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哈迪斯VS九尾
    “明明大家都在为了保护村子奋战,而我们却躲在避难所里什么都不做,安然等待靠牺牲得来的胜利果实。请恕我们无法做到这一点!”

    “我不会苟且偷生,在我成为忍者那一天,就做好了准备。”

    “说得对,让我们为村子奉献一份力量吧!”

    “我的父母也在那里战斗,我死也不会回去。”

    热血上头的年轻人们,没有被三言两语抚平,反而情绪更加激烈。

    “统统闭嘴————”

    夕日真红厉声喊道,待所有人看向他之后才说道:“你们休想踏入九尾的战斗,这不是和别村的战斗,而是村子内部的事情,你们不用为此舍命而战。”

    “父亲,你在说什么?”性格好强的红,无法理解夕日真红的深意。

    “闭嘴,红。”夕日真红看向了自己的女儿,目光中难掩深沉的父爱:“我知道你们作为忍者,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但唯有这次不行,村子需要你们将火之意志传递下去。红,我的女儿啊!你总得要让我有个孙子,将火的意志交棒才行……就把这当成是我们之间的约定吧!”

    “父亲……”听到父亲的话,红不禁睁大了双眼,无声的泪水缓缓流下。她能听懂夕日真红的决绝之意,恐怕今晚之后,再也没能有人手把手教导她幻术了。

    嗖!

    一道身影落在夕日真红身边,久违的紫发紧身衣登场,是紫霄。

    “暗部部长不在后方统筹全局,来到第一线做什么?还是说你已经和夏树做好告别了?”夕日真红忍不住调笑说道。

    “别说别说这种晦气话,我只是来寻找家里不成器的小子,那家伙太不让人省心了,这么危险的时刻,竟然玩失踪。”紫霄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极为担忧:杜克你可千万别出事啊!

    “紫霄,你还是这么心口不一。”夕日真红和紫霄多年好友,哪里会不知道对方这是在逞强,站在这里的木叶忍者,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你就不能装不知道吗?”紫霄无奈说道。

    突然间!

    “吼————”

    一声嘹亮的龙吟从天空传来,平地升起无边飓风,飞扬的尘土遮蔽了他们的视线,整片树林在狂风中瑟瑟发抖。浓荫蔽日的阴影遮盖月光,投下一片黑暗,一股绝强的威势从天空压落。

    空气在这一刻沉重的让人窒息!

    众人冷汗浸湿衣襟,如同被食物链顶端的凶物凝视,身体动弹不得。年轻一辈的忍者们摇摇欲坠,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顶着强风抬起头,纷纷露出惊骇欲绝的惧色:“那…那是什么?”

    青冰白夜龙巨大的龙躯划破黑夜,冰蓝色的双翼卷动云海,在众人目瞪口呆下,从他们头顶疾驰而过。

    夕日真红艰难转过头,看着紫霄愣神问道:“紫霄,我好像在上面看到了你家的小子。”

    紫霄点点头,在众多忍者中,他和夕日真红的目力最强。哪怕相隔甚远,也能看清站在龙头上凹造型的杜克。

    夕日真红愣愣出神:“紫霄,你可没和我说过,你家的小子都这么威风了!”

    也没人和我说啊!

    紫霄心中的震惊一点也不比夕日真红来的少,他知道杜克成长的很快,从小就是个低调的天才,但这未免也太低调了。

    当年旗木朔茂还在的时候,三个大叔就喜欢凑在一起,吹自家孩子怎么怎么。当时卡卡西最争气,力压同届以第一名的成绩入校,让旗木朔茂在二人面前趾高气扬,得意了很久。

    现在紫霄不用介怀了,因为杜克已经把同龄人远远甩在了身后,他超出了天才的概念。

    “走,跟上去!”

    紫霄和夕日真红身影闪烁,跟着冰龙的影子,朝九尾处冲去。

    ——————————————————————————————————————————

    木叶村远处,被水门传送到此的九尾,在带土的控制下,意图再次侵入木叶村。但是,还没看到木叶村的影子,九尾就遭遇了顽强的堵截。

    猿飞日斩带着一帮木叶忍者,像钉子一样,用人海战术将九尾牢牢钉在原地,让它寸步也不能前行一丝。

    九尾肆无忌惮挥霍着近乎无穷的查克拉,强悍的输出、出众的防御,以及灵活的机动性,犹如绞肉机般杀得木叶忍者血流成河,尸骸满地。

    但无论九尾杀死多少,都会有不惜殒身的忍者补上缺口。

    战场上,目不能视的滚滚炙热硝烟密布,遍地都是残肢碎尸,殷红的鲜血涂刷了大地。空气中,九尾暴虐的毁灭气息浓厚的让人窒息,混杂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将整片森林渲染成悲壮的色彩。

    激战已久的猿飞日斩此刻早已狼狈不堪,他气喘吁吁说道:“结界班还没准备好吗?”

    水户炎门和转寝小春两人苦笑摇头,结界班数次开启结界,都被九尾的查克拉冲溃,他们想把九尾堵在这里几乎不可能。

    二人身后,是上百位刚刚赶至的老弱残兵,他们头发花白,看衣服上的族徽,可知他们都是村子里有名有姓的家族长老。

    这些忍界老古董,都在各自家族担任长老之位,多是和猿飞日斩年龄相差不大的同辈忍者,早已闲赋在家,为了保护村子里年轻的血脉,才亲自披挂上阵。

    “水门还没来吗?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能让水门陷入苦战?”

    猿飞日斩精疲力竭,握着金刚棒的手臂脱力微颤,不只是他,在场的所有木叶忍者都已经疲惫不堪。而九尾却越战越凶,连周身的查克拉也还是那般浓重,没少多少。

    前所未有的危机情势,让众人心头笼罩上浓浓阴影,一时间心如死灰。

    看出己方士气下滑的厉害,猿飞日斩大声呼喝:“四代火影很快就会赶来,在这之前决不能让九尾冲进村子,所有人跟我一起冲,绝不允许后退一步。”

    “噢!噢~~~~”

    猿飞日斩身先士卒冲向九尾,木叶一方顿时气势如虹,哪怕他现在不是火影,但给己方带来的鼓舞仍旧不可小觑。

    九尾恼怒看着再发发动冲锋的蚂蚁们,张开血盆大嘴就要来上一发尾兽玉,突然心中警觉,朝着木叶方向看去。

    “吼————”

    压抑的怒吼声由远及近,隆隆的震动越来越近,后方的木叶忍者被暴风吹得匍匐倒地,银白色的巨大身影从他们头顶掠过。

    哈迪斯快如闪电,一路疾驰跃过木叶阵地,金色的狼瞳熠熠生辉。眨眼的功夫就冲到九尾面前,张开獠牙利齿咬向红色的狐狸脑袋。

    九尾歪头避让,哈迪斯一口咬住它的肩骨,上下颚收紧,四根尖锐的犬牙刺破九尾查克拉外衣,卡在骨头上。随后冰蓝色的寒意闪过,冰冻獠牙冻实了九尾的前肢。

    九尾大呼吃痛,被哈迪斯钳着身体一路拖行,向木叶反方向冲出上千米。

    冰冻麻痹了九尾的神经,生出一股被烈焰灼烧的刺痛,九尾凶性大发,张嘴咬住哈迪斯近在咫尺的脖子。

    吱吱——咔咔————

    火花爆鸣,一阵磨牙般尖锐刺耳的杂音后,哈迪斯的脖颈完好无损,反倒是九尾崩落了几颗尖牙。

    哈迪斯吞咽着九尾的灼热的鲜血,只觉得奔腾的岩浆涌入胃部,快要把五脏六腑融化。这时,柱间的细胞再次分裂扩散,澎湃的生机注入四肢百骸,仿佛清凉的水流冲刷而过,让他舒服的直哼哼。

    九尾舞动九根粗壮的尾巴,缠上哈迪斯的四肢、腰身、脖颈,用力将他扯开。一抹火红色的查克拉在九尾体表奔流涌动,冰块应声而碎,肩骨的伤口缓缓复合。

    哈迪斯嘶吼着扑了上去,两只巨兽展开生死搏杀,仅仅是震耳欲聋的嘶吼声,就让人毛骨悚然。巨大的身躯碰撞,恐怖的力量爆发出余波,震得大地轰然炸裂,掀起尘埃弥漫,出现了一道道恐怖的鸿沟。

    猿飞日斩目瞪口呆:“好强大的通灵兽!是谁?”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