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裂神者
    将剑道的基本动作心、技、体提升到极点,倾听所有的声音,用神的疾风斩断一切。杜克挥刀斩下,刀锋如风般割裂,伴随着一闪即逝的寒芒,刹那间扫平空气,荡开一道明显的分界线。

    神裂火织首当其冲,剑气未至,她便感觉到狂风切割肌肤的刺痛。几缕青丝斩落,神裂火织心头一片清明,既不焦躁也没有试图闪避,冥冥之声提醒她,退后和闪避必将招来灾祸。

    神裂火织不退反进,右脚踏前一步,按在七天七刀上的手臂微动,闪过虚幻的残影。一道道细长的利刃自刀身划出,斩断空气发出嘶嘶的爆鸣。

    两人之间的空地上,莫名爆发出剧烈的轰鸣,磨牙般刺耳的金属切割声接连不断,骤然撞出的气劲向四面冲刷,在钢筋水泥铸造的都市丛林里,切割出大片细密的细槽。

    满月之下清风拂过,粉碎的路面和道路两旁的绿化带,如尘埃一般四散化为飞灰。杜克和神裂火织遥遥相对,不知何时,密密麻麻的金属丝线从虚空中射出,排满了二人之间的空间。

    “魔法吗?”杜克不满皱了皱眉,他想挑战的是剑术高手,并非魔法师。若是神裂火织一直用魔法和他战斗,那未免太过无趣了。

    “我的魔法名‘salvare000’,寄托的意义为‘对无法拯救之人伸出援手’!面对你这样的强者,隐瞒魔法名未免有点自不量力。”神裂火织吐出一口浊气,仅仅一次交锋试探,就让她精神一阵恍惚,那是对死亡的畏惧。并非错觉,而是身经百战的强者,内心对未来的预警。

    “你的刀难道只是摆设吗?剑术呢?如果只是一场魔发秀,我可一点兴趣也提不起来。”杜克举刀抬起,黑色的刀锋划过身前的金属丝线,火花隐现,牛毛般细不可见的丝线登时被斩断。

    神裂火织古井无波的双眸泛起一丝惊讶,她的魔法是使用钢丝进行中远距离的招式,钢丝的强度与她魔法的破坏力息息相关,非人力能破坏。坚韧的程度,即便是大型魔法也能挡住,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有人轻易就斩断了钢丝。

    神裂火织若有所思看了眼杜克手中的黑刀,虽然受教育程度让人无力吐槽,但简单的物理知识她还是很清楚的。越是寒冷的冰,其脆度越大,不可能轻易斩断她的钢丝。也就是说……

    “那团黑色的物质是什么?”神裂火织自言自语,语气中带着不可思议。不是魔法,难道是超能力?但也没听说同一个人,可以使用多种能力啊!

    “从你的爆发力来看,身体素质已经非人化,这么强大的身体力量,用来施展魔法也太浪费了。别用魔法了,真刀实枪打一场吧!”杜克手中的长刀,刀身寒光乍现,彻骨的寒意迸发,将附近的水汽冻结成冰粒落地。

    “如你所愿!”神裂火织冷哼一声,杜克言语间对她魔法的蔑视,让她有些恼怒。

    “早该如此了。”杜克散去黑刀上的寒意,刀尖点地猛地自下而上斩开。剑气水银泄地一般铺散开来,所过之处和金属钢丝剧烈摩擦,爆发开来的能量逸散开来,将周围的地面悉数化为尘埃。

    待剑气清理出大片空地,杜克身形消失在原地,呼啸的刀锋已经落在神裂火织脖颈。

    好快!怎可能会这么快?

    神裂火织寒毛竖起,两米的长刀瞬间出窍,圣人的体质让她以超越人类极限的速度抽刀格挡。

    “锵————”

    两把长刀碰撞,神裂火织只觉一股沛然之力顺着刀身传来,顾不得心中的惊愕,飞快抬起另一只手贴上刀背,这才没发生七天七刀被磕飞的尴尬场景。不过就算如此,她还是被巨大的力量震的连连后退。

    杜克一刀斩下,并没有趁势追击,看了眼覆盖武装色的长刀,刀身中央,在月光下隐隐能看见一个豁口。武装色霸气在魔禁世界虽被剥夺了克制元素的特性,但增强防御的特性可没有减弱半分,以他的霸气强度竟然在兵器近战中没讨到便宜,那只能说明神裂火织手里的长刀绝对是一把神器。

    杜克甚至怀疑,神裂火织的‘七天七刀’放入海贼世界,在坚固程度上,也不逊色‘无上大快刀十二工’多少。

    “真是一把好刀啊!”遗传海贼世界名刀收集癖的负面效果出现了,杜克一脸垂涎看着神裂火织……手里的刀。

    神裂火织下意识握紧了‘七天七刀’,突感一股恶寒从脚心涌上头顶。她面色不善瞪了一眼杜克,‘七天七刀’是天草式十字凄教千年积累的结晶,作为当代女教皇,她也仅有使用权,而不是所有权,等她退位的那天,这把刀要交还教会。继承这把刀,她肩负的责任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所以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觊觎。

    “我们来打个赌,就拿这把刀做赌注,如果我赢了……”杜克舔了舔嘴唇,结果话刚说了一半,就被粗暴打断。

    神裂火织在原地的身影霍然消失,以迅雷不及之速爆发音障,挥刀斩向杜克。静动之间的转变,快到杜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神子的力量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杜克只来得及抬起黑刀挡在身前,巨大的气浪碰撞,相交之处擦起一点火光。下一秒,毁灭般的气息以二人为中心向外扩散,借用了圣痕力量的神裂火织后退半步,而杜克的身影却消失不见。

    “轰——————”

    轰然巨力爆发,杜克被狠狠撞飞,砸进身后的大楼,连续凿穿十余面墙壁,被埋在一片废墟之中。

    “赢了吗?”神裂火织紧紧锁定前方,哪怕动用了圣痕的力量,她心里也有些没底。

    哗啦————

    杜克推开身上的碎石,瞬身闪现在街道上。身上的白大褂破破烂烂切割成乞丐装,浑身污血手里的黑刀也断成两截,好不狼狈。

    “大意了啊!”杜克见猎心喜,和一方通行相比,神裂火织这种**强悍的圣人更对他的胃口。

    急冻鸟的治疗能力发动,杜克身上的伤势一扫而空,手里的冰刀在断面处延伸,再一次覆盖上武装色。

    “自愈能力吗……”神裂火织目光一凛,颇为棘手说道。从开始到现在,杜克在他面前展示了多种能力,这让她有些摸不准杜克的路数。

    情报不足,神裂火织不敢放任杜克施为,再次进入裂神者状态,以超越音速的移动速度,瞬移似的在杜克头顶闪现,长刀贴地划出弯月型光芒,飞速斩下。

    随着神裂火织的斩击落下,杜克身边的整片空间好似被无形的力量禁锢,变得粘稠异常。杜克心知这并非是魔法,而是对方速度超越极致带给他的错觉。

    “来得好!”

    面对这一往无前的斩击,杜克不再保留,刀尖划过空气,卷开大片真空刺向落下的刀锋。刀尖连续轻点,一簇簇爆炎火花紧随其后,每次轻点都震得虚空泛起涟漪,荡开一圈波纹,溃散的余波吹得二人衣衫哗哗作响。

    锵!锵!锵!锵——————

    七天七刀实急似缓化成半圈,从各种刁钻的角度,或是劈砍或是突刺,瓢泼骤雨急速落下。裂神者状态下,她从挥刀到收刀花费的时间不到百分之一秒。

    杜克的速度同样不逊分毫,身形如同幻影,几乎连成一片。不到一秒的时间,二人的刀锋就碰撞了百次。

    激撞的冲击波四溢,街道上掀起大量碎石尘埃,道路两边的树木和路灯倒塌,附近写字楼的玻璃尽数破碎。整个街道犹如末日降临变得支离破碎,甚至找不到一处完好无损的角落。

    狂暴的能量中心位置,杜克和神裂火织交锋愈演愈烈,他眼中的光彩也越来越亮。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