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英雄是一种悲哀
    乱菊的话让杜克无力反驳,虽说一众杜克里,也有开后宫的,但那是末世,人命如草芥的世界。一个罐头就能换来通宵肉搏,情和爱什么的,还不如一碗梅菜扣肉来的货真价实。

    不过杜克仍旧对乱菊的话持质疑态度,自家队长是什么人,精通八百种砍人流派的初代剑八,砍到最后转职当医护的大佬。在人体解剖学上,涅茧利都不一定比得过她,她会有儿女之情?

    别逗了,大佬活了那么久,真要那么容易动情,早就脱单了,那还能便宜杜克。

    但情感在线专家松本教授指明,越是独立自主的女性越容易孤独,她们不会轻易拨动心弦,但真要敞开心扉,绝对一发不可收拾。

    当然了,似这类女强人,早已心如寒冰千载不化,想要她们动心,绝不是三两句甜蜜语就能起效的。她们不会无缘无故心生好感,要么是日久生情,要么是男人某个优点令她们侧目。所以,杜克一定是忽略了什么。

    杜克表示,日久是不存在的,一次都没有过。至于他的优点和长处,花姐也没见过。

    那么,到底是忽略了什么呢?

    回去的路上,杜克故意错开一个身位,落在卯之花烈身后,仔细打量着自家队长的背影。相貌迷人、体态清雅,娉婷娴静庄重而不浮躁,找不到一丝缺陷。不提切开是黑色的内在,卯之花烈文静温婉、理智稳重,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十足的韵味,令人深深沉醉。

    一一行、成熟稳重并且具有高尚美德气质,自有一股与众不同的风度,尤其是那一头乌亮的秀发,更是戳中了杜克黑直长控的嗨点,有种说不出的魅力。

    “咕嘟——”

    静静的长廊之上,咽口水的声音是如此嘹亮,卯之花烈微笑转过头,细语轻声道:“你要是管不住眼睛,我就挖了它们!”

    杜克:“……”

    松本教授,这和你说的完全不一样啊!

    杜克本来还想试着牵个小手,看看乱菊所说的是真是假,听到这话,脑子里那点非分之想,一下子给抛到九霄云外了。

    太危险了,万一试探不成变调戏,肯定会被切成八块。

    “不行,今晚我得找大家伙问问……”杜克思略一番,打定了主意。不过紧随而来又是一个疑惑:“我们之中,有哪个把到了妹子?”

    “是记忆太多了?为何我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来?”

    ……

    ————————————————————————————————————————————————

    海贼王世界!

    伟大航路的前半段,被新世界海贼们称之为乐园的海域。相比强者林立的新世界,前半段可谓天差地别,被称之为游乐场倒也恰如其分。

    但戏称归戏称,真要让新世界混不下去的海贼回到乐园,他们是打死也不愿的。在海军本部没有挪窝前,前半段是海军的天下,元帅战国、铁拳卡普、海军三大将诸强坐镇,数十万海军精锐,就算四皇级别的大海贼亲至,不死也得脱层皮。

    一般的海贼在前半段作乱,最多引来中将级别的海军围剿,但若有大海贼在这里胡作非为,立马就会迎来大将的讨伐。海军屡次血腥镇压了从新世界折返的危险海贼,为的就是警告所有海贼,后半段我们管不着,但前半段绝不是你们耀武扬威的地方。

    海军的做法即是胜利也是妥协,面对罗杰掀起的大海贼时代,他们兵力也只能做到这一步,再往前也无能为力。

    阿拉巴斯坦首都——阿尔巴那!

    往日繁华的王都,因为连日缺少雨水,又赶上经年罕见的大沙暴,街头上少有人烟。麻木的人民一边乞求老天爷降雨,一边为日渐上涨的物价疲于劳作,他们要求不高,食物足够果腹,淡水保证日常饮用即可。

    高温灼热的大街上,热浪蒸腾起扭曲的空气,土石铺成的路面,竟有晒干的裂纹。两个身材高挑从远处走来,男的身高两米,女的也只矮了半个头。白色的西装、面具、斗篷,把二人遮盖地严严实实,让人看不出他们的样貌。

    一男一女正是杜克和罗宾,将四海的历史正文集齐后,他们正式踏入了伟大航路,第一站就是记载了古代兵器‘冥王’的阿拉巴斯坦。

    杜克不是第一次来到阿拉巴斯坦,当年躲避海军追捕,他曾在这里短暂落脚,还意外地得到了第一把名刀‘花洲’。

    良快刀50工,花洲的前主人是谁,杜克已经记不得了,唯一记得的是对方来自巴洛克工作社,王下七武海的克洛克达尔的秘密组织。

    几年过去,克洛克达尔又是一代枭雄,想必早就把自己的势力经营地固若金汤,他的目标是古代兵器以及阿拉巴斯坦这个国家,依照海贼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行事风格,王都的气候异常和他绝对脱不了干系。

    “船长,我刚刚是不是听错了,竟然有人称‘沙鳄鱼’是英雄?”罗宾疑惑看向路边的几个平民,他们正在歌颂克洛克达尔的丰功伟绩。

    “你没有听错,事实就是这样!”杜克轻轻点头,克罗克达尔以七武海的身份,不断狩猎为非作歹的海贼,经常登上头版头条,在这个国家极有威望。

    “目的呢?我可不相信克洛克达尔会改邪归正!”罗宾哑然失笑。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食屎,这是不变的铁律!海贼永远是海贼,贪婪和残忍深入他们的骨髓,指望海贼会改过自新,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克洛克达尔在造势,利用舆论引导社会走向,使他们按照指定的路线传播……他想成为英雄,而且还干得不赖。”杜克嗤笑一声,民众居然愿意相信一个十恶不赦的海贼,这心得有多大?不知道鳄鱼的眼泪吗?

    “这对他有什么好处?”罗宾心里一突,有种不妙的预感。

    “第一步成为英雄,第二步带领人民推翻暴君,第三步成为新的国王,七武海都喜欢这个调调。”杜克想到了火烈鸟,对方就靠这招,轻而易举拿下了一个国家。

    “他想做国王,该不会……”

    “他和我们的目的一样,都是为了历史正文而来。”杜克看着眼前被玩弄于鼓掌之间,还赞美敌人的愚昧国家,只能感慨若不是主角光环,真有可能被对方得逞。

    “那可就麻烦了,怎么说也是悬赏金8100万贝利的王下七武海,我们两个胜算不高啊!”罗宾故作惊慌道。

    “你是在卖萌吗?”杜克无语。

    “那船长想怎么做呢?”罗宾又一次为当年英明的决定点赞,如果没有投靠杜克,面对王下七武海这等大人物,她想接近历史正文,唯一的选择就是虚与委蛇。与虎谋皮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哪能像现在这么轻松。

    “什么怎么做?”杜克不解:“看完历史正文就走,你还想怎么样,难不成要我把鳄鱼打倒吗?”

    “揭露邪恶的阴谋,成为这个国家的英雄,这不是很好吗?”罗宾轻笑道。

    “没有兴趣,这个国家最后如何都与我无关!”杜克断然拒绝。

    “好干脆,船长你还真是冷血啊!这个国家正是需要英雄的时候,船长你只要把鳄鱼打一倒,就能名利双收。况且,打败鳄鱼对你也不是困难的事吧?”看着饱受折磨的国家,罗宾略有不忍,动了恻隐之心。这些年来跟在杜克身边,御姐虽还是御姐,却比原著少了些黑暗。

    “没有英雄的国家是悲哀的,但英雄的存在又何尝不是另一种悲哀,只能说明这个国家病入膏肓!遍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人人都能站起来创造历史,又怎么会需要所谓的英雄?”杜克语意沉重:“不管是英雄本身,还是英雄的膜拜者,或者是等待英雄的国度,其实都是一件让人悲哀的事情!”

    “他们不需要英雄……除了他们自己,没人能拯救他们!”

    下载地址:

    手机: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

    想看好看的,请使用微信关注公众号“得牛看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