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划水是一门艺术
    锵!

    长刀出鞘,轻吟的鸣叫回荡在四野,卯之花烈踏前一步,超越队长级的灵压轰然爆发,与杜克和剑八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三股强势的灵压碰撞在一起,谁也不肯退后半步,一时间,整个瀞灵廷上空都被他们的灵压覆盖了。

    杜克会心一笑,卯之花烈波澜不惊的双目下,犹如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虽然她极力压制自己的嗜血杀意,但……大家都是同类,就别玩深沉了!

    剑八先是一愣,转而咧嘴狞笑,流露出浓浓的恶意:“这股杀气,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无明神风流·青龙!”

    ……

    远在一番队!

    总队长山本老爷子闭目沉思的眼皮缓缓睁开:“这三个混账,竟然违背命令,在瀞灵廷大打出手。”

    五番队队长蓝染惣右介突然死亡,让瀞灵廷上下措手不及,总队长亲自下令召开会议,结果刚传达命令没多久,就感知到了杜克三人激烈碰撞的灵压,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

    “气煞老夫,他们三个不是队长就是副队长,竟然只顾战斗,不分轻重缓急!”

    坐下的队长们眼观鼻鼻观心,一个个低头看地,权当没听见。

    “报!”

    一名邢军火速冲进会议室,半跪在地:“报告总队长大人,属下传达队长召集令,但是十一番队的更木队长,却和四番队的杜克副队长发生冲突,两人大打出手,属下无法靠近。”

    邢军说道一半,苦涩道:“当时四番队的卯之花队长就在旁边,她让属下先行汇报,说……很快就会带他们过来参加会议。”

    总队长眼角一抽,隔着大半个瀞灵廷,他都能闻到空气中的火药味。

    开会,骗鬼呢?

    三个剑痴堆到一起,不杀个你死我活,怎么可能消停下来!

    总队长脸一黑,看向下手两边的咸鱼们:“诸位队长,你们怎么看?”

    明明是为了旅祸和蓝染之死召开集会,中途却跑偏了,总队长两千多年还是第一回遇到这种事。剑八和杜克不用说,两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但卯之花烈不一样,她是资格最老的队长。

    总队长一直以为,千年时光早就把她的杀心磨平了。但今天一见,哪里是磨平,分明是藏得更深了!

    除去身居要职没能赶来的队长,但凡参加集会的人,纷纷缄口不言,准备全程划水。

    你问我们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让他们一边蹦跶去呗!那三个变态杀起来六亲不认,傻哔才去拉架!

    身居职场,如何划水是一门艺术。既不让上级觉得你在偷懒,又不会被同事嫌弃排挤,游走在天平中间,怎样把握尺度是考验技巧的学问!

    划水不是单单的偷懒,以总队长火爆的脾气,光偷懒迟早完蛋,所以在出工不出力的同时,还要人感觉你非常努力。

    这样,划水才有意义!

    于是,资深老司机们开始飙车技了。

    “此事需慎重考虑……吧啦吧啦……”

    “旅祸还没抓住,他们三个就……吧啦吧啦……”

    “区区旅祸无伤大雅……吧啦吧啦……”

    “我个人认为……”

    总队长脸色阴沉地快要滴出水来,一帮老油条说了半天,全是假大空的废话,每一句沾到点子上。

    “总队长大人,我认为眼下局势不明,应该立刻阻止他们的闹剧,事不宜迟,我这就出发!”就在总队长要发飙的时候,冬狮郎挺身而出,老气横秋说道。

    办公室萌新都这样,刚刚踏入职场,雄赳赳气昂昂,准备大干一番。游戏不玩了、妹子不玩了、里一番也不追了,主动揽各种活儿,再苦再累都觉得值,希望同事和领导觉得自己是个勤奋的人。

    殊不知,自以为的成长,其实全程伴随着同事的轻笑。

    一百年后,冬狮郎回顾今天,一定会觉得当时的自己是个傻哔!

    “不愧是尸魂界最年轻的队长,日番谷队长此言字字珠玑,甚是在理。”

    “不服老不行啊!日番谷队长年少有为,尸魂界就靠你们这群年轻人了!”

    “小小年纪就深明大义,前途不可限量。”

    “日番谷队长的斩魄刀和总队长大人齐名,实力不比我们差多少,有你出马自是万无一失,先祝日番谷队长马到成功!”

    “……”

    铺天盖地的夸奖声,让冬狮郎羞赧涨红了脸,心中暗道,原来大家都这么看好我,我一定不能让他们失望。

    冬狮郎骄傲挺起胸膛,努力让自己显得更高一些。

    总队长看着被忽悠瘸了,仍在自顾自傻笑的冬狮郎,恨不得拔刀把下面的皮懒之辈全部咔嚓了。

    十三队这些年,好不容易出一个正义少年,怎么能让他们给毁了。

    冬狮郎是天才不假,但他的未来在明天,现在的他是队长级垫底,遇上三个砍人狂魔,分分钟被打得两头淌。

    总队长能想象,今天把冬狮郎派出去,明天他就能领悟职场真谛,成为一个抠脚的白发死鱼眼。

    “春水,你和日番谷队长一起去。”总队长点名京乐春水,这货划水划得最欢快,嘴角都要扯到耳朵根了。

    “啊咧!”京乐春水的笑容僵住,傻眼看着总队长。

    明明大家都在划水,为什么非要指名道姓要我上,难道就因为师徒关系?那辅助浮竹不也……好吧,浮竹今天生病请假了!

    妈蛋,居然划水比我还厉害!

    其他队长们脸色照旧,只是眼中幸灾乐祸的神采,怎么也掩饰不住。

    “总队长大人,我近来饮酒过度,以至身体抱恙……”京乐春水试图蒙混过关,看到总队长不善的冷眼,顿时一激灵,强笑道:“呵,呵,我也是怕拖了日番谷队长的后腿。”

    “既然如此,由老夫亲自和你们两人前往。你还有什么意见吗?”总队长捏着拐杖的右手青筋毕露,只听咔嚓一声,拐杖上就裂开了一道细纹。

    京乐春水连忙压低帽檐,送上一记马屁:“总队长您亲自压阵,我当然求之不得……”

    “哼!”

    总队长灼热的视线扫过一群咸鱼,拐杖重重点在地上:“等查明蓝染队长的死因,揪出凶手之后,我再处理你们。”

    一众队长纷纷苦笑。

    ……

    轰!轰!轰——————

    大地隆隆轻颤,死神们远远看着天空崩碎的云彩,敬畏咽了口唾沫。战场中心,狂风与剑气纵横激荡,三人酣战一处,只见剑光交错火星四溅,速度越战越快。无数残影消失闪现,没有队长级别的实力,连观战的资格都没有。

    三人都有过对砍的经验,虽谈不上知己知彼了然于胸,但他们都认同对方是难得一见的强者,打起来丝毫没有留手。

    越级的战斗让三人格外兴奋,剑八老早就在期待这场战斗,所以从一开始便火力全开,重击横扫,惨遭破坏的现场,就属他最卖力,每每一刀砍下,地面就是一阵颤动。

    卯之花烈就优雅多了,一把长剑在手中上下翻飞,舞得密不透风。剑术变换之间,各种流派的秘剑层出不穷。时而阴险狠辣、时而缥缈不知踪迹、时而如狂风暴雨、时而徐徐图之……自诩八千流的初代剑八,纵情释放压抑多年的战意。

    杜克见招拆招,以后发转先手,强迫剑八和卯之花烈提升速度,将战斗节奏混乱不堪。

    “无明神风流·朱雀!!”

    感谢书友‘伪苛刻的伪宅’‘星空的物语’‘半恬清舟’‘欧气满满r’‘和泉纱雾肯定是女主角’‘优雅的大白菜’‘莫邪小人物’‘潇火’‘白风使’‘第666666次’‘灬麒’‘空心大包菜’‘收16到25岁美少女’‘烈酒神’‘比特达克’‘随香’‘前进者3’‘gzxxzg’‘罗蒙光’‘书不错哦’的打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