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借一部说话
    被说成像千手柱间,是对实力的肯定和认可,广义上是相当程度的赞美。千手柱间被尊称为忍界之神,一己之力就能吊打忍界,其声望仅次于神话传说中的六道仙人。被夸奖和他相似,绝对是无数忍者梦寐以求的事。

    但熟悉千手柱间的人,都不会想戴上这顶帽子,从莫种角度来说,和千手柱间相像,可不是一件好事。

    这意味着你的智商遭到了质疑!

    你才像千手柱间呢!你全家都像千手柱间!

    看在猿飞日斩一把年纪的份上,杜克决定不和他一般见识。老人家嘛,难免会有口不择言,说话不过脑子的时候。

    刷!刷!

    紫霄和夕日真红落身在猿飞日斩身后,紫霄看到杜克胸前被黑棒刺中的伤口,紧张问道:“你受伤了?伤势如何,不要紧吧?”

    杜克被水门坑了一把,以伤换命战术失败,胸前被捅了三个窟窿眼,鲜血浸红了绿马甲,看起来颇为凄惨。

    “不用担心!仙人模式下,细胞会活性化,伤口已经痊愈了。”冰分身杜克说着,提着哈迪斯放在紫霄怀里。

    “正好你来了,哈迪斯交给你,给别人我还不放心。”

    紫霄怔怔接过哈迪斯,感受到四周明显急促起来的呼吸声,将狗子紧紧抱在怀里。开玩笑,这可是能和九尾正面刚的二哈,而且还会失传的木遁,稀有度堪称狗界千手柱间,拉泡屎都有人抢。要是不护紧一点,待会儿连毛都不剩一根。

    “在水门师兄赶来之前,我要限制九尾,那一招破坏力有点大,你们躲远一点。”冰分身说着,双手开始缓缓结印,一秒一个印,结印的速度出奇的慢。

    “九尾不是被木遁困住了吗?”紫霄惊讶道。

    “说是木遁,其实虚有其表,比起初代火影不值一提。别说九尾,就算其他尾兽,也只能困住一时半刻。”杜克自知借助哈迪斯施展的木遁,连宇智波斑精仿的a货都比不上,更别提和初代的木遁相提并论了。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初代的木遁是亚马逊雨林,宇智波斑的木遁是非洲草原,大和的木遁是阳台的盆景,那杜克和哈迪斯的木遁就是马路两边的……绿化带。

    说罢杜克结印完毕,双手贴在地面,黑发飘扬飞起,源源不绝将冰遁查克拉注入地面。劲射的寒意吹得众人连连后退,再一看,衣角都冻上了一层冰霜。

    “仙法·冰遁·冰墙!”

    一道宽厚的冰墙拔地而起,高耸至二十多米,其长度达到了惊人的千米有余。厚重的冰墙寒气雾化飘荡,只是靠近就手脚冰凉,将木叶一方和九尾泾渭分明隔开。

    冰分身正要自行解散,余光看到木叶忍者们死伤惨重,又施展通灵术,召唤了一小部分蛞蝓。耗尽最后一点查克拉,冰分身碎成满地冰花,蛞蝓则习以为常逃开了冰墙,分裂成一个个小蛞蝓,给伤员疗伤。

    “只是一具分身,就能做到这种程度……他已经不需要我在操心了。”

    紫霄格外感慨,想起了当年第一次见到杜克,那时看起来还只是个4、5岁的小姑娘。一转眼,光阴如梭,十五六岁的年纪,出落得亭亭玉立。特别是在忍者的道路上,把他远远甩在了身后。

    看到自家孩子成长到了难以企及的高度,紫霄欣慰的同时,心里还有点失落。孩子长大了,已经不再需要他了……

    这大概就是每个家长的矛盾,他们希望孩子早日独立,脱离他们的臂弯越飞越高。但这一天真正来临时,他们又会怀念曾经为孩子遮风挡雨的日子。

    “紫霄大人,借一部说话!”

    一声熟悉的低声,打断了紫霄的回忆,他面色不善看过去,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这不是前任犬冢家主,重长老吗?”

    打断紫霄回忆杀的,正是当年把哈迪斯卖给杜克的犬冢重。前些年退下族长之位,成为家中长老的犬冢重,此刻正一眨不眨看着哈迪斯,紫霄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他要说什么。

    犬冢重贪婪看着呼呼大睡的哈迪斯,狠狠咽了口唾沫,谄笑道:“紫霄大人,这条忍犬该不会就是当年……”

    “没错,就是你卖给我的那条。”

    “可恶,犬冢家的未来,我竟然就卖了80万两!”犬冢重心在滴血,捶胸顿足悔不该当初。若是当年没出手,交给族人培养,犬冢家何愁不能大兴。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晚了!

    “紫霄大人,打个商量!犬冢家愿意花重金把这条忍犬买回去,价格随你开,无论多少钱,犬冢家都出得起。”只要紫霄点头,犬冢重立马就掏钱。哪怕砸锅卖铁,拆了祖宅也在所不惜。

    “呵呵,重长老越来越幽默了。”紫霄回了个白眼。

    “开玩笑,开玩笑!”犬冢重自己都不好意思跟着笑了,随后一本正经说道:“借个种呗!”

    “一次100万两,概不还价!”紫霞露出一抹淡笑。

    “噗——”犬冢重喷出一口老血:“100万两都能发布s级任务了,你怎么不去抢?”

    还有,你的台词为何这么熟悉?尼玛,这不是当年我卖狗时说的话嘛!

    “抢哪有这个来钱快!”紫霄理所当然说道。

    “能便宜点不?”犬冢重咬碎牙往肚子里咽,差点噎死。不过为了家族,他忍了。

    两人砍价压价,谈着取精大业,一点也没有征询当事人的意思。哈迪斯呼呼大睡,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卖了。不过就算他知道了,恐怕也会欣然应允,有炮打,还能拿提成,有什么好不满的。

    …………

    冰墙外,九尾被木遁缠住还不死心,仍旧不断挣扎。突然浑身一滞,它三勾玉的写轮眼褪一下,红色的兽瞳重现,空洞的目光精光涟漪,显然是脱离了带土的控制。

    “九尾的通灵契约被解开,看来水门师兄已经击败了带土。”杜克站在青冰白夜龙头顶,把九尾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

    “宇智波斑————”

    九尾苏醒过来,当即仰天怒吼,恨意之深令杜克为之动容。他终于明白为何带土要套着宇智波斑的马甲,感情是打算功成身退之后,把锅甩给斑。

    “杀了你,杀了你————”

    清醒过来的九尾,陷入对宇智波斑的魔怔,发了疯似的挣扎起来。被写轮眼控制,身不由己如砧板上的鱼肉,九尾怎么肯咽下这口恶气,他大口撕咬缠在手脚上的木遁,疯狂暴虐的咆哮怒吼。

    “九尾有这么虎?”绿化带被九尾折腾的一片狼藉,看得杜克不断咋舌。

    杜克万分不解,原著中九尾虽说不上菜的抠脚,但的确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战绩,被各路大神当成豆豆打。为何今晚突然爆种?还是说它有月圆之夜战斗力翻倍的人设?

    杜克显然是忘了,鸣人肚子里的九尾只有一半,能力下滑的厉害。现在的九尾阴阳两面俱全,查克拉生生不息,堪称无穷无尽,是当之无愧的九大尾兽之首。

    不然的话,当年初代火影分尾兽的时候,也不会只留九尾一个。盖因完全体的九尾,比起其他尾兽,一个顶的上两个。

    再者,被写轮眼控制的九尾,和拥有自我意志的九尾,完全是家养和野生的两种概念。杜克凭借印象来判断九尾的实力,完全是大错特错。

    “在水门赶来之前,必须把它固定住……”杜克颠了颠手里的黑棒,发现还没有九尾的毛粗,于是默默将黑棒收起。

    “果然,还是得用那招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