳的呼啸。几乎是在离开杜克指尖的瞬间,白光一闪,就将人间道冰封。

    从外表看,人间道只是体表附着了一层薄冰,抢救一下还能继续战斗。但外表如此却不代表内在也是,急冻光线的低温冻结了一切生机,将人间道体内的生理机制全部摧毁,这具分身已经彻底报废。

    随着杜克对冰遁的研发,他越来越认知冰遁的本源。所谓冰,就是寒冷,而寒冷就是低温。冰最可怕的破坏力来源于温度,将物质体内粒子的动能冻结,理论上即为时间停止。

    冰霜所过,刹那永恒!

    咔啦——咔啦——

    寒意顺着人间道的双脚蔓延开来,天道和畜生道跳开,回头一看,人间道的身体脆化倒塌,随风而逝化为漫天晶莹的粉屑。

    “好冷的寒意,这真的是冰遁吗?”天道默然无语,想着若是地狱道还在,能否修复人间道。

    应该不可能,毕竟连身体化为冰粉,连拼凑的可能都没有了。

    天道收起轻视之心,对杜克说道:“你很危险!那家伙说的对……不把你杀死,计划很可能会受到影响。”

    畜生道:“通灵之术!”

    一只三头巨犬顶着天道二人站起,三颗狰狞的脑袋遥遥盯着杜克,像是看到了可口的猎物,口水不断滴落在地。

    分裂犬,受到攻击会分裂,其独特的能力,在佩恩的通灵兽中是属于拔尖的那一类。

    “为了忍界的和平,今天必须杀了你。”天道淡淡说着。

    听着对方的话,杜克缄默无语,一言不发。倒不是怕了,比嘴皮子,杜克还没怕过谁,但和中二病晚期,实在有没什么好说的,说再多都是浪费口舌。

    遇到傻x怎么办?

    答案是同意他的一切观点,并把他培养成大傻x!

    理智上,杜克不同意天道佩恩的观点,但也不想和他展开激烈的辩论,顺便水一下字数。所以杜克选择了三缄其口,权当耳边风,并对天道投去了关爱智障的眼神。

    见杜克没有反驳,天道也不再多言,对着远处的杜克抬起手掌。

    “万象天引!”

    不可阻挡的吸力传来,杜克身体僵直顺着天道张开的五指飞去。

    “冰遁·低温!”

    冰封的铠甲附着在杜克身上,熟悉的一幕再次上演,俨然又是一次同归于尽的好戏。

    不过这一次,天道不会重蹈覆辙,在中途放弃。他空余的另一只手握着黑棒,旁边的畜生道也从袖子里拔出两根黑棒。

    看到两人手中的黑棒,杜克隐秘一笑,双手藏在衣袖,再次探出时,赫然握着两根黑棒。

    杜克从宇智波斑那里得来的黑棒……

    杜克手里的黑棒一出,天道顿时脸色狂变,心头翻起惊涛骇浪。杜克时机把握的非常紧凑,他想要收手已经来不及了。

    黑棒寄宿着外道之力,插入体内会扰乱查克拉,在同归于尽的情况下,杜克被插上两三根,只要不是要害,不足以致命,拔出来就好了。

    对杜克而言是小伤,但对天道和畜生道却是致命的,佩恩六道的身体依靠黑棒行动,堪比精密的仪器,每一个齿轮咬合都非常讲究,错一分也不行。一旦被另一股外道之力搅乱,佩恩六道会瞬间失控,变成彻头彻尾的尸体。

    “完了……”

    天道和畜生道的黑棒率先插入杜克体内,殷红了杜克的绿马甲。但天道内心却一片冰冷,因为杜克手中的黑棒,在他绝望的目光中,触及到了他的身体,刺破黑袍触及肌肤。

    刷!

    金色的光芒闪过,杜克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然到了五十米开外的地上。

    耀眼的金发随风而动,一张能让广大妇女笑得合不拢腿的脸,心有余悸看着杜克。

    是水门!

    “杜克,好危险呐!还好我及时赶到,不然你就惨了。”水门一脸严肃告诫道:“记得下次别轻易用同归于尽的战术,相信我,我会随时支援你。”

    “还有……”水门竖起大拇指,灿烂笑着补充道:“不用谢我!”

    我谢你老母!

    杜克整个人都不好了,好不容易让天道露出破绽,拼到了以伤换命的绝佳机会。结果呢!天道屁事没有,他胸前多了三个泊泊流血的伤口。

    杜克第一次发现,水门竟然如此之坑!简直就是深不见底!

    “杜克,你怎么了?”见杜克一脸痴呆,仿佛吃了一斤过期大便,水门关心问道:“和死神擦身而过,还没回神吗?”

    杜克:“……”

    见水门发自肺腑真诚的关心,杜克张张嘴,怎么也骂不出口。就刚才的情形而言,水门并没有做错,他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救人于水火之间。

    “好险,只差一点!”天道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冷汗,看向下方的水门:“四代目火影……虽然是误打误撞,但还是谢谢了。”

    紧随水门而来的面具带土出现在天道佩恩身边,看着傻愣的天道和畜生道,也跟着一愣:“佩恩六道,只剩下你们两个……这么快?”

    天道听到面具带土的话,猛然从惊愕中惊醒,惊疑不定看了眼面具带土,对他的身份愈发怀疑。

    面具带土一现身,杜克和水门也察觉到了。

    水门凝重说道:“果然那家伙也跟来了!杜克,小心一些,他的时空间忍术在我之上。”

    尼玛,还把带土带来了!这下好了,都能凑一桌麻将了!

    杜克黑着脸,心力交瘁只觉得胸口一阵绞痛,伤口‘uuu’向外飙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