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宇智波带土是谁
    杜克看着水门,眼皮抽了抽,郁闷的无以复加。黑棒已经暴露,天道不会再给他近身的机会。面具带土加天道佩恩,破坏力先不谈,就二人的防御力,六道斑来了也束手无策。

    这架没法打了!

    水门被杜克炙热的目光看得有点不好意思,掉过头看向别处。

    另一边,天道也凝视面具带土,若是说忍界还有谁有可能掌控阴阳遁,最值得怀疑的,当属眼前自称宇智波斑的神秘人。

    如果他真是宇智波斑,并拥有外道之力,为何还要大费周折与我合作?是藏身暗处不想暴露,还是尾兽搜集计划另有隐情?为何我们刚敲定合作,他就把我引到木叶村,并将黑棒交给御手洗杜克?难道是想除掉我,方便他掌控晓组织?

    如果他不是宇智波斑,那他又是谁?真的是宇智波带土?

    嗯……宇智波带土是谁?

    天道默无表情,一张死人脸直勾勾看着面具带土,看得面具带土有点心虚,掉头看向别处。

    一掉头,正好和水门的视线相遇。

    “能通过第三代直属暗部,潜入木叶最机密的结界。并知晓九尾的封印在分娩时会变弱,甚至解开九尾封印,在最短的时间将其驯服。在木叶的结界内自由进出,没有引起任何警报。这样的人,据我所知只有一人……”水门遥视面具带土,目光跨越距离,直视他的独眼,凛然道:“你是宇智波斑吗?”

    带土点点头:“不愧是第四代火影,想不到我隐藏的这么深,都被你发现了。”

    杜克摇摇头:“水门师兄,你眼瞎了?他明明是带土啊!”

    水门听到杜克的话,吓了一跳:“不会吧,他是带土,你没开玩笑吧!可……带土他不是已经阵亡了吗?而且,就算带土还活着……他也……也……”

    杜克接过话:“那个笨蛋也不可能这么厉害是吧?”

    水门理所当然道:“对啊!”

    站在分裂犬头顶的带土,听到杜克和水门一唱一和,气得浑身发抖。

    天道没发觉面具带土的异常,他定睛看向杜克:“你手里的黑棒是哪来的?”

    天道非常清楚黑棒是阴阳遁的产物,唯有精通六道之力才能制造,而且他在黑棒上,察觉到了一股陌生的查克拉。

    这说明,忍界还有一双轮回眼,藏身在天道不知情的角落里,默默注视着忍界。甚至佩恩六道都是那人的棋子玩物,如提线木偶一样,被玩弄于鼓掌之间。

    想到这里,天道浑身冷汗直流,彻骨的寒意袭上心头,整个人瞬间如坠冰窟。

    “你说我手里的黑棒?”杜克将手里的黑棒颠了颠,戏虐看着面具带土:“当然是宇智波斑给我的咯!”

    “果然是你……宇智波斑,你想杀我?”天道闻言,立刻与畜生道退开三步,和面具带土划开一段安全距离。

    “佩恩,不要中了敌人的离间之计。”面具带土紧皱眉头,他手头上有斑留下的黑棒,但斑给他编织的记忆里,却没有斑和杜克大战一场的记忆,也没有黑棒遗失的记录,所以带土也不知道杜克的黑棒是从哪来的。

    但黑棒上,宇智波斑的查克拉做不了假!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带土也懵了。

    “带土,别装了,你根本就不是宇智波斑!”杜克语不惊人死不休,在三人震惊的目光中说道:“前些日子,我遇到了宇智波斑,那家伙被我打死了。”

    水门:“……”

    带土:“……”

    佩恩:“……”

    情况有些复杂,请容许我先捋一捋!

    水门、带土、佩恩,三人脑中一团浆糊,脑筋急转弯一样的剧情神转折,让他们的脑细胞成片成片死去。

    “你说你遇到了真的宇智波斑?杜克,你是认真的吗?”水门第一个回神,这件事杜克从未提及过。

    “水门师兄,我骗谁也不能骗你啊!”杜克一脸无辜:“那天我去挖带土的坟头,结果把宇智波斑挖出来了。老家伙张嘴闭嘴和我谈忍界和平,被我英俊的相貌吸引,想拉我入伙。我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表示不会和他同流合污,然后我们就打起来了。”

    “那一战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打得天崩地裂,日月无光、山河倒退、草木皆亡,总之就是惨绝人寰。我和宇智波斑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大战了三天三夜,仍然不分上下。好在战到最后,宇智波斑年纪大了,又有三高,结果腿脚抽筋,被我抓住破绽一顿胖揍,然后他就死了……就是这样!”

    “呵呵,原来是这样……”水门一脸黑线,捂着脸不知该说什么。

    “水门师兄,你不信?”

    正常人都不会信!水门暗暗吐槽,嘴上却说道:“那你怎么不和村子里汇报这件事?事关宇智波斑,可是关系到忍界安危的大事。”

    “我怕我说了没人信!”

    感情你也知道没人信!水门眼皮抽筋似的狂跳,他用手揉了揉才好转,牵强笑道:“不管有没有人信,汇报上去总是不会错。万一……万一就有人信了呢!”

    “怎么可能!”杜克不屑瘪瘪嘴,掉头对着天道佩恩大喊道:“那边的蚊香眼,我说你旁边的面具男不是宇智波斑,而是宇智波带土,你信吗?”

    天道佩恩点点头,从容问道:“宇智波带土究竟是谁?”

    杜克看向水门:“你看,我没说错吧!连中二病都不信,更何况火影办公室那帮老头老太!”

    这个世界已经没救了,我还是回家和玖辛奈生孩子玩吧!水门再次捂脸,明明是在和入侵木叶的幕后黑手大战,他却一点干劲儿都提不起来。

    另一边,带土还在苦思冥想,深度剖析自己的深层记忆,越想越觉得记忆有漏洞。天道对他厉声质问道:“你是宇智波带土?”

    “都说了我是宇智波斑,你怎么还听那家伙胡言乱语。”带土打定主意死不承认。

    说起场上四个逗比,其实关系匪浅,无论是天道弥彦还是背后的长门,都是自来也的弟子。杜克、水门与他是师兄弟关系,而假装斑的带土则是水门的弟子,同时和杜克亦是损友。

    按理说,这应该是一场和睦融洽的同学聚会,毕竟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但却被杜克这根搅屎棍,硬生生搅和的……搅和的还蛮不错的!

    “不论你究竟是宇智波斑还是宇智波带土……我们都得好好谈一谈了。”天道冷漠对面具带土说道:“我不信任一个藏头露尾,不敢以真面目世人的家伙。”

    说罢,畜生道再次通灵出一只双头巨鹰,天道和畜生道乘着巨鹰,朝木叶村外飞走:“等你坦诚公布自己的真实身份,我们才有可能继续合作。否则,晓组织不欢迎你!”

    “好脆弱的盟友关系,还不如威化饼干……”杜克嘀咕着,伸手在背后摆了个v字。

    面具带土目送佩恩离去,全程一言不发,直到巨鹰撕开木叶上空的结界,变成黑点消失。他才掉过头,用噬人的目光恶狠狠看着杜克:“杜克,你这个混蛋……”

    托杜克的福,带土和佩恩之间,本就有些龌蹉的关系,下降到了冰点。在重归于好之前,月之眼计划会无限延期,虽然佩恩不会放弃收集尾兽,但绝对会对他更加提防小心。

    “带土,你变了!以前你的哭着喊着要给我当小弟,抱着我的大一腿嗷嗷直哭,我怎么踢都踢不开。想不到现在翅膀硬了,竟然开口骂我!”杜克脸色复杂,十分忧愁,就像父母是为子女操碎了心,换来的却是狼心狗肺。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给你当小弟……”带土怒火攻心,气急大骂,说到一半,他就愣住了。

    一时口快,身份暴露……

    感谢书友‘阿北饿了’‘收16到25岁美少女’的打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