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好想变得更强
    “无明神风流———朱雀!”

    红色、火焰、不死鸟!

    圣洁的光辉之中,红色的火羽振翅高飞,不死鸟周身缭绕金色火光,宛如一颗挂在空中的小太阳。

    杜克右手举刀斜指地面,不死鸟振翅在他背后,尾羽长翎随风舞动。冲天剑气交织不屈的意志,两者相合,让他的气势更上一层楼。

    剑八面露狂喜,卯之花嘴角轻笑,二人都曾领教过这招,深知其可怕之处。这头不死鸟和杜克一样,无论被斩杀多少次,也会再一次从死亡的深渊复活。

    单以纯粹的剑术而言,‘无明神风流·朱雀’已然甄至巅峰,宛若神明,高高在上俯视众生。

    不过……

    “就是这样才有趣啊!”

    剑八伸手抹了点肩上的血,送入嘴中。鲜血的腥甜刺激味蕾,快一感瞬间冲击全身,如同在火焰上浇了汽油,让他兴奋地难以自持。

    “我先上了!”

    剑八狂啸一声,脚尖重重踩在地面,身形如同一颗炮弹,横空拉下一片残影,瞬间冲至杜克前方。

    杀不死?打不灭?

    那都无所谓,先砍了再说!

    剑八一个跨步闪身至不死鸟头顶,超快的速度让他面容扭曲,五官模糊一团,只能隐约看清大概轮廓,恶鬼一样狰狞可怖。

    剑八右肩高举,拖在身后的长刀舞成半圆重重砍下。刹那间,金色的灵压喷涌而出,暴涨数倍不止,一柄金色巨剑骤然横空劈下。

    不死鸟轻吟一声,凌空展翼洒下零星火花,迎向横跨天际的金色剑刃。红色的火光,金色的巨刃,天空被金红两色占满,灵压对撞的轰鸣爆发声响彻夜空。

    大地在**,天空在塌陷,巨刃直直劈下,将不死鸟一分为二后落在地上,瞬间激起无边狂风骇浪。

    叮!!!

    清脆的双剑交鸣声,伴随着剑八和杜克斩魄刀相撞爆发!两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比灼热的求胜**。

    两把长剑僵持角力,崩裂的大地寸寸裂开,裂纹瞬息间撑爆到百米之外。灵压在狭小的区域冲击,弹开后将四面八方毁于一旦,地平都被削去了好几层。

    杜克手臂暴起青筋,一手抵住剑八的长剑,另一手按在剑八肩头,后者庞大的灵压居然压制了不死鸟的复活。

    不过,火焰或许可以扑灭,但蕴藏的火种永远长存,在剑八肩头,一簇红色光芒久久不息。

    “感受吧!不死鸟的生命力……”

    杜克指点轻触火苗,送入磅礴无边的灵压,星星火光顿时熊熊燃放,火花越烧越烈,很快就燃起滔天巨焰。铺天盖地的火光中,不死的朱雀浴火重生,再次展翅翱翔。

    剑八心头一凛,只见四面八方被火光围绕。在火焰中,原本化为灰烬的朱雀浴火重生,再次展翅翱翔,流星般朝他扑来。

    剑八狞笑一声,不闪不避,迎着炙热的利爪举刀劈砍,刀身抵住朱雀锋利的鸟喙。在灼热火浪的炙烤下,他灵压如烈阳下的春雪,被飞速被消融着。

    “给我滚开————”

    剑八仰爆喝,金色的灵压冲天而起,爆发的灵压竟超过了被不死鸟消融的速度。冲天气势所向披靡,天空、大地,仿佛没有任何事物能够阻挡他。

    “无明神风流·白虎!!”

    杜克眼中剑气一闪,只见剑光斩落,一头黑白两色的斑斓猛虎,裹挟着无边狂风,獠牙利爪势如撕裂剑气,猛然朝剑八扑下。

    不死鸟亦挥舞双翼,和白虎一左一右联袂而至。

    “来吧!厮杀吧————”

    剑八临危不惧,没有丝毫恐惧,反而兴奋着发出狂笑。摆出双手持刀的姿势,举过头顶,单腿踏前一步,时间定格,下一秒刀锋已然垂落在地。

    灵压!爆发的一瞬之间,仿佛大海般恢弘的灵压,深不可测,不见终点!

    金色的剑芒于瞬息之间吹散不死鸟,红色的火焰湮灭于无,又一次被扑灭。

    吼————

    虎啸当空!

    剑八气喘一声,转身举刀架住白虎的利爪,旧力刚去新力未生,尚未僵持一秒就被白虎拖行着,冲至千米之外,一路上断壁残垣,犁出长长的笔直沟壑。

    紧接白光一闪,狂风顿起,白虎嘶吼一声,化作无边剑气,将剑八全身裹住,轰击的剑意骤然爆炸,冲击的余波像涟漪般散开,四周的建筑镜子般片片碎裂。

    尘埃散落,剑八拄着断剑艰难站起,胸腔处两道巨大的撕裂口血液直流,肩骨、肋骨尽数断裂。但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害怕,反倒是显得更加兴奋了。越是惨烈的战斗他就越是亢奋,鲜血与他而言是催化剂,而这种程度的战斗简直让他兴奋地难以自持。

    可惜的是,他不是杜克,重伤的身躯疲惫到无法动弹一下。强大的意志力让他微微挪动一步,而坏死的神经却阻挡了他前进,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明明是这么精彩的战斗,而我却……”剑八歪过头看着手中的断刀,心头深深失落。

    不甘心!

    “我想战斗,我想变得更强……”对于剑八这等嗜战如命的狂人,让他在一边看着别人战斗,无异于是煎熬和折磨。

    八千流亦步亦趋走到剑八身前,蹲下一身在他身上戳了戳:“小剑,你没事吧?”

    “是八千流啊……”剑八怔怔看着手里的斩魄刀。

    “小剑是因为输了不甘心吗?”八千流不知从哪找来一根树枝,在剑八脸上一戳一戳。

    “那家伙变得更强了,而我却在原地踏步。好不容易遇上比我强的人,可我……”剑八捂着脸,泪水潸然而下:“我好想变得更强!”

    “可以的!”八千流扔掉手里的树枝,伸手抚上剑八的断刀:“我知道小剑你才是最强的!”

    “是吗!”剑八喃喃一句,迎着天空的烈日举起断刀,阳光照下在他脸上留下深刻的阴影。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剑八双目紧闭:“那种没有名字的痛苦……被我遗忘了好久……或许你也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接下来告诉我……你的名字!”

    阳光依旧耀眼,风平浪静,斩魄刀无动于衷。

    “还是不行吗!?”剑八听到远处杜克和卯之花激烈的交战声,痛苦捂上脸:“可恶,我好想继续变强,好想去战斗!”

    八千流睁着无辜的眼睛,眨巴眨巴看着失血过多,渐渐昏睡的剑八,伸手再一次抚上断刀。

    “小剑,你那么想变强,为什么不说出她的名字?她的名字是……”

    ……

    叮!叮!叮——————

    杜克挥刀砍下,朔望月被卯之花挡下,暴起的狂风吹散尘埃。两人每每一次剑身相碰,都卷起凌厉的剑气雨幕般落下,四周的大片地面都翻了过来,瀞灵廷的街头狼藉一片,宛如被密集轰炸过后的战场,千疮百孔,唯有纵横交错的切割痕迹。

    叮!

    杜克一剑点在卯之花剑招破绽上,翻手一刀重劈,双臂用力下压。庞大的巨力如同山岳,卯之花只觉得全身骨骼吱吱哀鸣,举起的长刀不断被压低,直到朔望月落在她肩头。

    利刃划破肌肤,殷红的鲜血浸染羽织,卯之花脸色不变,爆发灵压与之相抗。在那一抹静如湖泊的眼眸下,暗流涌动,似乎是……兴奋!

    “队长,你赢不过我!不论是剑术还是斩魄刀的能力,我都对你了若指掌。”连续对战两名剑术高手,杜克热血沸腾,忍不住放起嘴炮:“为什么刚才不和剑八联手,三人混战,不是应该先让最强的那个出局吗?”

    “什么时候,你生出了自己是‘最强’的错觉!”卯之花烈淡淡然看着杜克,纤弱的手臂竟顶着杜克抬起了两分。

    “这些年,我也没有拉下修炼!”卯之花烈眼中杀机一闪,顶起朔望月,手腕翻转长剑直刺杜克心脏。

    刷!

    剑气洞穿远处的墙壁,杜克退开两步,摸着胸前破损的死霸装,恶意满满笑道:“好险,差点就被自家队长杀掉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