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拔刀术
    酣战一处的二人,其速度已然超过了人类肉眼捕捉的极限。呼啸的空气和撕裂的风声,在一团团剑气寸芒之中轰然洒下,超出规格外的战斗,足以让任何人类绝望。

    剑气如雨,将四面破坏的坑坑洼洼,犁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沟壑。自中央位置蔓延出的蛛网裂纹,被粗暴地碾压搅碎,又被剑气分割成大小不一的碎屑,在狂风之中洒向两旁。平整的地表被削去了一层又一层,深埋在地下的缆线和水管爆裂,更增加了几分惨烈。

    在远处充当围观群众的上条少年和红毛神父,迫于愈加激烈的战斗余波,不得不再次挪着屁股跑远。尤其是上条少年,他的三观被刷新了,并开始重新定义人这种生物。

    他们真的是人类吗?

    “不不不,这绝不可能。如果他们是人类,那脆弱的上条先生又算什么?草履虫吗?”上条少年不愿接受咸鱼的现实,他更愿相信交战双方是披着人皮的神话生物。

    “你在嘀嘀咕咕说些什么啊?”史提尔操着漏风的香肠嘴,愤愤说道。就在刚才,他想要撑起一面魔法护盾,悲催的发现十指上的银质戒指不翼而飞。天见可怜,那可是他重要的魔法道具。

    “我是说他们好厉害啊!”上条少年扶着头发讪笑,虽然史提尔语气不善,但他烂好人的脾气自动忽略了这点。

    “那是当然了!神裂可是全世界不到二十位的圣人之一,伦敦排名前十的魔法师。”提及神裂火织,史提尔一脸自豪。

    “是吗!?”上条少年好奇心大盛,继续道:“那你呢,你能排到第几?”

    “这个……我虽然比不上圣人,但也是各种意义上的厉害。”史提尔纠结了三秒说道。只是他被胖揍催肥的脸上,眼睛被挤成了一条缝,明显说服力不强。

    说完后,史提尔不管上条少年脸上的质疑,掉头看向后方的战场,内心无比焦虑。他和神裂同属英国清教特殊部队‘必要之恶教会’的魔法师,很清楚神裂火织现在正处在什么样的状态。

    裂神者!

    非人之身,非人之力,非人之能!传说中足以抗衡天使的神力!

    但就是这种触摸到神之领域的力量,却只能和敌人斗个旗鼓相当。难不成学园都市研究出了堪比圣人体魄的能力者?

    双方的高速移动已经无法捕捉,唯有兵器碰撞的火花隐约可见,震荡的波纹肆意摧残碾碎整条街道。只是远远看着,史提尔就头皮发麻,他无法理解,杜克为什么能跟上神裂火织的战斗节奏!

    “真是想不到,学园都市还有这种怪物。我回去之后该怎么向大主教解释,她应该会信……吧?”史提尔摇了摇头,这种烦心事还是让神裂火织考虑更好,毕竟他还未成年。

    ……

    战场中央,神裂火织越战越心惊。史提尔力量层次不够,无法理解这场战斗的激烈程度,作为当事人的她却一清二楚。在这场速度、力量,乃至剑术都是顶尖的碰撞中,神裂火织心神紧绷,一刻也没有放松,甚至被迫一直使用神子力量。

    但结果并不理想……

    从全面占据上风到平分秋色,再到现在狼狈招架,神裂火织内心翻起惊涛骇浪。无论她怎么变招,杜克都能在她出剑的瞬间找出破绽,明明是防御反击却更像是先发制人。有力使不出,她打得极为憋屈。

    技不如人,神裂火织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她想不明白,一直维持裂神者状态,她的速度、力量已然非人,对方凭什么能和她平分秋色?

    超能力?

    神裂火织并不这么觉得。

    哪怕是圣人,在动用神之力的时候,也会因为肌肉无法承受导致身体崩溃!没有经过常年打磨或者魔力洗礼的超能力者,或许能在剑术技巧上战胜她,但在她最自豪的领域,让她一触即溃……这和大主教自称只有18岁一样,有什么区别?

    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锵!

    刀身碰撞,发出清脆的金属脆响!

    准确的说,应该是黑刀刀尖抵在七天七刀挥下的薄弱点,神裂火织郁闷的想吐血,她已经不记得这是多少次了。每每爆发提升速度,好不容易获得一丝喘息的良机,结果刀锋还没斩下就被挡了回去。

    神裂火织甚至怀疑,杜克在和她的战斗中,已经破解了天草式前辈们教授给她的全部剑术。否则的话,为什么总能在第一时间打乱她的节奏?

    超越极限的快速战斗,让神裂火织没有时间使用熟悉的术士,只能硬着头皮不断提升速度,但就算如此,她还是感觉到胜利的天平在向杜克倾斜。更糟糕的是,长时间维持裂神者,她全身每一块肌肉都在哀鸣,已然达到了崩溃的边缘。

    圣人虽比普通人多了一个了不起的前缀,但依然还是人,他们只是更加强大的人类,仅此而已。借来的力量终究是借来的,圣人虽拥有部分圣痕的力量,但没有超脱生命界限的他们,无法和天使归为同一类。

    留给神裂火织的时间不多了……

    轰————

    伴随着闪电般的轰鸣,七天七刀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刀光闪电般挥斥而下。仿佛能撕裂一切的刀身,卷起强烈的风压,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奇袭而至。

    感应着空前绝后的一刀,杜克换成双手握刀,双脚发力踏入地面。膝盖微曲,全身的力量汇聚在腰部,然后涌入双臂,横着手里的黑刀顶了上去。

    轰隆——————

    闪耀的光芒撕裂空气,激荡的气浪营造出了一片真空地带,搅动的力量将四面所有的事物全部斩的七零八落。在二人脚下,炸出一个深有数米的圆形大坑。

    神裂火织喉间一甜,闷哼一声,借机抽身暴退闪开十余米。这点距离对拥有超然速度的二人来说,等同于无,但也足够她蓄力释放最后的绝招了。她连续闪退,捡起丢在地上的刀鞘,长刀入鞘收于腹下,摆出一决胜负的拔刀姿势。

    杜克脸色古怪看着对方,神裂火织的动作他不陌生,飞天御剑流的最强奥义——天翔龙闪,就是一门顶级拔刀术。虽然神裂火织身材高挑,还有一双大长腿,但目测没有一米八,七天七刀的长度却达到了两米……

    请问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拔刀?

    “单以纯粹的剑术而言,我败得心服口服!”神裂火织按住刀柄,气机凝实攀至巅峰:“可这次学园都市之行,我也有誓不罢休的理由。所以,在这里我绝不能失败。接下来的一剑会使用魔法术式,这或许会侮辱剑士之间的决斗,但我已经别无选择了。”

    杜克没有说话,狂风在他背后卷袭,凛然的气息锁定神裂火织,隐约可见一只斑斓猛虎的虚影在他背后浮现。

    “倾听吧!那神风的声音————”

    杜克轻抚刀身,同样将长刀收于腹下,双目微合。将剑道的基本动作心、技、体提升到极点,再将三者合一,让自己的心像黑暗一样华为无,让招式像光明一样清澈,让身体像影子一样与自然相容。

    风声在耳边回响!杜克猛地睁开眼睛,剑意冲天……

    “无明神风流·白虎!”

    “唯闪————”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