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 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
    你期待这一战很久,和我有半毛钱关系?

    杜克撇撇嘴,看着剑八无奈道:“你可真扫兴,那边有人发福利哎!”

    “下垂的肌肉,毫无力感可言,看得我都快吐了。”剑八不屑说道。

    杜克:“……”

    ……

    另一边,瞬神夜一抱着一护疾驰而去,察觉到身后没有追兵,不由松了口气。

    “好软……啊,不对,你是谁啊?”一护艰难从两团之间抬起头,少年平时也就偷摸看看杂志,从没有过限制级的接触,当即涨红着脸,和煮熟的螃蟹一样。

    身后没有追兵,夜一不再急于赶路,夹着一护躲到一间屋内,在他面前变成了黑猫。

    “夜…夜一先生!?你是母的?”一护大惊失色。

    夜一变回人形,一拳打在一护头上:“笨蛋,是女的。还有,我不是猫,这才是我的真面目。”

    “啊…啊…啊……”又一次被限制级画面冲击,一护又成了结巴。

    夜一毫无被看光的自觉,得意洋洋:“哼哼,被我吓到了吧!也难怪,平时我说话的口音,让你误解我是个男的。在我亮明真身的时候,每个人都像呆瓜一样,那种感觉每次都让我觉得很棒。”

    夜一自得其乐,插着腰哈哈大笑。

    一抖一抖!

    “快穿上衣服————”一护红着脸捂着眼睛。

    “啧,说的好听,明明手指缝这么大!”夜一咂咂嘴,一脸无所谓。

    “混…混蛋,我只是因为伤得太重了。”一护急忙辩解,红到了耳朵根。

    “好吧,好吧!”

    夜一心不甘情不愿在屋子里翻出一件衣服穿上,嘴里还嘟嘟囔囔道:“如此光滑的肌肤,错了这次以后可就看不到了。虽然你嘴上说的干脆,但看我穿上衣服,其实心里还是有点失落的吧?”

    “闭嘴!”

    “啊呀呀,真是不经逗!”

    “夜一先……小姐,为什么刚刚不和我一起战斗?”一护沉下声默默说道。

    “哈!?你还想战斗?”夜一无语道:“白痴,打架也要挑准对象,否则就成了送死!”

    “我已经打败了十一番队的队长,再来一次我还会赢。另一个副队长,我知道他的能力很可怕,但是终究只是个副队长,夜一小姐应该能轻易打败他。况且,他们正在内讧,正好是击败他们的良机。”

    一护分析的头头是道,然后得到了夜一的两枚卫生球。

    “怎么,我哪里说的不对吗?”一护不服道。

    “很可惜,没有一点是对的。”夜一惆怅叹了口气,这傻小子继承了父母的血脉,虽然天赋异禀,但智商真心欠奉。

    迎着一护的不解,夜一收起嬉皮笑脸,正襟危坐道:“你能打赢剑八,的确让我刮目相看,虽然不想打击你,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尸魂界的每个队长都不简单,你这次打败剑八,运气成分占了很大比例。”

    一护张了张嘴,最后咽下了反驳,他打败剑八全靠斩月大叔,能和斩魄刀携手共战,是一种认可和荣誉。不过夜一说的很对,他赢得确实有些侥幸。

    “至于四番队的副队长杜克……”夜一说到这,深深看了眼一护:“在你没有成长到极限之前,不要和他交手,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不会吧!?可他看起来……”

    “不要被外表迷惑!他曾经以一人之力,独战四名队长和四名副队长级别的死神,那场生死之战的结果是他大获全胜,而那八名死神则全部重伤垂死,输的一败涂地。四番队的副队长,仅仅一个人,就能抵得上瀞灵廷三分之一的战斗力。”夜一说着让人不敢相信的话:“他很强,超出你想象范围的强,如果今天不是剑八和他内讧,我们两个很可能交待在那里了。”

    每每想起假面军团全局覆灭,夜一就心惊肉跳,脸色愈发凝重。尸魂界一行,她最不想遇到的几个人,就有杜克一个。

    一护额角淌下一滴冷汗,喉结动了动没有出声,夜一的语气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一己之力战胜了四名队长,这是真的吗?”

    他拼死拼活也就赢了一个……

    “我亲眼所见,没必要骗你。还有,不要忽略另外四名副队长,他们随便挑一个,都有不逊队长的实力。”夜一补充道,完全掌握虚化的假面军团,每一个成员都不容小觑。

    一护怔怔呆立原处,恍然回过神,背后已被冷汗浸湿了,护廷十三队的阵容空前强大,让他对救出露琪亚产生了质疑。

    “而且,又有一个麻烦的灵压快到了,如果跑慢一步,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夜一心有余悸,庆幸说道:“能在这么多高手的围剿下全身而退,你小子的运气真不错!”

    “夜一小姐,那个麻烦的灵压……是谁?”

    “她是一位资格很老的前辈,很多人被她的表象迷惑,不过我很清楚,在尸魂界她的实力能排进三甲之列。”夜一回想了一下:“总之,对付你这种菜鸟死神,恐怕一刀一个吧!”

    一护陷入深深的打击!

    “别这么沮丧,你的天赋比他们任何一个都要强,将来你一定能超过他们。”夜一拍着一护的肩膀:“在此之间,我先来教你卍解!”

    “卍解……”

    ————————————————————————————————————————————————

    “无明神风流·白虎!”

    纵横的神风肆意绽放着冲天剑气,半空之中,斑斓的白色猛虎一跃而下。须臾间,海啸般恐怖的白色剑气,便将剑八吞没。

    四象之白虎!位在西,属金,善战主杀伐,谓之岁中凶神也!

    神风化身的猛虎,不断撕咬剑八的灵压,直欲将其撕成碎片一口吞下,才肯善罢甘休。

    剑八立身于无边神风之中,金色的灵压牢牢护住全身,手中的长剑抵住白虎獠牙。双目赤红,脸上露出近似癫狂般的表情,大笑道:“果然,唯有你才是我最想打败的对手!”

    剑八兴奋着发出狞笑,身体微沉,灵压再次飙升。金色的灵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手中斩魄刀划过一道绚丽的线条,挥刀劈向白虎头颅。

    轰隆隆————

    两者相碰,冲击波震开空气,涟漪般轰击四方,顿时狂风四起。暴风中夹带着锋锐剑气,搅碎了附近所有的建筑,几乎连成一片的轰鸣声回荡在天空。

    声势浩荡的战斗,俨然已经超出普通人的理解范围,整片区域内的死神们,都能感受到空气中剧烈碰撞灵压带来的压抑感。弱小的他们瑟瑟发抖,发自内心的惧意不敢久留,遵循着本能开始逃离。

    尘埃散去,剑八白色羽织沾血,密集细小的伤痕布满他的身体,不知流了多少血。不过,他本人并不在意,这正是他追求的战斗。剑八低下头来看着自己身上的伤痕,再抬头看着面前的杜克,眼中的兴奋更加浓郁:“差点就被你砍死了啊!”

    “你这混蛋,害得我都有点热血了!”杜克忍不住舔了舔嘴唇,仿佛回到当年第一次和剑八交手的时候。

    就在两人相互对视,读懂对方眼神中的战意时,夜一口中的老前辈,施施然出现在战场上。五官娴静温婉,黑色长发绑成麻花发辫垂至胸前,体态清雅、气质成熟稳重,不是卯之花烈还能是谁!

    一见卯之花烈到来,杜克和剑八当即分开站立。剑八眼神复杂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什么。杜克直接开口道:“队长,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制止你们!旅祸危机近在眼前,五番队的蓝染队长已经确认死亡,停下你们的毫无意义的争斗,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

    “真的只是制止吗?”杜克好不容易热血了一回,想要尽情宣泄沸腾的热血,岂肯善罢甘休:“我以为队长来这里,是压制不住想要砍人了!”

    “怎么可能?和你们不一样,大是大非面前,我分得出孰轻孰重。”卯之花烈淡淡说道。

    杜克哂笑一声:“真要是这样,为什么队长你把手放在斩魄刀上?”

    卯之花烈拔出弯曲弧度异常的斩魄刀,冷冷说道:“制止的方式多种多样,我想换种激进些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