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消极幽灵
    金英勋低头看着雪地上继续向前蔓延的黑水,紧皱眉头道,“他们不会就这么罢休的。.x”

    骷髅头道,“陛下,我是有心无力,只能请陛下自己当心了。”

    金英勋苦笑,“小白,大不了一死,其实,早在你被人禁锢的时候,我就预感到我不会活着走下这座雪山了。”

    骷髅头叹气道,“陛下,您还是振作起来,别说这种丧气话了。”

    金英勋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低低地吟唱起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那悲怆的吟唱声,加上爱妻儿子生死不明,一曲未终,金英勋早已泪流满面。

    骷髅头忍不住啜泣起来。

    那边厢,一阵唏嘘之声。

    杨守志道,“这金英勋倒也真难对付,这样都能被他给闪开了。”

    金利明溜须道,“这么难对付的主儿,也只能由大人来对付了。”

    刚才看着寒芒飞向金英勋,紫色小鸟早就吓得闭紧了双眼,可是听见他们说话才睁开眼睛一看,她丈夫居然还活着,这一次,她喜极而泣。

    黑色小鸟冷哼一声,“金英勋果然奸诈无比,这样都算计不到他。不过,我还就不信了。他躲得了这次,还能躲得了下次吗?反正我手里喂了剧毒的寒芒多的是。吩咐那四个蠢货继续跟金英勋比拼真气,我就不信他能一边跟人比拼真气一边还能闪开我的剧毒寒芒。”

    两位叛军将领立刻扯开喉咙大喊,“四鼠,听好了,大人吩咐你们四个继续跟金英勋比拼真气,不许停!”

    紫色小鸟听了,心又再次悬了起来。

    耳朵尖的金毛鼠早就听见二位武将的喊声,禁不住冷哼一声,“哎呀呀,这大人看来是成心要让咱们四个当炮灰啊,明知咱们四兄弟不是金英勋的对手,还硬让咱们上去顶着。”

    铁毛鼠冷笑,“老大,刚才是谁说的只要有钱赚,给谁当炮灰都无所谓的。”

    银毛鼠嘘了一声,“你们不要吵,听我说,我倒觉得大人是想利用咱们四个拖住金英勋,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后再找机会用剧毒寒芒杀了他。因为他知道金英勋不但体内真气充沛而且人也很聪明,直接跟他比拼真气或者用寒芒来对付他一定杀不了他,所以他才让咱们跟金英勋比拼真气来分散他一部分注意力。”

    金毛鼠叹气道,“大人的想法倒是不错,只不过万一出什么岔子,先死的肯定是咱们四兄弟,因为咱们离金英勋最近。”

    铜毛鼠拍了他一巴掌,“什么死不死的,我还没活够呢,老大,你能说点吉利的吗?”

    四鼠正吵得欢实,听见那边两位叛军将领又在喊,“四鼠,听着,大人命你们四兄弟立刻动手!怎么还都愣在原地不动!你们都不想要赏金了,是吗?”

    一听见赏金二字,四鼠立刻闭上嘴,还有比这诱惑力更大的吗?

    金毛鼠啧啧两声,“三位弟弟,开动吧,赏金啊,咱们的豪宅和美眷全指着这笔赏金呢,能不能顺利拿到赏金,就看你们仨的了。”

    铁毛鼠道,“老大,什么就靠我们仨,这里又没有美妞,你打算溜到哪里去?”

    金毛鼠冷笑,“老四,你不是平时总说我花拳绣腿,没用吗?就当我空气好了。”

    铁毛鼠笑道,“就算是花拳绣腿,有就比没有强。”

    银毛鼠皱眉,“行了,那边盯着咱们呢。准备聚真气球了。”

    四鼠扭脸望去,果然看见两位武将一脸寒霜地瞪着他们,至于松枝上的那只黑色小鸟此刻是什么眼神,他们就看不清了,估计也好看不了。

    金毛鼠朗声道,“金英勋,今天你死定了,不要再娘们兮兮的唱什么小曲了。”

    铁毛鼠道,“就是,金英勋,准备受死吧。”

    金英勋背转身,擦去脸上的泪水道,“就你们四个废物,我还真没放在眼里。有本事把你们的幕后高人喊出来跟我对阵。”

    银毛鼠冷哼一声,“金英勋,你想亲自跟我们大人对阵,那就先过了我们四兄弟这关再说。”

    四鼠腾身而起,悬在半空,面对金英勋打坐,然后齐刷刷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噗——噗——噗——噗——

    四股浅蓝色的真气流出四鼠的剑指。

    这四股浅蓝色的真气流在半空中相遇之后,凝结成一个篮球大小的真气球。

    那真气球在咒语的驱遣下,朝着金英勋飞去。

    骷髅头道,“陛下,四鼠又要跟你比拼真气。”

    金英勋叹气道,“还是刚才老招数,利用四鼠分散我的注意力,然后那人在暗地里找机会放出寒芒杀我。”

    骷髅头叹气道,“陛下,小心啊。”

    金英勋笑道,“比拼真气,我自有妙招。”遂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一道浅蓝色的真气流自他的剑指流出,真气流入空气中后也形成一个篮球大小的真气球。

    这只真气球朝着四鼠的真气球迎了上去,两只真气球在半空相遇,两股强大的真气相互排斥,一时间,紫电闪闪,火花四溅,噼啪之声不绝于耳。

    这次,两只真气球刚一对上,四鼠就明显感到体力不支。

    金毛鼠满头大汗,惊叫道,“三位弟弟,不对啊,我感到体内真气马上就要消耗殆尽了,怎么办啊?怎么会这样?我的真气没理由消耗得这样快啊?”

    铁毛鼠骂道,“老大,你这废物,都是你平时玩女人太多,伤了元气,现在连真气都聚不起来了。”刚骂完,他也脸色大变,“不行,我体内的真气也不多了。”

    银毛鼠和铜毛鼠也一起惊叫道,“还有我,真气也要耗尽了。”

    四鼠急得如坐针毡,可是仍不敢懈怠,嘴里却不住地大喊,“怎么办?怎么办?”

    金毛鼠道,“三位弟弟,我怎么感觉体内的真气输送到咱们的真气球中之后,咱们真气球中的真气好像都被金英勋的真气球给吸走了呢?”

    其他三鼠也大声道,“老大,没错,我们也是这种感觉。”

    悬在半空的四鼠急得哇哇大叫,可是又不敢有半点懈怠,因为两位叛军将领和那位神秘的大人此刻正紧盯着他们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