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我赢了
    杜克松开夹住的斩魄刀,又散去指尖的白雷,对还在震惊中的冬狮郎说道:“如果我是敌人,你已经死掉了!我们是死神,出刀就该一往无前,我不清楚是你的刀不够坚定,还是你的心不够坚定,不论哪一条都能让你死上一百次……不过,看你心肠还不错的份上,再给你一次机会。”

    冬狮郎默默咬牙,飞身后退了数十米,余光略过总队长和三位队长,见他们没开口,不由松了口气,他还有机会证明自己。

    “你在看哪里?”

    耳后传来冷厉的声音,冬狮郎惊恐地发现身前的杜克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正要回身,一股巨力从背后传来,蔓延至全身,将他狠狠踢飞。

    “卍解啊!卍解……”乱菊背对着总队长四人,咬着衣袖低声道,妄图能让冬狮郎听到自己的话。

    “战斗的时候还敢三心二意,谁给你的勇气?是你那三脚猫的实力,还是我给你的宽容?”杜克一指白雷点出,擦过冬狮郎的脸颊,在地面上留下冒着白烟的深坑。

    “我明白了!”冬狮郎站起身重整心态,把先前的轻视之心远远扔开,短短两次交手全被秒杀,他深知若不用上全力,他真是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密室之内寒气翻滚,冬狮郎把刀举在头顶,大声呼喝道:“卍解大红莲冰轮丸————”

    大量的雾状寒气腾腾散开,所过之处地面凝结出一层薄冰。在中心位置,寒气最浓郁的地方,冬狮郎穿着寒冰化为的坚甲,持刀的右臂被厚厚的寒冰包裹,龙首咬住斩魄刀。冰翼扇动寒风,一条长长的龙尾甩动,绚丽的冰花绽放在身后。

    卍解的变化,除了外形最直观的就是他的灵压,强横的灵压中夹杂着寒气,独具一格的灵压让三位队长纷纷侧目。

    “就以灵压而,的确是达到了队长级别。”

    “果然是天才,小小年纪拥有这份灵压。”

    “不过,这么庞大的灵压又能发挥出几分水准呢?”

    “斩魄刀冰轮丸,是冰雪系最强斩魄刀!和老夫的斩魄刀一样,都是位于同系最的斩魄刀,他的潜力是无疑的!”总队长适时补充说明道,他非常看好冬狮郎,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对方拥有和他流刃若火对等的冰轮丸。虽然现在的冰轮丸只是潜力巨大,但成熟后必是尸魂界又一个强大战斗力,极具培养价值。

    “还有这种事情?”三位队长齐齐一滞,能和流刃若火平起平坐的斩魄刀,先不论主人如何,名头就让人不看小觑。

    “拭目以待吧!”总队长眯着眼睛看向场中。

    “卍解,真好呢!”杜克羡慕看着冬狮郎,他的卍解遥遥无期,不知哪年才能开启。好在随着世界的增多,他的灵压增长的也越来越快,否则这辈子都不可能凑不齐卍解的标准。

    不过,没有卍解不代表他对卍解一无所知,卯之花烈就告诉过他很多。死神的卍解,在始解上更进一步,除了灵压,斩魄刀的能力会得到更彻底、更全面的发挥。

    缺陷也非常明显!

    卍解的缺陷就是会随着灵压等比例增大,由于形状和体积不同于通常对刀剑的认知,所以想完全掌控它的动静,学会卍解后至少要十多年的锻炼。尤其是冬狮郎这种萌新,刚刚掌握卍解没多久,他很难在实战中全力发挥出冰轮丸应有的能力。

    “向世界绽放光辉吧——朔望月!”

    出于谨慎,杜克始解了朔望月。即便战斗经验等各方面全部碾压冬狮郎,但死神的战斗终究是灵压的对碰,灵压悬殊太大,再高超的战斗水准都是妄谈。

    “接下来,我会全力以赴,你要小心了。”冬狮郎看了眼杜克的斩魄刀,定神说道。

    杜克淡然一笑,看着身前冬狮郎的身影瞬间消失,不急不慢举刀挡在右手方。

    呛一声刀锋碰撞,两把斩魄刀擦出闪烁的火星!

    一击不中,还被人看出攻击方向,冬狮郎没有丝毫气馁,他本身就不是斩术达人,因为身高体型,他更注重于使用冰轮丸的力量。

    “冰刃!”

    横刀扫下,密集的尖锐冰刃暴雨般降下,连同杜克在内,将附近数十平米的空间笼罩。一根根寒气缭绕的尖刺,把地面凿成一片坑坑洼洼。

    尘埃散去,场中并没有杜克的身影。

    “看见了,这一次我看的很清楚!”冬狮郎大喝一声,龙翼扇动,转身反手一刀砍下。随着灵压提升,他的各方面感官、反应速度也提升至巅峰,之前杜克眼花缭乱的速度,现在也能捕捉到踪迹了。

    锵!锵!锵————

    刀锋激碰,冬狮郎倾尽全力飞速斩击,但三招之后,他就只有招架之力了。劈、拨、削、掠、斩、突……冬狮郎使出了浑身解数,几乎把所有的剑招都使上了,都奈无法让杜克退后一步。明明是他在强攻,可是每每一招还没走到一半,就被挡下或找出破绽。

    毫无道理可讲的趁虚而入,像是开挂的后发制人,每一次都能提前预料他的斩击,打得他一点脾气都没有。气息逐渐凌乱,冬狮郎咬牙挡下一刀,正欲飞身暴退,却不想又被一剑圈了回去。

    刷!刷!刷!

    简洁凌厉的三刀,冬狮郎只来得及看到寒光一闪,背后的龙翼就被切断,然后胸前一凉,刀锋直入心脏,从背后刺出。

    “冰之虚像!”

    借用冰轮丸的特殊能力,冬狮郎险之又险逃得一次性命。背后的双翼再生,飞快窜向天空,打定主意不再和杜克近身交战。太打击人了,他就没这么惨过。

    “冰之虚像每次卍解只能使用一次,这下危险了!”跃至高空,冬狮郎调整了气息侥幸道,现在他可以确信,杜克的实力绝对不是副队长那么简单。

    “不攻过来吗?”杜克站在原地,刀锋指向冬狮郎:“如果让我先攻,你恐怕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少瞧不起人了。”冬狮郎冷冷看着杜克,双翅一振凌空跃下,以超快的速度冲向杜克。待刀尖和朔望月相碰后,又一次展翅飞起。

    “龙霰架!”

    寒气源源不断从冰轮丸中涌出,顺着冬狮郎飞行的空档,凝聚成十字形巨大冰块,将杜克牢牢锁定在坚冰之中。

    龙霰架是冰轮丸卍解之后的匹配招式,杀手锏不是冰冻,而是粉碎冰块后将敌人冻成粉末。不过冬狮郎觉得用这招对付杜克不太保险,所有又补上了一记杀招。

    面对敌人,决不能心慈手软!

    “冰天百花葬————”

    冬狮郎背后的双翼融化,卷动着空气中的水分,以操纵天空水汽的威力,令雪花从天空降下。一朵朵绚烂的结晶冰花飘落,随即无数冰花开满杜克全身上下,彻骨的寒意让场边观看的几人,在身前竖起了结界阻挡。

    “冰天百花葬是冰轮丸最强大的绝招,当身上开出100朵冰花,敌人的生命也就到了尽头!”冬狮郎立在半空,不卑不亢说道,小小年纪就以深得装遁奥义。

    寒冰之中,杜克被彻底冰封,许久不见动作。

    “我赢了!”冬狮郎转头看向总队长,当着他宣判考核结果。

    想看好看的,请使用微信关注公众号“得牛看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