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不是说好只有我能开挂的吗
    外挂上线,咸鱼翻身!

    剑八还没走两步,就被身后冲天而起的灵压震住了,猛然回身,就看到一护拄着斩魄刀重新站了起来。

    四周的建筑嘎嘎作响,发出灵魂深处的哀嚎,源源不绝的灵压充盈在四面八方,大地裂开,崩塌出深不见底的裂缝。

    灵压!

    从一护身上散发出了强横无比的灵压,与之前的他相比,有着天壤之别,浑厚的程度让剑八兴奋地难以自持。

    “怎么回事,他的灵压不是消失了吗?居然没有死掉,而且伤口止血……连斩魄刀也恢复了……”剑八惊愕了一下,再次爆发出更胜以往的灵压,然后疯狂笑道:“虽然想不明白,但是无所了,难得发生这么有趣的事情,让我好好品尝战斗的乐趣吧!”

    看着剑八兴致高昂冲向一护,杜克直摇头,面对开挂的主角,剑八没有逃走,选择知男而上。此等气魄,当真是可歌可泣,提前祝他跪的舒坦。

    没有外挂的人生注定扑街,不能开挂的主角铁定咸鱼!

    果不其然,外挂上线后,一护和先前简直判若两人,矫健的身手、灵敏的意识、强大的力量,虐菜一样把剑八砍得满身是血。

    “就是这样,这就是我要的战斗!”深受重伤,剑八非但没有沮丧,反而兴奋地哈哈大笑。他的血液在沸腾,毛孔在喷张,甚至就连握刀的手都微微地**着,几乎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兴奋和激动。

    “很久都没有这样痛快战斗过了,对手是你的话,全力战斗应该没有问题!”剑八脸上露出近似癫狂般的表情,掀开遮住右眼的眼罩。

    金黄色的灵压猛然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肆虐的灵压裹挟着不屈的战意,涤荡而下,就连满是破碎土石的大地都被那股狂暴的灵压碾烂,化作漫天飞灰。

    一护不可置信睁大眼睛,瞳孔缩小如针尖,举刀劈开剑八散布在四周让人窒息的灵压:“你的灵压为什么突然提升了这么多?”

    “抱歉,刚才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没办法,可堪一战的人实在太少了,杜克那家伙又一直躲着我。为了享受战斗的乐趣,我才戴上了限制灵压的眼罩。”剑八舔了舔沾血的刀口,嗜血的眼神让一护不寒而栗。

    说罢,他将披在身上的衣服扯碎,猛然举起那把刀身如同锯齿一般的斩魄刀,瞬间跨越重重距离,对着一护劈下。

    毁天灭地的金色剑光刷下,耀眼的刀芒仿佛要将天空切成两半,一往无前的剑八式野兽流。杜克远远坐在高台上,都能清晰感觉到锋芒毕露的剑气,以及肌肤被灵压切割的刺痛感。

    “剑八他有所保留,他想干什么?送经验吗?”杜克好奇看着一边战斗一边狂笑的剑八,不知他抽的哪门子疯。

    一护和剑八的战斗不断改变着周围的地貌,对碰的灵压吹散了天空的云朵,蓝色的天空像是被捅了个窟窿,久久不能平复。

    方圆数十米地面在灵压的碰撞中悉数化为虚无,弥漫的尘土中,刀剑碰撞的爆鸣一声高过一声。漫天飞尘遮住视线,杜克只能凭借灵压,感知两人的动作。

    当两人的灵压同时提升到极点时,他知道,这一战要分出胜负了。

    剑八和一护赌上了最强一击,两把斩魄刀于无声之中交织在一处。狂暴的灵压像是水银泄地一般铺散开来,剑八炙热的金色灵,与一护掺杂着黑色的灵压,在半空中泾渭分明。

    轰隆隆——————

    两人的灵压近距离撞在一处,顿时激起一阵剧烈的摩擦,爆发开来的能量逸散开来,将周围的地面下沉数米之深。激荡的灵压所过之处,一切都像是被灼烧一样,饱受摧残的地面纷纷龟裂消融。

    烟消云散之后,巨大的深坑之中,剑八和一护双双倒地,唯一的区别是剑八的斩魄刀断了。

    一护战胜了剑八!

    八千流跳下高台,跑到二人身边,对一护鞠躬说道:“真是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我很久没有见到小剑这么高兴了!你可千万别死了啊!”

    一护一脸懵逼,瀞灵廷的死神好奇怪,现在他伤势极重,几乎动弹不得,按道理不是应该补上一刀吗?

    杜克瞬身来到二人身边,在一护惊讶的目光下拔出斩魄刀,指向了……剑八。

    “向世界绽放光辉吧——朔望月!”

    婆娑朦胧的长刀近两米,宛如月光投影,精致的美轮美奂。但是,当这种致命的美丽刺向剑八头颅时,就显得美中带刺了。

    “你在做什么,他可是你的同伴啊?”深受重伤的一护激烈挣扎要站起来,但是浑身重伤的他哪还有力气,眼看刀尖抵在了剑八额头,一护急忙对八千流大喊道:“快,赶快阻止他!”

    八千流眨巴眨巴眼,看看一护,又看看杜克,不解道:“为什么要阻止小月月,小剑伤得这么重,捅上一刀就没事了。”

    “怎么会没事?他会死的啊!”一护要疯了,他收回之前的评价,瀞灵廷的死神不是奇怪,而是脑子有病。

    扑哧————

    “不————”一护绝望看着朔望月的刀身刺入剑八头颅,深入数寸,将整个脑袋扎了个对穿。

    “谢谢你了,小月月。”八千流高兴的举高手,拍起巴掌。

    “不可原谅,太过分了,你们居然对同伴做出这样的事?”一护不知从哪来的力气,居然拄着斩月又一次站了起来。

    杜克转过身,看着一护挑挑眉:“少年,要来一刀吗?”

    “你休想!”一护恨恨说道,赤红的双目满如同面对杀父仇人。

    “那算了,我不强求别人。”杜克耸耸肩,这年头做好事都没人领情,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杀了同伴之后,你们居然还能谈笑风……”一护说着说着就哑火了,瞪圆了眼睛,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了。

    他看到深受重伤的剑八竟然完好无损站了起来,死霸装上除了血,破损的部位焕然一新,就连断掉的斩魄刀也恢复如初。

    “发什么什么……”一护惊呆了。

    剑八晃了晃脖子,发出咔咔脆响,不满道:“为什么每次都捅我的脑袋,上一次也是,就不能换个地方吗?”

    “你的要求真奇怪,那下次就捅下面的头好了。”杜克无所谓。

    八千流一脸天真:“下面也有头吗?在哪里,为什么我从没见过?”

    杜克:“……”

    剑八:“我要宰了你!”

    一护陷入人生的质疑,没有听到荤段子,到这时候他那还能不知道杜克斩魄刀的能力。

    教练,这里有人开挂啊!不是说好只有我能开挂的吗?

    看着杜克和剑八一左一右走过来,一护的内心是绝望的,少年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世界满满的恶意。

    “旅祸少年,你的同伴在监狱里等你,跟我们走一趟吧!”杜克提着朔望月走向一护,世界之子已然黔驴技穷,他很想知道,这时候还有谁会来拯救他。

    锵!

    参差不齐形如锯齿的长刀横在杜克身前,剑八狰狞着面孔笑道:“让他离开,这个旅祸我很满意,我还想再和他打一场。”

    杜克一愣,随即眉头紧皱道:“你疯了吗?包庇旅祸是重罪,你可是护廷十三队的队长!”

    “那又怎样!当初你邀请我来瀞灵廷的时候,告诉我这里有很多强者,我也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来,现在不过按照自己的想法在做罢了。”剑八毫不在乎身上羽织代表的意义,他追求的就是战斗,直至在战斗中死去。

    “你该不会是借着这个理由,想和我打一场吧?”杜克皱眉看着剑八,被主角光环洗脑,掉智商了?还是说被一护的魅力倾倒,不再控萝莉了?

    “如果是这样,那倒也不坏。”剑八闻言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了疯狂的笑容。

    就在两人内讧的时候,一道黑色的身影瞬息而至,夹着毫无反抗之力的一护飞速远遁,一眨眼便消失无踪。

    黑影速度快到肉眼无法捕捉,但杜克还是看了个一清二楚,就像高清一样清楚,是个黑不溜秋的妹子,而且还没穿衣服。体态妖娆,肌肤宛如黑珍珠般细腻,背影充满无限遐想。没穿衣服也就算了,关键两个屁股蛋儿一晃一晃招摇过市,简直没节操到了极点。

    嗯!微微一硬,以示尊敬!

    尸魂界丧失的妹子很多,但丧失到没穿衣服还敢出来溜达,速度又这么快的,有且只有一个。

    “四枫院夜一!”杜克眯着眼,抢身就要追赶。

    “不行哦,我可是期待这一战很久了!”剑八拦在杜克身前,战意浓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