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水门的遗物
    三日后,火影办公室。

    九尾暴走袭击木叶,木叶死伤惨重,第四代火影夫妇的牺牲。悲痛的消息疯狂散播到忍界各处,传播速度之快,简直匪夷所思。

    明明猿飞日斩下令严禁外传,但这则消息第二天还是登上了忍界头版头条,排在热搜榜第一位,并且热度一直持续不减。要说这后面没有推手,推波助澜煽风点火,那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自顾不暇的木叶没时间也没精力去寻找幕后黑手,为了让村子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元气,一帮子高层焦头烂额,连续三天滴水未进。也幸亏忍界有一种名为‘兵粮丸’的神药,否则木叶在失去四代火影之后,紧接着就会失去三代火影和长老团。

    当然了,杜克还是挺期待这一幕的。

    此时火影办公室内,暂代火影职务的猿飞日斩、长老团的志村团藏、水户炎门、转寝小春几位木叶掌权人齐聚一堂。

    杜克坐在他们对面,撸着哈迪斯的狗头。二狗子眯着眼睛摇头摆尾,不断对主人谄媚吐舌头舔手,然后朝几个老家伙龇牙咧嘴。

    在杜克身旁,是追基不成连夜赶回的自来也。以及正襟危坐的暗部部长紫霄,他出现在这,为了防止谈崩导致某人暴走,故此充当吉祥物这一伟大而神圣的角色。

    这是一场非常严肃的会议,会议内容围绕水门的遗产问题!

    水门的遗产是什么?

    钱、忍术、遗体……还是房产证?

    都不是。

    在场所有人只关心水门和玖辛奈的儿子,也就是新一代九尾人柱力——鸣人的归属。

    按理说这这个问题本身并不成立,四代火影的遗产,又是村子的人柱力,理应由村子接管。不过当猿飞日斩要求杜克把鸣人交出来了的时候,被杜克一口回绝了,连带着几个上门的暗部都被打成了猪头。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木叶暗部部长家门口。

    暗部部长的养子,满身绷带、双手打着石膏、左眼蒙着块带血纱布,还拄着拐的杜克。被十来个带着面具的暗部大汉团团围住,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暗部们被当街施暴,他们回去复命时,猿飞日斩还以为他们遭遇了车祸。

    放在以前,这不过是一起常见的二代事件,围观群众们茶余饭后乐呵乐呵就过去了。

    但很可惜,经历了九尾之夜后,杜克的脸在木叶极具辨识度。他是镇压了九尾,并用医疗忍术拯救了上千上万木叶居民和忍者的大英雄,受万人崇拜的强者。

    英雄会无缘无故打人?不可能,一定是他们该打!

    尤其是当暴打暗部之后,杜克跪倒在地声泪涕下,对着火影岩歇斯底里喊道:“你们休想,我是不会屈服的!”

    之后。

    不明所以的吃瓜群众们愤怒了!英雄为了拯救村子身受重伤,小小年纪短手短脚,瞎眼不说,连拐都拄上了。

    结果呢!危机度过后,村子却要卸磨杀驴,这口气怎么能忍!?

    村名们自发组织了人墙,将御手洗宅围了个水泄不通,放言:想搞木叶的英雄,得先踏过他们的尸体。

    至于拄拐的伤残人士,为何手脚辣么灵活,打暗部和玩一样,这不在村民的考虑范围。小鲜肉们双腿粉碎性骨折,都还能坚持练习太空步呢!杜克拄拐算个屁事!

    民怨沸腾!

    猿飞日斩当即头大如斗,现在的木叶脆的很,哪经得起杜克这么折腾。为了安抚民众,猿飞日斩连忙发表了一番‘绝对不会让英雄流血又流泪’的演讲,之后积极投身‘社区送温暖’的公益活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差点把老命赔上,这才勉强让民众相信,木叶还是那个木叶,火影依旧伟光正。

    于是乎,就有了今天这场会议。

    志村团藏和两位长老刚要进入正题,杜克就开口说道:“那天我和水门师兄交手的对象,有七个人,其中六个自称佩恩六道,他们都有着一双轮回眼。剩下的那个,就是操纵九尾的罪魁祸首,他自称宇智波……斑!”

    对于当时的场景,杜克不想多说,也许以后他会说明,但绝对不会是现在。说白了,他不信任眼前的一帮高层。除了不信任,他也有自己的私心,他不想揭露带土的身份。和原著中不同,带土只是被幻术操控,还有洗白的机会。

    至于带土化身大魔王,操纵九尾袭击木叶这个锅,完全可以推到宇智波斑身上,反正对方也不会在乎。

    到时候,带土还是那个纯洁的二货。

    “轮回眼!宇智波斑……你…确定吗?”

    杜克极其简单的平静诉说,让整个火影办公室沉默了。高层们相顾无言,哪怕知道九尾暴走事件,幕后黑手一定是个神通广大之辈,但一上来就牵扯到轮回眼,着实让他们措手不及。更何况,情报里还有个名叫宇智波斑的男人。

    那可是和初代平分秋色的怪物!

    办公室就这么沉静了整整十分钟,各人脸色不一。猿飞日斩几人,面对强大的敌人忧心忡忡;自来也脸色阴沉,脑海中闪过红发弟子的身影;紫霄面沉如水,不动如山,低头……心关老二。

    许久之后,猿飞日斩终于开口了:“宇智波斑的身份有待查实,很可能是莫名顶替,毕竟他已经死了很多年,初代和二代两位大人也都确认过。”

    “反倒是轮回眼……你是认真的吗?”

    在神话传说中,创造了忍术的始祖——六道仙人,就拥有一双轮回眼。掌控生死的最强瞳力,拥有毁灭世界的力量,这就是神话中对轮回眼的描述。在三大瞳术中,轮回眼地位超然,逼格甩出写轮眼和白眼十八个五连发卡弯,连车尾灯都看不到的那种。

    轮回眼是否真是存在,不得而知,但大多数人是不信的,他们更愿意相信,这就是童话故事。

    在场几人里,也就自来也亲眼见过轮回眼。事实上,在杜克讲述轮回眼的时候,他就有些局促不安了。纠结了一番后,好好人师选择了沉默,一如当年他没把轮回眼的事情上报,这次他还是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为什么会有六双轮回眼,难道长门他们三人出事了?”自来也心事重重,焦虑不安。好在在座诸位都是这个表情,他挣扎的样子并不显眼。

    “轮回眼的事情押后再说!”一直没有开口的团藏,突然发声问道:“我们今天找你来,是为了四代目的遗产。新的九尾人柱力,必须交由火影来照顾,你只是村子里的上忍,没有资格把九尾人柱力扣下。”

    团藏的语气不带任何感情,一口一个人柱力,仿佛是在谈论货架上的商品。杜克听得眉头大皱,不满地冷哼一声:“水门师兄在临终前,将鸣人托付给我,这是木叶忍村四代火影的遗命。你只是一个长老,竟然违背火影的命令!”

    “这只是你个人的说法,四代目是否交代过,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团藏抬起头,直视杜克,冷冷说道:“年幼的人柱力,必须由村子监管。他只是个刚出生的婴儿,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若是被心怀叵测的人诱导,对村子绝对是灭顶之灾。”

    团藏的意思很简单,核武器必须掌控在国家手里,任何个人都不能向他灌输思想,这也是猿飞日斩等几位高层商议的结果。

    杜克不怒反笑:“居心叵测的人是说我吗?”

    “你的通灵兽只是一条普通的忍犬,却在那一夜施展出了木遁,对此你就不想说什么吗?”

    “在我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团藏长老能否告诉我,你那条胳膊是怎么一回事?”杜克翻了翻白眼,团藏竟然拿木遁说事,还真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

    “你为什么会知道?你……是大蛇丸告诉你的?你和大蛇丸有联系?”团藏的独眼缩成针尖,厉声呵斥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杜克冷笑连连:“团藏长老就不要再给我挖坑了,大蛇丸的事,在座诸位都心知肚明,为了某些人的脸面,还是不提为好。”

    “哼!”团藏不屑冷哼道:“无需再胡搅蛮缠,人柱力属于村子,就算四代目还活着也只能乖乖奉上。念在你现在是村子的英雄,不要继续执迷不悟,九尾不是你可以掌握的。”

    “首先,鸣人不是九尾,对我而言,他只是水门师兄的儿子!其次,你所谓的九尾,我并没有放在心上。若不是人柱力脱离尾兽会死去,我现在就能把九尾甩在你脸上。”杜克眼中闪过危险的光芒,寒气从他脚下蔓延,铺满地面。

    “恕我直言,现在的木叶,没有人比我更适合做鸣人的监护人。”杜克一脸‘你们这帮乐色’,挑衅道:“如果九尾暴走,无论是木遁还是冰遁,我都能在最快的时间将它压制。换做你们呢?”

    “杜克,冷静!”毫不掩饰的杀意,让自来也大为惊讶,他试图让杜克冷静下来。

    “我从未这么冷静……”杜克拿起桌上的茶杯,瞬间将茶水冻成冰坨。翻转茶杯将冰坨倒扣在桌上,视线扫过陷入沉默的一帮老家伙:“不冷静的……是他们!”

    哈迪斯很是配合,低吼一声,对着几人发出威胁的警告。

    “你太危险了!”水户炎门和转寝小春同时开口说道:“我们承认你的实力足以压制九尾,但这不是你将人柱力扣压的理由。”

    “两位长老有何高见?”杜克一听这话,就知道事情有了转机。

    从各种意义上而言,现在的木叶没人能阻止杜克。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把杜克逼急了,强行将鸣人离开木叶,甚至连阻挡他的人都找不出来。

    靠谁?老迈的猿飞日斩,还是对木叶心灰意冷的自来也?

    别逗了,自来也在人柱力的问题上,和杜克穿一条裤子,他不跟着搞事,已经很给面子了。

    而且,杜克在九尾之夜狠狠刷了一波声望,他在木叶的人气高得不像话,有很多忍者和平民都对他推崇备至,这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大义也好,实力也好,老家伙们找不出让杜克低头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双方各退一步,才是最合理的解决办法。

    所谓政治,不就是妥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