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能把卧室还给我
    “船长,为什么不杀了他?”罗宾疑惑道,海贼从不是感恩戴德的生物,尤其是七武海,败而不杀只会让他们觉得这是胜利者的羞辱。

    “我很期待他去新世界,一定会很有趣。”杜克看向远方的蓝天,展望道:“时代的交替很快就会到来,四皇的舞台即将谢幕,不论以后是群魔乱舞还是诸雄争霸,都需要推动时代的人物。”

    “我不认为他会轻易改变自己的决定,再去新世界之前,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找到‘冥王’!”

    “他会成功吗?”杜克反问了一句。

    罗宾笑着摇头:“不可能,冥王藏在了一个所有人都猜不到的地方。”

    “那不就行了,就算他再怎么执迷不悟,总有一天会被人打醒。”杜克故作神秘道:“要不了几年,他就会去新世界。”

    罗宾眨了眨眼,俏皮问道:“什么意思?”

    “天机不可泄露,那可是个相当有趣的人。”

    “你总是这样吊人胃口。”罗宾苦笑一声,复而问道:“船长,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么多辛密?就连娜菲鲁塔利家族的来历你都一清二楚……”

    罗宾上下打量了杜克,最后双手一合,惊呼道:“船长,你该不会是天龙人吧!”

    “怎么可能!”

    “可是除了这个答案,我实在想不出更合理的解释。”罗宾越想越觉得有道理,看向杜克的眼神都不对了。

    “不可能的,我要是天龙人,哪来通缉令?”

    “也对,如果船长是天龙人,只怕现在还在玛丽乔亚过着乐不思蜀的贵族生活吧!”

    “是啊!顺便圈养某个大美女奴隶,过着没羞没臊的日子。”

    罗宾眉头一挑,假装顺势问了句:“那个大美女是谁?”

    “这也是秘密,不能说。”

    罗宾暗暗咬牙,不再多问,把这事记在心里。

    ……

    三日后!

    狂风怒吼的大海上,惊涛骇浪一阵高过一阵。黑压压的乌云遮天蔽日,在尽头处和海平线汇合,海天间死寂般漆黑,给人一种压抑的绝望。

    突然,耀眼的雷光划开黑暗,轰隆的雷声响彻天际,霎时间,雨水连成线,哗的一声,暴风雨就像天塌了似的,铺天盖地从天幕倾泻而下。

    急促的雨势宛如瀑布一般落下,又被势如澎湃的巨浪卷携着冲向远方。愤怒的大海,一如喜怒不定的暴君,肆意发泄着他的权柄,又如谪临凡间的神明,卷起人力难以企及的天灾。

    一艘小小的帆船在海浪中摇曳,一次又一次被浪头打下,让人忍不住捏一把汗,生怕下一个浪花后,就再也看不见它了。

    空空如也的甲板上,发生了恐怖电影里经常出现的场景,一只只苍白的手臂从缝隙生出,收起风帆缠紧缰绳。正前方的船舵上,七八只手臂操纵着帆船,突出海浪的重围,手臂的掌心位置,渗人的眼睛睁开,不时还眨动两下。

    这艘船正是搭载杜克和罗宾的青鸟号,操纵船只的手臂也是罗宾花花果实的能力。不得不说,花花果实非常实用且全能,除了暗杀和刺探情报,罗宾一个人就能把船员、舵手、瞭望员全部包圆了,默契的配合下,十几个的经验丰富的老水手也比不上她。

    船长室内,灯火通明。

    罗宾皱着眉头看向自家安逸的船长,抱怨道:“船长,这艘船上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不觉得人手太少了吗?”

    杜克把玩着记录指针,头也不抬晃悠悠道:“女人可真善变!上次你还和我抱怨,说阁楼的空间太小。那可是船长专享的卧室,被你强占了不说,害得我只能挤在沙发上睡觉。”

    “船长,请不要转移话题,我在和你讨论招人的事宜。”

    “先不说合适的同伴可遇不可求,真要是再拉人上船,你让他睡哪?”杜克反问道。

    “不是还有一张沙发吗?”罗宾理所当然道:“实在不行,可以打地铺、睡网绳!”

    杜克嘴角抽一搐,抬起头:“你就这么对待同伴?你是恶魔吗?”

    “多谢夸奖!”罗宾欣然应声,郑重说道:“或许我们该换一艘新船,这艘船在前半段可以勉强用用,真到了新世界,一个浪就被打翻了。”

    “你说的很有道理,那样你的卧室面积就能翻倍了。可惜,我们没钱买新船,要不拿你去换赏金,7900万贝利勉强能买一艘大船了。”

    “呵呵!”罗宾暗自鄙视,把你卖了更好,8亿贝利都能组建一支小规模的舰队了。

    船长室又一次陷入沉静,罗宾驾驶船只冲出暴风雨后,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见杜克还在研究指针,不由疑惑道:“船长,我们这两天一直在附近海域来回游荡,真的能找到空岛吗?”

    “空岛顾名思义就是空中的岛屿,因为没有明确的定位,想找到它只能碰运气。在空岛下方停留一段时间,指针就会因磁场改变方向,我们也就能找到空岛了!”杜克拿起桌上的地图,青鸟号漂泊在‘加雅岛’附近的海域。原著中,空岛与这座岛本是一体,被巨大海流冲上白白海,演变为引发战争的圣土。

    “应该就在这附近才对,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杜克上下抛动手里的记录指针,静静思索脑海中的记忆。

    “只能碰运气吗?”罗宾不是喜欢赌运气的人,她接过指针仔细观察起来。

    “明天再试一天,实在不行,我们就回加雅岛,收购指向空岛的记录指针。总会有几个幸运儿,他们的指针被磁场改变……”杜克话没说到一半,就被罗宾打断了。

    “船长,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记录指针一直没有反应了!”罗宾好笑道。

    “难道是指针坏了?”见罗宾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杜克惊讶道。

    “不,指针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你……”罗宾点了点掌上的指针,只见刚刚还正常的指针,现在却箭头偏向头顶,而且还在微微颤动。

    空岛找到了!

    “怎么可能?”杜克张大嘴巴,明明在他手里的时候,记录指针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结果罗宾刚接手,立马就怂了。

    这该死的世界,主角待遇就是不一样!

    罗宾将指针推倒杜克面前,曼丽的身姿斜坐在办公桌上,对一脸阴沉的他调笑道:“船长,你的运气是不是一向很糟?”

    杜克老大不情愿收起记录指针,为自己悲催的运气上了三炷香,嘴硬道:“这…这只是意外,说明不了什么。”

    “好吧好吧,这只是意外。”知性御姐罗宾很会做人,没有在运气问题上继续调侃自家船长,转而说道:“空岛的位置已经确定,我们要怎么上去?”

    “乘坐上升海流!”杜克跃跃欲试道:“400年前加雅岛怎么上天,今天我们就怎么上天!”

    罗宾惊讶地敲了敲桌面,凝重问道:“船长,你是认真的吗?据你所述,空岛在距离地面7000米的高空,如果半途出现意外导致船只坠落,我们两个只怕要尸骨无存了。”

    “你说的没错!怎么样,罗宾小姐愿意和我赌一把吗?”杜克伸出手邀请道。

    “船长,你的运气着实让人难以信服。”罗宾先是否定了一句,而后展颜一笑,将手放在杜克掌心:“不过谁让你是船长呢,这艘船上你说了算!”

    杜克大喜过望,攥着罗宾的手:“此话当真?”

    “嗯!”被杜克温暖的手掌紧握,罗宾脸上微微泛红,歪过头看向一边。

    “那你能把卧室还给我吗?”杜克眨巴眨巴眼,一脸期待。

    罗宾冷着脸抽出手掌,走向阁楼,嫌弃着掏出手帕擦了擦手:“船长,时间不早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唉唉唉————刚刚你还说船上我说了算!”

    “你听错了,那不是我说的。”

    想看好看的,请使用微信关注公众号“得牛看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