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多才能力者
    杜克审视的目光,和镇定自若的轻松态度,让一方通行大为恼火,脸色阴郁的同时,不由疑惑起杜克消失的方式。他没有捕捉到杜克的行动轨迹,心中暗自思量,如若说是速度,那未免也太快了一点,从静止到爆发,简直一点征兆都没有。

    “在这就是你的依仗吗?仅此而已的话……太让人失望了。”

    一方通行嘴角咧开,似乎是想和杜克较劲,他轻踩地面将力量集中在脚下一点,下一秒整个人如同一把疾驰的利剑,彪射飞起。强劲的速度划破阴霾的空气,发出嘶啸天际的炸耳爆鸣,远远就让人耳膜刺痛。

    一百米、五十米、十米、一米……

    “被自己杀死吧!”一方通行残忍地笑着,已经可以想象到,对方在和他接触的瞬间,因反射的能力,变成四分五裂的碎尸。

    只需一点点力量,就能造成绝大的破坏力。

    矢量操控的绝对能力,让一方通行的战斗变得极为简单,无需他抬动一下手指,仅仅站在原地,就能收割无数胜利。

    这次亦不例外,他要让杜克死在自己的力量下。

    杜克单手提着昏迷的御坂妹妹,白大褂被暴虐的狂风吹得哗哗作响,当一方通行触及到他的瞬间,他再一次毫无征兆的消失,只留下淡淡的残影。

    轰——————

    大楼的一角被强大的冲击力击溃,漫天碎石雨点般激射在下方的地面,噼里啪啦敲碎了街道两边的玻璃和路灯,其余的石子在地面砸出一个个小坑。

    相隔200米之外,杜克将御坂妹妹放下,检查了她的伤势,简单做了紧急处理。身形再次出现,已是和一方通行遥遥相对。

    一方通行站在楼顶,冷冷注视着杜克,月光从他背后照下,只留下被阴影覆盖的面部轮廓。他偏过头,红色的瞳眸中闪过一抹疑惑。

    杜克已经第二次闪避了他的攻击,这让他大为不解,因为无法分析闪避的方式。

    是超越极限令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

    不!

    一方通行很快就摇了摇头,他没有看到物体突破音速产生的音爆云,也没有因急速导致的轰鸣爆炸声,所以他可以肯定,杜克的移动方式绝非是速度那么简单。

    不是速度……那是什么?

    “难道是空间能力者?”一方通行挑眉,自言自语问道。

    学园都市没有lv5级别的空间能力者,注册在案的全是lv4,攻击力先不谈,逃跑的本事一个比一个厉害。即便是强如学园都市的no.1,对这种无赖的逃跑手段也非常头疼。

    “无法用aim扩散立场感知他的超能力等级,会是原石吗?”一方通行觉得自己很可能掌握了真相。

    原石!在无人工干涉的偶然条件下得到个人现实的能力者,又称天生能力者。产生概率极小,全世界共50人左右。能力往往十分奇异,有些甚至本人也弄不清楚。不同于人工能力者,原石的能力能如本能一样不需计算自由施放,同比学园都市开发出的能力者,他们在战斗中更占优势。

    “不用计算,使用能力如同本能,对比能力者,原石的确更有优势。不过……未免太狂妄了!我可是学园都市的一方通行啊————”一方通行想通关窍之处,不由得哑然失笑,露出深深的愤恨。

    他对力量的追求堪称执念,为了成为传说中的lv6,他不惜自甘堕落,违背良心让自己沾满鲜血。在他看来,杜克自不量力的挑衅,是在践踏他的尊严,不论此战的输赢,他都不能忍受有人侮辱他的坚持。

    否则,死在他手里的御坂妹妹们,又算得了什么?毫无意义的廉价商品吗?

    “你该死!”

    一方通行怒吼一声,脚下猛踏,身形如同炮弹般,对着杜克冲去。在他身后,激荡起的水汽凝结成雾,形成扇面形的激荡面,一声雷鸣炸响,音爆云转瞬即逝。

    扭曲的虚影连连闪现,一方通行眨眼间跨过无数空间,震散四周的光线,如同一颗漆黑的子弹,撞在杜克身前。

    杜克没有使用怪兽杰顿的瞬间移动,双手撑在身前,在四周撑起球形屏障。让无数凹凸曼咬牙切齿的绝对防御,将他牢牢护在中央。

    反射一切矢量的能力,和杜克撑起的光波屏障碰触,绝对的防御vs绝对的防御。圆形气浪压缩扭曲,两者的气势激荡在一处。时间一瞬暂止,仅仅僵持了不到一秒,压缩的反弹力量弹开,掀起了十二级飓风般的震荡波,横扫四面八方,将本就狼藉的街道彻底摧毁。

    砖石碎瓦落下,大地在哀鸣声下寸寸裂开,喧扬的尘埃中,杜克倒飞着冲出,砸断一根电线杆,狠狠撞在身后的墙壁上,巨大的力量将钢筋水泥铸造的墙壁轰碎,他也被深埋其中。

    怪兽杰顿的得意技能光波屏障,让无数实力强横的凹凸曼饮恨败北,但主动技能和被动技能还是有差距的,屏障不可能一直维持。不像一方通行,全天二十四小时无死角。

    尤其是在魔禁世界,杜克身为人身使用怪兽的能力,光波屏障又遭到了弱化。此消彼长之下,拼能力失败,也是注定的结局。

    “竟然……不是空间能力者!?”一方通行满脸震惊,错愕说道。在对抗能力的比拼中,他尝试着分析杜克的屏障,虽然还没完全破解,但却惊讶的发现,杜克的能力和空间沾不上一点关系。

    “难道是多才能力者?不,他不是能力者……”

    一方通行话音未落,坍塌的墙壁猛地一震,黑影一闪而过,碎石被劲风扫开。杜克跃至半空,拉长的影子斜斜长至街角尽出的黑暗,刹那间消失在空气中。

    又是瞬间移动!

    无法理解也无法分析,一方通行脸上首次遗漏出惊慌的色彩,他不明白杜克在使用的究竟是什么力量。

    嗖!

    平静的半空中,一只拳头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一方通行眼前。他的瞳孔猛然间骤缩,下意识向身后退了一步,这一瞬间的条件反射,让他身边的反射能力突兀停止了一息。

    拳头在眼眸里越放越大,清晰的倒映,几乎就快要贴近一方通行的鼻梁,这让他寒毛乍起,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的负面情绪。

    一方通行溃散的瞳孔中,亮色闪电般醒悟,迷茫的神色转眼间化作狰狞,他身边的放射立场全开,将近在咫尺的拳头一点点拉开。

    “去死————”

    “咔啪!”

    一声脆响,杜克的右手臂折断,反射之力从指骨延伸到手腕,最后震断手肘,蔓延到肩胛骨。

    杜克用着比一方通行冲锋时更快的速度,重重砸在百米之外,连续翻滚了十几圈,撞塌一面墙壁才停下。扭成麻花的手臂,毫无规则的压在他背后,这种伤势若无意外,以后他只能换一只手撸了。

    “呼——呼——呼————”

    一方通行保持呆立的姿势,急促呼吸着空气填补肺部。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名为‘恐惧’的负面情绪,他的心脏咚咚狂跳不止,急速流动的血液冲上脑门,脸色前所未有的红润起来。

    杜克单手撑起,从地上站起,扭成诡异造型的右手,在一阵骨骼的脆响和肌肉的蠕动下慢慢复原。十秒钟之后,杜克握了握拳头,发出咔咔的脆响。除了粉碎性骨折的手臂,身上其余的伤口,连同眼角的擦伤也尽数恢复完毕。

    急冻鸟————治愈铃铛+鸟栖技能上线。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