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吞噬吧,野晒
    卯之花烈嗤笑道:“杀掉你再换一个副队长,似乎也不错!”

    “真是无情的队长,明明朝夕相处了这么久,我还以为我们感情很深厚。”杜克轻佻说了句,突然间察觉到几股靠近的灵压,脸色不爽道:“有人在靠近!京乐队长,日番谷队长,以及……总队长。啧啧,好豪华的阵容。”

    卯之花眼中同样闪过一丝不快:“那就快一点,在他们赶到前分出胜负!”

    “快不起来,我这辈子注定是长效持久的男人!”杜克吐槽一句:“还有队长你,明明是来阻止战斗的,现在剑八倒下了,你却还要战斗。”

    口是心非的女人,明明就是来砍人的,嘴里却说的那么漂亮!

    “彼此彼此,你不是也想战斗吗?埋藏在心中的杀戮之血,我们都是一类人!”卯之花烈知道时间所剩无几,手掌贴上刀面,jin ru最强状态。

    “卍解——皆尽!!!”

    浓稠的灵压像血一样从卯之花烈的斩魄刀上淌下,一滴、两滴、三滴……

    滴血汇成溪流,溪流缠绵成大河,随后宛如百川聚海染红地面,升腾起红色的波涛骇浪。血河瀑布般落在地上,奔腾冲向四面八方,很快就将视线内的沙地淹成血海。

    “队长!”杜克眼角一抽,提醒道:“瀞灵廷内,没有许可不允许队长级卍解,你有点过了。”

    卯之花烈毫不在意,说着让杜克吐血的话:“我会和总队长及四十六室解释,我在劝阻战斗的过程中,遭遇自己副队长的顽强抵抗,迫不得已才使用卍解。”

    “……”

    杜克瞠目结舌,你的心是黑的吗?

    脚下的血海蔓延升高,渐渐末至膝盖,杜克纵身跳上海面,溃散的血肉恢复完毕:“队长,你应该知道,你的卍解对我无效。”

    “卍解不是为了使用能力,而是提升我的灵压,若是差距太大,你也很难享受到战斗的乐趣,不是吗?”卯之花烈站在血海中央,先前受伤的部位全部复原,破损的死霸装变得崭新,因受伤导致剧烈波动的灵压也趋于平和,精气神在一瞬间就提升到巅峰。

    狂躁却平和的灵压,集矛盾为一体,蒸腾的血气飘荡在海面,让她显得有些虚幻。

    “好了,闲话到此为止。像上次一样,取悦我吧!”卯之花烈微微眯眼,身形消失闪现,血色浓稠的长刀,骤然斩在杜克肩膀。

    轰隆隆————————

    无边血海剧烈翻涌,一声声野兽嘶吼响彻天空,远远看去,隐约能看到一条青色神龙在血海中飞舞,卷起滔天巨浪。

    ……

    远远赶来的总队长三人脸色一沉,尤其是总队长,他老人家脸黑成了锅底,气得胡子乱颤:“居然在瀞灵廷使用卍解,简直胡闹!”

    冬狮郎惊诧看着被血海印红的天空,陷入深深的打击中:“卍解之后,居然能把灵压提升这么恐怖的程度!这已经不是队长级别的灵压了,原来卯之花队长这么强,明明她平时和蔼可亲,我还以为……”

    京乐春水闻言,差点脚下一滑,和蔼可亲和四番队有半毛钱关系,队长和副队长都是砍人的好手,在尸魂界历史上都是数一数二的……

    你的路还很长啊!

    京乐春水拍了拍冬狮郎的肩膀,后者突然被安慰,一头雾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感受着血海上空不断拔高的剑意,总队长升起一较高下的念想,不过这股念头刚升起就被他掐灭了:“两个混蛋,罪该万死!”

    就在这时,三人前方剑八微弱的灵压突然爆发,升高到无法想象的强度,瀞灵廷的天空被这股灵压轰击地轻微颤动,滚滚云气消散,露出漆黑的大洞,仿佛被捅出了一个大窟窿。

    京乐春水脸色一变,冬狮郎则飞快拔出冰轮丸,总队长也为之动容,惊讶看了过去:“这股灵压,难道剑八他……”

    低沉的话音响起,磨牙般刺耳的嘶吼让人心惊肉跳,弥漫的灵压逐渐收拢成一点,再一次突破极限。

    “吞噬吧————野晒!”

    形如实体的灵压凝固了空气,只能隐隐一团巨大的阴影,待灵压收拢后,才露出身形,剑八傲立在半空,单手扛着一把体积巨型大刀在肩上。

    夸张的始解形态,刀身呈现些许不平整状,刀柄极长,缠着白色布条。护手部位呈立体多边形,巨大刀身靠近刀柄处呈现弧状线条,末段洞口坠有长流苏。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刀了!如此巨大的体积让人质疑,剑八挥舞着这种形态的斩魄刀,要如何战斗?

    总队长心下一惊,转而为喜,十一番队的队长更木剑八,继承尸魂界最强的‘剑八’之名,比之前代,他灵压很强却不能解放斩魄刀,战斗力尚有不足,现在始解了斩魄刀,无疑更上一层楼。

    始解都有了,卍解还会远?

    想到剑八的卍解,总队长格外期待,虽然今天发生了一系列不顺心的事,但换来剑八始解,在他看来无疑是值得的。

    “好惊人的灵压,仅仅是始解,就超过了大分部队长的卍解,真是可怕的怪物。”京乐春水压低帽檐。

    冬狮郎嘴唇发干,张大了嘴巴,久久无法合拢。

    另一边,杜克和卯之花也察觉到了剑八的灵压,两人对视一眼,瞬身朝剑八处赶去。杜克很想和始解的剑八过过招,卯之花则长叹一口气,剑八彻底解开了自我封印,她常年的坚持似乎没有必要了。

    以后该怎么办,相夫教子啪啪啪?

    算了,还是继续砍人吧!

    “你们看到八千流了吗?”剑八扛着大刀,冷冷注视着众人,睡梦中得知斩魄刀的名字,能够始解固然可喜可贺,但八千流无端失踪却让他心头烦躁,他讨厌这种感觉。

    得到了心中想要的,却失去了更多,他想找个人发泄一下。

    看到剑八不善的眼神,总队长冷哼一声,拐杖轻点地面,炙热的火焰将木头拐杖烧成飞灰,露出藏身其中的流刃若火:“更木队长,收起你的始解,太危险了。”

    剑八瞄了瞄京乐春水和冬狮郎,最后将视线定格在总队长身上,横举大刀:“老头子,让我试试看,我现在能做到什么程度。”

    “不自量力!”总队长精光闪烁的双目半开微阖,缓缓抽出流刃若火。

    老爷子当年也不是什么正经人……口误,老爷子当年也不是什么好鸟……呃,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他砍人也很顺溜的!

    炙热的剑压从流刃若火中喷涌而出,带着毁灭性的气息,瀞灵廷的上空温度逐渐升高,让人口感舌燥。

    “万象一切,皆为灰烬,流刃若火!!!”

    剑八不再压抑心头的焦躁,狞笑杀向总队长:“又是期待已久的对手!”

    轰——————

    杜克和卯之花刚刚赶到,就被沸腾的热浪掀了个跟头,看着火海中激烈交战的两个身影,杜克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很热闹就是咯。

    “怎么了,为什么剑八会和总队长打起来?”杜克无良诽谤,难道总队长劝架的时候,一时手痒了。

    京乐春水无语道:“剑八挑衅老头子,老头子的暴脾气发作了。”

    言简意赅,一句话就说明了始末,顺便给人留下了遐想的空间。

    “啧啧,这可真是……”杜克目光火热看着交战的二人,不甘寂寞和卯之花烈对视一眼,后者瞬间秒懂。

    总队长亲自出手,今天的事,有些闹大了!必须得找人一起背锅!

    “喂喂,京乐队长!日番谷队长!”杜克瞬身出现在京乐春水前方,举起朔望月:“难得这么热闹,来比划一下吧!”

    “拜托,快饶了我吧!我是来睡觉的!”京乐春水连连摆手,身为职场精英,他哪能看不出来,杜克这是要拉他下水。

    “卯之花前辈,不阻止一下你家的副队长吗?”京乐春水急忙去喊卯之花烈,结果刚转头,顿时愣住了。

    卯之花烈站在他和冬狮郎身后,同样长刀举起,平时温柔的面容此刻冷若冰霜,虽没说话,但眼中的战意却表达了她的想法。

    冬狮郎已经惊呆了,小小年纪何曾见过这等情景,看向京乐春水,眼神询问他该怎么办。

    京乐春水拿下斗笠,头疼道:“明明是医疗番队,为什么队长和副队长都这样心黑,说好的医者仁心呢?”

    说罢,他抽出腰间的斩魄刀花天狂骨,无奈道:“我似乎没别的选择!”

    冬狮郎咽了口唾沫,这个世界好危险,以后再也不挺身而出了。

    感谢书友‘优雅的大白菜’‘人生若如初贱’‘卖队友的007’‘zz314159’‘伪苛刻的伪宅’‘姗姗来迟的诺言’‘姗姗来迟的诺言’‘小刀1905’‘书友160115125824846’‘第666666次’‘前进者3’‘阿宅’‘帝玉言’‘风池~’‘超萝莉控s’‘maxssr’‘风花鸟月’的打赏!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今天有七十几位书友打赏,这已经是平时一个星期的数量了。原谅作者实在无力找出全部打赏名单,只能把pc端上显示靠前的书友列出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