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医疗番队的副队长能强到哪里去
    瀞灵廷上空,一颗由灵压包裹的炮弹**在结界上,在激烈的灵子冲突之后,藏身灵压炮弹的祸旅分散四方,坠落瀞灵廷各个角落。

    很快,遭遇祸旅的死神们与之发生激烈战斗,四处都是对撞的灵压,不时的惨叫声接二连三,预示着这次入侵的祸旅本领不俗,很多死神都被打倒了。

    “救护队第一、第六、第十四班,全部跟我赶赴现场。”

    “杜克副队长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到处乱成一团,他可别出事了!”

    “副队长那么强,怎么可能会出事?”

    “但是有胆子入侵瀞灵廷,也不是普通人。”

    “……”

    一群四番队的队员活跃在战场各处,医疗番队的使命就是救援,虽然实力弱小,但是责无旁贷。

    十四班的救护人员山田花太郎,第一次经历演习以外的救援任务,冒冒失失脱离了大部队,悲催的他在问路时卷入了十一番队的战斗现场,顺理成章遇到了橘发入侵者————黑崎一护。

    开挂少年黑崎一护,现在还是个不会卍解的菜鸡,不过菜鸡也是分等级的。身怀死神和灭却师两大血脉,他生来就可以看见灵体,得到死神的力量后,在强者的道路上一路疾行。

    十一番队的基佬完全不是他的对手,纵然人多势众,也没占到上风。

    陷入包围圈的一护左冲右挡,和志波岩鹫一起,击退了一拨又一拨的死神。眼看加入包围圈的死神越来越多,志波岩鹫不禁犹豫道:“一护,敌人越来越多了。虽然刚刚打到了不少人,但是只靠我们两个恐怕撑不了太长时间。”

    一护眉头紧皱:“怎么办,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志波岩鹫:“挟持一个人质逃走,再不脱身就来不及了。”

    两人正琢磨着抓合适的人质,好方便脱身,突然间花太郎跌跌撞撞扑倒在二人脚下。

    喂,劫匪吗?我人质!对,我到你家门口了。好的,我等你刷完牙!

    岩鹫毫不犹豫抓住花太郎,一护操着杀猪刀往他一架,两人奸笑道:“喂,你们还不赶紧退下,要是你们想让同伴活命的话。”

    然而,对面死神的冷漠出乎一护所料,只见他们如同看傻哔一样看着一护和岩鹫。

    “我们看上去像他的同伴吗?”

    “别傻了,看清楚他的队徽,他是四番队的。”

    人质花太郎好心解释道:“对面是隶属战斗番队的十一队,而我是医疗四番队。”

    一护傻眼:“有什么区别,不都是死神吗?”

    “我们十一番队是护廷十三队中最强的,四番队根本没法相比,他们只负责救护,属于十三队中战斗力最弱的累赘队伍。”十一番队的队员哈哈大笑。

    “想杀就杀吧!”

    “赶快杀了他,正好省得碍手碍脚!”

    “啊哈哈哈……”

    一护和岩鹫同情看着花太郎:“因为讨厌就不管你的死活,你还真是够可怜的。”

    “大家一起上,把祸旅和四番队的一起宰了。”

    “哦嚯嚯嚯————”

    十一番队的基佬们闹哄哄冲上去,就在这时,杜克从巷口转角走了出来:“刚刚是谁说,要把四番队的人和祸旅一起宰了?”

    “杜…杜克副队长!!”

    十一番队的队员齐齐急刹车,所有人脸上都挂着无比的惊恐:“我们随便说说的,只是吓唬吓唬祸旅,您千万别当真。”

    “十一番队的,更木没教过你们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吗?”杜克眯着眼,右手搭上朔望月刀柄。

    “杜克副队长,这都是误会啊————”

    一护和岩鹫看着刚刚还耀武扬威的十一番队,顷刻间变成了霜打的茄子,疑惑问道:“这家伙是谁啊?”

    花太郎自豪道:“那位大人是我所在番队的副队长,也是我最崇拜的人。”

    一护记得之前十一番队说过,四番队是所有番队最弱的累赘,可看他们的样子,一个个吓得亡魂大冒,更加疑惑了:“你们不是医疗番队吗?为什么大家都很怕他,他很厉害吗?”

    花太郎拼命点头:“杜克副队长很强,他……”

    轰轰——————————

    街道一旁的墙壁被打破,挤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十一番队基佬,被充满强大破坏力的灵压冲击波命中,浑身冒烟摔倒在地。

    “好像很疼的样子。”杜克咂咂嘴没有阻止,这一击还要不了他们的命,就当是乱放嘴炮的惩罚了。

    一护的同伴,入侵的祸旅之一,茶渡泰虎从毁损的墙壁外走出:“刚才就感觉到了你的灵压,果然是你,一护。”

    “茶渡!我正担心你,没事就好。”一护挥舞着斩月,虽然此行的目的是救出露琪亚,但是同伴的安危也很重要,见茶渡安然无恙,悬着的心松了口气。

    “少年们,你们似乎高兴的太早了。”杜克跨过十一番队的队员,走了过来。

    “一护,你们先走,这里交给我了。”茶渡挺身挡在杜克面前,身形无比高大。

    “那你小心点,我在前面等你。”一护不是婆婆妈妈的人,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伙同岩鹫裹挟人质跑开了。

    杜克笑眯眯看着黑崎一护远去的背影,对茶渡说道:“你的同伴似乎放弃你了。”

    茶渡泰虎冷漠道:“不,他们是相信我。”

    “这么有自信?”

    “一分钟之内解决你。”茶渡泰虎紧握右拳,乌发遮住的眼中满是自信,强大的压迫力透体而出。

    “少年,很敢说嘛!上次这么和我说话人,坟头的草已经有三米多高了。”杜克微微一笑。

    ……

    另一边,逃走的黑崎一护和岩鹫躲在墙角里休息,jin ru瀞灵廷战斗就没停止,体力消耗太大,尤其是一护,先前遭遇斑目一角,一番苦战虽然赢了,却受了很重的伤。

    老实巴交的人质花太郎替他们担忧道:“那个……你们就这么抛下同伴了吗?”

    一护和岩鹫对视一眼,乐观道:“没问题,茶渡他可是很强的。”

    茶渡泰虎是一护的同学兼好友,两人国中时就认识,经常并肩作战。早年的茶渡拥有过人的体魄和实力,虽然看不到却能攻击到灵体,来尸魂界之前接受了四枫院夜一的训练,一护对他格外信任。

    “可…他的对手是杜克副队长,他的胜算几乎为零。”花太郎肯定道,可他弱气的模样,实在没什么说服力。

    “不是说医疗番队是最弱的番队吗?你们的副队长能强到哪里去?”一护摆摆手毫不在意。

    轰————————

    浩如山海的庞大灵压席卷而来,空气刹那间凝固,一护几人动一下都难,还没有看见敌人是谁,就感觉到呼吸不畅,就仿佛有人拿刀架在他们脖子上。狂暴、凶狠、满是戾气的灵压,和之前的死神有着天壤之别,仅仅是灵压就让空气中充斥着浓重的血腥气。

    “找到你们了……”压抑着嗜血疯狂的低沉声音响起,更木剑八从高空跳下,落在黑崎一护面前:“你的问题我可以帮你回答。”

    “什么?”一护艰难偏转身体,不知剑八指的是什么。

    “你嘴里的四番队副队长,真的是很强啊!”更木剑八舔着舌头:“就像怪物一样,每次见到,都想和他厮杀一场。”

    “你是谁啊!?”一护额头留下冷汗,极具侵略性的灵压让他心惊不已,从未见过这么强的灵压。

    “我是十一番队的队长更木剑八,是专程过来砍你的。”更木剑八狞笑一声:“希望你能耐砍一点,也不妨我专门为你跑一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