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绝对冷冻气
    “还是得用这招……”杜克半眯着眼睛,凝视九尾散发出点点寒芒。

    九尾似乎是察觉到了恶意,凶狠的目光回应杜克,被写轮眼控制但不代表九尾一无所知,刚才杜克用木遁的画面,它可是记得一清二楚。

    “木遁……你也该死!”先是被写轮眼控制,有见到了久违的木遁,九尾想起了时隔多年也挥之不去的噩梦。

    梦中有两个男人,一个是让它咬牙切齿的宇智波斑,另一个是让它恨之入骨的千手柱间。那一夜,堂堂的尾兽之首,凶名响彻世界,人人谈之色变的九尾妖狐,像狗一样被两个男人撸来撸去。

    于是乎,九尾变得更加狂暴,仰天一声怒吼,九条尾巴如粗壮的锁链封锁天空,搅动红色的晚霞,恐怖的查克拉撼动全场。无比巨大的火红色长尾轰然砸落,脚下的大地被这恐怖的力量轰击的炸裂塌陷。

    “不愧是最强的尾兽,不知道我的查克拉是否有一天能达到这种程度!”杜克期待着有一天也能和九尾一样,拥有近乎无穷的庞大查克拉。

    对别人来说,查克拉堪比尾兽是不现实的幻想,但对他而言,只是时间问题。随着未知空间内的杜克越来越多,终有一天,他能在查克拉量上碾压尾兽。

    “九尾,放风的时间够长了,下一招就搞定你。”

    杜克疯狂提炼着空气中的自然能量,仙术查克拉海水般顺着他的手掌涌入青冰白夜龙体内。寒气弥漫,杜克全身裹入零下的低温,而且温度还在无止境地降低。

    以青冰白夜龙为中心,周围的一切都冻结起来,树木、山川、河流,乃至大地统统冻实,漫天冰雪凝结,地面上生长出一根根冰柱,密密麻麻像极了冰山状的森林。

    青冰白夜龙的双目缓缓亮起,巨龙伸展四肢如同活了过来,兴奋地轻吟了一声。满布荆棘冰刺的龙头抬起,一团寒气在口中凝聚,周围的空间微微荡起,绚丽的冰蓝色光芒从四面浮现,似归巢的蜜蜂,一点点凝聚膨胀。

    “危险!”

    只是准备工作就造成了这么巨大的波动,九尾立刻大起十二分精神,血色兽瞳中暴虐略微收敛。疯狂的查克拉急速涌动,在九尾的前方蓦然凝聚,出现了一颗无比漆黑的查克拉球。

    是尾兽玉!

    攀上冰墙的木叶忍者们倒吸一口凉气,他们能感觉到,九尾这次凝聚的尾兽玉,查克拉浓度比之前被水门传送走的那颗,要强上不知多少倍。

    “如此高密度的查克拉,一旦命中,必死无疑。”

    “该死,这要怎么防御?”

    “这个……根本不可能挡下来吧!”

    嗡嗡嗡——————

    随着九尾源源不断注入查克拉,它口中的尾兽玉亦迎风而涨,眨眼间便和它的头颅一般大小。恐怖的能量旋风蓦然一凝,天地间被渲染地无比沉重,四面八方都是压抑的凝重。大气蓦然一沉,地面轰鸣震颤。这颗尾兽玉蕴含的能量,已经开始对环境造成了影响。

    一旦爆炸,绝对是毁天灭地级的灾难!

    “很可怕的破坏力,可惜太晚了……”低沉的音线自寒冰地狱而来,透过层层空间响彻在每个人心头。

    “仙法·冰遁·绝对冷冻气!”

    青冰白夜龙瞄准九尾,冰蓝色耀芒猝然一暗,刺骨的寒意压缩到临界点,下一刻骤然迸发,激起狂猛的气流,形成恐怖的冲击波。

    一抹耀眼的光束,在摩擦空气的音爆声中,涤荡诸方,爆射而下。

    化为光束的冲击波划破层层空间,沿途将荡起的涟漪波纹冻结,时间仿佛放缓了脚步。明明光柱的速度快到了极点,却让人生出一股不协调的缓慢错觉,感官又一次欺骗了大脑。

    绝对冷冻气!又名‘冥河吐息’,让一切事物都冻结的绝对零度冷气。受到此招攻击,一切生命活动都会在瞬间停止,是加鲁鲁兽进化至究极体,才能掌握的最强绝招。

    数码世界的杜克还是完全体,没能掌握此项必杀技。火影世界的杜克独辟蹊径,借用青冰白夜龙的龙息特性,和仙人模式下的冰遁,以查克拉为能量基础,让二者合一。将不可能化为可能,在忍者的世界,展示出了人们永远无法理解的力量!

    呼啸的狂风掠过天空大地,发出凄厉的咆哮,极其寒冷的狂风所过之处,一切拦截在它面前的东西都会被永远冻结。云定住了,风停住了,大地上所有的一切都定住了,就连降下的月光都停止了。

    它们抹上了一层冰蓝,然后冰层覆盖,全部被冻结上。

    眨眼间整片森林皆被冻实,原本还是生机勃勃的大树全部在瞬间死亡,变成一具具冰雕。空气中的水分因为急剧下降的温度迅速凝结,结成冰渣从空中落了下来,慢慢飘起了冰雪。

    冰封的世界,漫天皑皑白雪。寒风卷起雪花,吹落九尾身上的冰凌,落在松散的雪地里,寂静无声。

    九尾保持着积蓄尾兽玉的姿势,瞳孔放大散光,凶恶的面容上犹有一丝惊恐,动也不动一下。火红色的身影此刻黯淡无光,披着洁白明澈寒冰外衣,九根连绵起伏或高或低的长尾上,满是细长的锋利冰挂。

    镜头拉远,此时的九尾仿佛栩栩如生的冰雕,线条流畅,在月光照耀下,充满震撼人心的美感。

    至于那颗漆黑的尾兽玉,还未发出就被寒气冻了个结实,宛如易碎的黑色蛋壳,表面裂痕滋生,咔咔咔声后,消散在空中。消散的过程中,没有一丝的能量外泄……

    “咕噜——”冰墙上的忍者狠狠咽了几口唾沫,全身如同置身冷库,冷汗刚冒出毛孔,就被冻成了小冰粒。他们须发上满是冰雪,一个个抱着肩膀瑟瑟发抖,牙间打颤。

    包括猿飞日斩在内,木叶一众忍者齐齐失声。哪怕他们中有不少人见过大场面,甚至还有人从一战活到现在,有幸在少年时亲眼目睹千手柱间横扫忍界的无敌壮举,但冰封九尾什么的,这还是第一次看到。

    “好强……”

    全场一片寂静,眼前的一幕让所有人都看呆了。甚至有人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刚刚势不可挡,摧毁了大半个木叶村,让木叶损失惨重,甚至三代火影联手诸多家族的精英忍者都难以对抗的九尾,竟然这么轻而易举被镇压了!

    这根本就不是忍者能掌控的力量!

    “这种破坏性,简直和初代大人如出一辙。若是他心怀不轨……”猿飞日斩喃喃自语,惊恐地发现木叶找不出能一个能限制杜克的忍者,或许水门的杀伤力不逊多少,但震撼力差的太远。

    忧心忡忡的猿飞日斩飞快甩去脑海中的臆想,目光扫过被蛞蝓救活的大批忍者,最后停在紫霄身上。老头子云散天开,忍不住抚了抚冰渣渣的白须,有些小得意:“哼哈,紫霄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这孩子已经完美继承了火之意义。”

    刷!

    金光闪过,水门半蹲在杜克身侧,踩着青冰白夜龙,一抬眼看到了下方九尾,顿时呆立了三秒。

    “水门师兄,带土怎么样了?”

    水门被杜克的声音唤醒,回神后皱眉说道:“带土被我打败,但让他逃走了。”

    “逃走了?”杜克不信。

    “击败带土后,我本想取下那颗控制他的写轮眼,结果突然出现一个很厉害的怪人。那人一半黑一半白,隐匿气息的能力很强,还会使用失传的木遁忍术。他趁我分身的功夫,带着带土遁地离开了。”水门皱眉说道:“战斗时我在带土身上标记了飞雷神坐标,可是当我寻找坐标时却毫无头绪,可能是空间坐标被抹掉了……按理说这应该不可能。那个怪人很不简单,若是你以后遇上他,千万要小心。”

    杜克脸色一凛,原来不只是带土和佩恩,连绝也来了。

    水门看着下方的九尾,脸色微微挣扎,朝着杜克点点头,瞬身消失在原地。不到三秒后,他抱着玖辛奈再次出现,在玖辛奈怀里,是刚刚出生的鸣人。

    杜克脸色一变,终于要来了吗!

    感谢书友‘请叫我坦克sama’‘非心动’‘收16到25岁美少女’的打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