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留下一地传说
    无明神风流之白虎,是以不屈的斗志、不衰的灵魂化为绝对要击毙猎物的白色猛兽。整个天空的大气为杜克所操控,于刀锋处凝聚成一只几乎凝成实体的万兽之王。

    神风汇聚的猛虎,獠牙利爪栩栩如生,咆哮着迎风而涨,霸气凛然横扫**。随着杜克刀锋斩下,白虎带着撕碎一切的气势,一往无前扑向神裂火织。

    早在杜克刀锋落下的瞬间,神裂火织同步拔出了七天七刀。宛如流光迅捷的刀光目不可视,超快的速度让人不由生疑,她是否真的拔刀了。唯一能知道的,只有她在有所动作的一刹那,整个人都消失了。

    唯闪是神裂火织所在天草式教会的历史结晶,凝聚了历代教会成员的毕生心血,其中不乏天赋异禀的剑道高手。可惜的是,因为太过追求无上的破坏力,唯闪这招必杀一击竟然没人能用的出来。

    除了魔法术式等级限制,唯闪对施术者的体魄要求极为严格,要不是祖坟冒青烟,出了神裂火织这个圣人,这招还不知道要长埋多久。

    虽称之为拔刀术,但正常人的臂展当然不可能把两米的长刀全部拔出,神裂火织也只是将刀锋抽出了一半。

    钢丝、剑术、术式完美结合,一道弯月形剑气扭曲虚空,以一种奇快无比让人无法理解的速度,宛如空间跳跃一样,骤然消失。

    再次现身时,已经和白虎在半空相碰。

    在这之前,双方的战斗节奏虽不断加快,但总体上都有所收敛,大概是双方都有所顾忌。但这次不同,对于决定胜负的一击,皆是不计后果放手施为。

    锋锐的剑气激荡,空气瞬间被搅碎乃至湮灭,白虎和唯闪碰触出乎意料地安静。唯闪斩开白虎余势不止冲向杜克,而白虎也在蹦碎的那刻,化为细密的剑气继续扫向神裂火织。

    这一幕让两人都是一愣,竟然没有爆炸?

    特效组去哪了?

    杜克面对近在咫尺的光束,毫不犹豫举刀连斩,剑气在身前汇成遮天大网,层层叠叠成了一面厚实的墙壁,不断消耗唯闪的力量。

    海浪般的剑气被唯闪腰斩,直到将整面剑网碾碎,重重撞击在黑刀的刀锋上。杜克双手持刀,被宏伟的巨力顶着倒退,双脚在地面犁出两条鸿沟,一连暴退百米,直到嵌入身后的一栋大厦。

    然后墙壁崩塌,杜克连人带刀被砸进大厦,在一阵地动山摇的震荡之后,归于平静。沿途被唯闪切开的剑气,盲目冲刷四野,恐怖的音波将四周的一切全部横扫出去。

    死寂的街道就像同时迎来了八级地震和台风,留下长百米宽十米的沟壑。

    神裂火织就更惨了,淬炼一决胜负的唯闪之后,她的身体陷入僵直,长时间借用神力的后遗症爆发,肢体麻痹动弹不得。面对细密神风剑气一重又一重的冲击,她银牙紧一咬,违背全身肌肉的哀鸣,强行拔刀使出‘七闪’,在身前布下了密集的钢丝,借以防御。

    微若毫发的剑气叮叮当当撞击在钢丝上,更多的则是冲过缝隙,铺满神裂火织所在的区域。满地碎石的战场中央,顿时坑坑洼洼,碎石飞溅。余势不止将周围地区的楼房冲击的不成样子,尤其是接近着战斗地区周围的房子,更是直接塌了好几座,产生了不小的震动。

    尘埃渐散,神裂火织双手颤抖的扶着深陷地面的七天七刀,苍白的容颜一片憔悴,挣扎了几下后还是脱力的半跪在了地上。握住长刀的右手血流如注,而后指尖一松,右手无力垂下,长刀哐当一声跌落地面。

    神裂火织浑身是血,细微的血痕遍布全身,白色的t恤染成红色,那条白皙修长的美腿同样也是鲜血淋淋。四肢千疮百孔,被剑气刺穿,几乎快要被射成了筛子。

    看着很惨,但神裂火织却觉得万分侥幸,如果不是钢丝格挡了大部分剑气,她现在是死是活可就难说了。好在圣人的体质不是吹的,**极为坚韧,只要不是致命伤很快就能恢复。不过超时使用神力的负面效应没那么快消散,她已经没有再战之力了。

    “赢了吗?”神裂火织躺在地上,目光锁定百米外的大厦,唯恐下一刻,杜克会从漆黑的阴影中走出来。

    “喂,神裂,你还好吧?”红毛神父在上条少年的搀扶下,挪了过来。见神裂火织躺在血泊中,当即脸色大变,学园都市之行,若是损失了一位圣人,可就得不偿失了。

    别问为何上条少年为何会好心搀扶红毛过来!立志拯救不幸少女的好好先生,对重伤的18岁女圣人挺身而出,再正常也不过,所以他就挺身而出了。

    “没事,只是有点脱力!”神裂火织胸膛剧烈起伏,气喘吁吁。

    “真没想到学园都市还有这样的怪物!”史提尔还在震惊的余波中,看着满布疮痍的街道,脱口而出:“那家伙该不会也是圣人吧?”

    神裂火织静默,看了眼半晌没有动静的大厦,如同吃了颗定心丸:“能赢过他太侥幸了……”

    史提尔眉头一挑,不服道:“赢就是赢了,哪怕运气使然,胜利的人终究是你。”

    话刚说完,史提尔突然感到脖子上一凉,一把黑色的长刀架在他肩上。黑色的刀身散发着刺骨寒意,惊得他脖颈上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阳痿少年,让你失望了呢!”轻佻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史提尔没有回头,瞳孔一阵猛缩。

    “连唯闪都失败了……阁下的剑道已然跨过了凡人极致,臻至完美,升华到了传说中的领域,我输得心服口服!不过能否请阁下高抬贵手,放过我的同伴?”神裂火织轻叹一口气,静静闭上眼睛,似是在等待接下来的命运。

    “喂,神裂,你是在看不起我吗?”史提尔涨红了脖子,对着身后呵斥道:“要杀就杀,休想羞辱我们。”

    “闭嘴,史提尔!”神裂火织突然睁开眼睛:“你好有必须完成的使命,茵蒂克丝还在等你,哪怕忍受耻辱,你也要活下去。”

    史提尔肩膀一颤,不再说话。

    “那个……”上条少年犹豫了一会儿,讪讪插话:“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打打杀杀总归是不好,不如大家坐下来谈谈。”

    说话间,上条少年本能拉了史提尔一把,顺手在黑刀上轻轻一推。

    咔嚓!武装色霸气退散,冰蓝色的长刀寸寸蹦碎,在几人的注视下化为冰凉的雪花,消散于虚无之中。

    杜克:“……”

    斗宗强者……咳咳,幻想杀手竟然恐怖如斯!

    现场一度陷入沉静,四人都没说话,不知道各自考量着什么。

    史提尔和神裂火织看向少条上年,绝境之中生出期待,幻想上条少年右手抓住杜克,然后送上一发北斗有情破颜拳。

    杜克神色古怪看着上条少年的右手,黑刀蹦碎的那一刻,武装色也好、急冻鸟的冰之力也罢,统统失去了控制……用控制这个词不合适,应该说失去了感应。

    他的力量被否定了!

    就如同火影世界的杜克永远不可能拔出斩魄刀,幻想杀手否定了黑刀的存在,从根源上抹杀了黑刀。

    “我不是故意的!”上条少年拼命摇头,眼神飘忽,额头上虚汗直冒。

    “少年你……”杜克叹了口气:“算了,就这样吧!”

    在上条少年三人惊讶的目光中,杜克转身朝来时的方向走去,留下伟光正的背影:“虽然最后那招唯闪并非纯粹的剑术,让我有点失望。但你也算是合格的对手,看在大家都是剑士的份上,今天就到这里了。”

    说完,杜克头也不回就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不然呢,难道要他杀妹证道,又或者和圣人少女聊一聊月亮很圆?

    正如上条少年所说,大家没仇没怨,没必要打生打死。杜克本身的目的是给自己一个定位,现在目的达到,是时候随风而去,留下一地传说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