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被我杀掉了
    更木剑八,十一番队队长……这就是队长吗?果然好强!这个男人的灵压和之前的死神完全不一样……我能打赢他吗?

    “呼…呼…呼……”一护握紧斩月,掌心被汗水浸湿,剑八压倒性的灵压,让他心生畏惧,他开始质疑自己的实力。

    最强的一护尚且如此,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队长级的灵压何等恐怖,普通人与之对视的资格都没有,岩鹫弯着膝盖半蹲,两手撑地才不至于倒下,悲催的花太郎更是不堪,两眼翻白倒地不起,无意识呢喃着一些胡言乱语。

    一护见此情形,心中一颤,心中下定决心道:“岩鹫,你们先走一步,我解决他就去追你们。”

    “笨蛋,你在说什么傻话。”岩鹫知道一护心里没底,强撑嘴硬,于是不服输道:“不用担心,我只是有点不舒服罢了。好好看着敌人,你这么分心,小心两下子就被人干掉了。”

    “哎呀!”萌萌的孩提声响起,八千流从剑八背后爬上了肩膀,指着地上的花太郎说道:“小剑,那不是四番队的……那个谁吗?”

    剑八脑袋一歪:“不认识,我记不得弱者的脸。”

    又一个没见过的死神出现,一护提着斩月挡在岩鹫和花太郎身前,帮他们挡下迎面冲来的灵压,急迫到:“岩鹫,你们先走,想办法去救露琪亚,我来会会这家伙。”

    岩鹫沉着脸:“对方是队长级人物,我怎么可能把你一个人丢下……”

    “闭嘴!现在不是抢风头的时候,快点离开这里!”

    听闻一护的坚持,岩鹫咬了咬牙,抱起花太郎转身就跑:“一护,我在前面等你,你一定要安然无恙。”

    “那是当然的了。”一护调整呼吸,自言自语道。

    剑八颇为赞赏看着一护:“看你这架势,是要和我拼命了。很不错,你能有这份觉悟,就让我没白跑一趟。”

    “真没想到,你们两个居然没去追……你们的任务不是阻止我们吗?”一护呼吸调整完毕,强迫自己jin ru战斗状态,肩负伙伴的安危,他没有退路。

    “说什么傻话,我只是专门过来砍你!至于你的同伴……”剑八不屑嗤笑:“他们太弱了,没有被我砍的资格。”

    “那真是太好了……你这混蛋。”一护咬牙切齿。

    “如我你能让我尽兴,我可以保证放他们一马。”更木剑八眼中笑意渐浓:“所以,拿出你全部的本领,和我痛痛快快厮杀一场吧!”

    “啊咧!那个不是小月月吗?”八千流在剑八身上爬来爬去,窝在他头顶,指着前方说道。

    剑八顺着头顶的手指看前一看,同情看了眼一护,勾起残忍的笑容:“看来你打赢我,也救不了你的同伴了。”

    一护匆忙转过头,顿时脸色大变。只见杜克拖着刚刚离开的岩鹫走了过来,花太郎亦步亦趋跟在后面,谨慎小心缩起半个身子。

    “又见面了,旅祸少年。”杜克把昏迷的岩鹫往地上一丢,让花太郎继续执行任务,不要在这里碍事。

    “是你!?”一护看着纤尘不染的杜克,一颗心提到了嗓子尖,堵得呼吸困难:“茶渡呢?你把他怎么样了?”

    前有狼,后有虎,同伴生死不知,一护陷入人生最大的危机。

    杜克嘴角一勾,伸手在脖子上一划:“不好意思,被我杀掉了。”

    一护呆愣当场,脑海中他和茶渡并肩作战的回忆,接连闪过,得知同伴就这么死去,当即暴怒:“混蛋,我要杀了你。”

    沉重的气势伴随灵压冲天而起,骤然爆发的灵压将四周的东西全部震开,掀起一阵飓风。有那么一瞬之间,一护的灵压超过了队长级,压住了剑八一头。

    面对汹涌扑来的灵压,杜克泰然自若,摆了摆手欠扁道:“别激动,少年,我只是开个玩笑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你的同伴没死,正在被送去监狱的路上,友情提醒一句,不赶快去救他,他会被一群基佬哲学的哟!”

    一护差点喷出一口老血,看着杜克的眼神,更加……不善了。

    “喂,你来这干什么?”

    没等一护多说什么,剑八先不满了,他一脸不爽指着一护:“他是我看上的猎物,你要是敢和我抢,我就连你一起砍了。”

    说完之后,他便见猎心喜紧盯着一护,刚才的灵压让他很满意。一护在他心里,从可以一砍的猎物,升级成可以一砍的对手。

    “我没兴趣,随你好了。”杜克翻翻白眼,抓着岩鹫跳上高台,坐等两人对砍。剑八还真敢说,但愿到时候倒下的别是他,不然多丢人。

    八千流也跳上高台,笑呵呵爬上杜克头顶:“小月月,真是谢谢你,小剑他很有没有遇上能打一架的对手了,他一定很高兴。”

    杜克满脸黑线:“你要是真想谢我,就别把这个外号挂嘴边。”

    八千流见过朔望月始解,于是便给他起了这么个生不如死的外号,哪怕杜克一万个不愿意,她还是喊得很起劲。

    小小年纪,便有粉切黑的趋势,将来还了得!

    下方,一护和剑八展开单方面的碾压,剑八无意识散发的灵压远强于现在的一护,即便不躲不闪,一护也没能在他身上留下一丝伤口。

    强弱的差距太明显了!

    归根结底,死神之间的战斗,就是灵压的战斗,灵压强就能碾压!

    一护毫无反抗之力,全力一击连剑八的防都破不了,他看不到一点胜利的可能。狼狈支撑两招,就被剑八猫抓耗子般玩弄于股掌之间,不得不四处躲逃。

    轰隆!

    金铁交鸣的刀剑对撞后,一护连人带刀被轰进墙壁中。

    “你就只会逃跑吗?刚才的气势去哪了?”剑八面露遗憾:“真让我失望,我以为至少可以磨磨刀的。”

    一护撑着斩月站起,衣衫褴褛,满是伤痕。胸膛大幅度起伏,贪婪喘息着甘甜的空气,脑海中一片空白。

    打不过,完全没有胜算,完全找不到他的弱点,队长级别太强了!

    可是……

    伙伴们怎么办?我们说好要把露琪亚救出来,怎么可以遇到强敌就半途而废?

    是啊!

    我还没倒下,我还能战斗!

    一旦我被打败,茶渡、井上、石田、岩鹫,还有夜一先生,他们都得搭上性命,我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畏惧!

    我要镇静!

    斩月大叔说了,忘却恐惧,看着前方,退缩只会让人衰老,畏惧必将招致死亡!

    我不能输!决不能输!

    内心天人交战,一护再次挣开眼睛,气势截然不同了。畏惧和彷徨消失,换来的是无比坚定的信念,激昂的战意熊熊燃起,灵压也再一次攀登上队长级别。

    我不能输!

    抱着这样的信念,一护举刀劈向剑八,然后……他就倒下了。

    斩月被拦腰斩断,一护胸前被斩开极其狰狞的伤口,赤红的鲜血止不住喷射而出,眼神涣散倒在冰冷的地面。

    “切,这样就结束了?太弱了,真是无聊!”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剑八失望转过身,举刀抗在肩上离开。

    一护无力捏着拳头,大量失血让他看不清剑八的背影,四周的景色逐渐灰白,黑暗开始慢慢吞没过来。

    我不能就这样死掉……动一下,我的身体,让我再和他打一次……大家和露琪亚都在等着我。

    一护的视线逐渐被黑暗笼罩,黑色的大袍挡住剑八的背影。不知是不是错觉,煌煌之间一护看到斩月大叔居高临下俯视着他。

    “你还想再战斗吗?还是说仅仅只想活命?你选择哪一个?”斩月大叔抛出两个选择,丢给一护。

    “我想要战斗!”

    高台上,杜克兴致满满看向下方,黑崎一护的灵压虽然不断缩小,却在几乎消失的零界点上停止了。微小的波动换做剑八可能感觉不到,但是他却一清二楚,这绝不是一个将死之人的灵压。

    换句话说,一护的外挂就要上线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