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1章 花天狂骨
    “日番谷队长,你选哪个?”京乐春水懒散问道。

    “什么我选哪个?”冬狮郎还没从懵逼中醒来。

    “日番谷队长,这两个人,你总得选一个吧!”京乐春水指了指杜克和卯之花:“一次单挑他们两个,我会死的很难看,到时会有数以千计的少女为此伤心。你也不想看到小姐姐们茶不思饭不想,整天以泪洗面吧!”

    冬狮郎更懵了,京乐春水迷妹很多吗,为什么他不知道?

    “算了,还是靠花天狂骨的能力牵制一会儿,等老头子修理完更木,再来制止他们吧。”京乐春水叹了口气,他知道不论是杜克还是卯之花,萌新都不是对手。

    卯之花烈是初代剑八,总队长时期的人物,实力不用多说,尸魂界能胜过她的寥寥无几,别说冬狮郎,换他自己都没底。至于杜克,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的,负责冬狮郎队长考核的人就是他,那一战,冬狮郎自信满满a了过去,然后在欢声笑语中打出gg。

    更匪夷所思的是,杜克体质特殊,生来就免疫冰系攻击,简直是冬狮郎的克星。冬狮郎没了冰轮丸,还能靠什么取胜?

    瞬步、鬼道,还是……斩术?

    呃,咱们还是来说说冰轮丸吧!

    “花风絮乱,花神啼鸣,天风繁乱,天魔嗤笑,花天狂骨!”京乐春水头疼解放了斩魄刀,早知如此,今天就在番队醉的不省人事了。

    始解后,一长一短两把斩魄刀,齐齐变成黑色弯刃,柄尾有缀饰,厚重的刀身看起来极易适合劈砍。

    “日番谷队长,我来主攻,你负责掩护我。”京乐春水收起懒散,脸色严峻,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我以十番队队长的名义保证,京乐队长,放心把背后交给我吧!”冬狮郎沉声道,他知道凭自己的实力,还不足以加入到这一战,京乐春水留下他,是为了保存他的颜面。前辈的照顾,让他极为感动,所以接下来就算堵上性命,他也不会退后半步。

    “日番谷队长,不用这么认真,只是十三队队内的切磋罢了。而我……也只是邀请他们玩一场游戏。”京乐春水咧嘴一笑,不顾冬狮郎的惊讶,瞬身出现在卯之花烈身前。

    “请多指教,卯之花前辈。”京乐春水双刀交叉,重重挥下。刀身释放出如陀螺一般旋转的剑气,迅猛的剑气飓风,铺天盖地般袭向卯之花烈。

    声势浩大的飓风袭来,卯之花烈毫无闪避之意,半眯着的双目找准时机,手臂飞快抬起落下,斩魄刀尖在虚空连点。几点淡淡的剑风划开,抵住下压的狂风,嘭的一声,便将其抵消于无。

    “这等剑术,当真叹为观止!不愧是初代……这么轻易就挡下了我的剑招‘不精独乐’,老前辈真是可怕啊!”京乐春水咂舌,不愧是自诩八千流的初代剑八,一招一式都尽显剑术巅峰水准。

    “你在说谁是老前辈?”卯之花烈和颜悦色问道。

    “……”京乐春水心中一紧,一时口快犯了大忌,居然在女人面前提到‘老’字,这是要完的节奏啊!

    “日番谷队长,卯之花前辈就交给你了。你成为队长时间尚短,好好向前辈请教一下剑术。”死道友不死贫道,爱死谁死谁,京乐春水果断甩锅。

    冬狮郎还在为京乐春水之前的袒护感动,一听道用得上自己,当即雄赳赳气昂昂冲了过来,然后……被按在了地上摩擦。

    “啧,真可怜!”京乐春水同情说道。

    “哎,这么黑心的人是谁啊?原来是京乐队长,你这甩锅的本事让我自愧不如啊!”杜克出现在京乐春水身边,无语吐槽道。

    “我也是好心让卯之花前辈指点他一下,毕竟她是初代……”京乐春水话到一半,急忙改口:“好险,好险,这个词可是禁忌呢!”

    “初代剑八,卯之花八千流。京乐队长不用隐瞒,我都知道。”杜克露出一丝笑容。

    “你知道卯之花队长的身份?”京乐春水闻言一愣,双目一凛,惊颤到:“不可能,就算你是她的副队长,这种事她也不会轻易透露才对。难道说……”

    “正如你所想,我和卯之花队长早年切磋过。”

    “能告诉我,谁赢了吗?”京乐春水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区区不才,稍胜自家队长一招半式。”杜克轻抚朔望月,似有怀念。

    京乐春水闻言沉默,被歌颂为史上最强的第一代护廷十三队,随便挑一个放如今都是数一数二的强者。而建立十一番队的初代剑八卯之花八千流,更是被誉为最强‘剑八’,名声响彻尸魂界的大恶人。

    京乐春水无法想象,放在现如今的十三队,有谁能击败她。想起杜克的年纪,他又是一阵失神,天才吗?

    不,这分明就是怪物!

    “真头疼,我分明只想偷个懒而已。”京乐春水苦笑道:“杜克副队长,拜托待会儿砍我的时候,下手轻一点。”

    “放心,我的朔望月砍不死人,她非常仁慈!”杜克眉梢一挑,骤然爆发出恢弘的银色灵压。

    “真羡慕你,我的花天狂骨就没那么好说话了,她们都是无情的小姐姐。”京乐春水不甘示弱,同样爆发出同等规模的灵压。

    两人目光对视,虚影一闪,同时消失在原地。

    轰——————

    两者碰撞,刹那间天地失色,紧接光华一闪,发生强烈的大爆炸,狂风顿起,余波震散空气荡起一片涟漪。

    中心处的二人身处剧烈激荡的灵压旋涡中,身形纹丝不动,不等狂风散尽,举刀冲向对方。

    叮!叮!叮!叮————

    一连串的刀剑相碰声响起,半空中残影无数,火花四溅。杜克和京乐春水硬碰硬对砍,没有闪躲,只有进攻。

    与杜克交手过的人都知道,没有必要别和他近身比拼剑术,京乐春水寻思着摸摸底,所以结果不言而喻。仅仅三招之后,他就转攻为守,只有狼狈招架的份,出招被破、换招被破、各种被破,双刀齐上依旧无法挽回颓势,不讲理的剑术让他越打越憋屈。

    刷!

    朔望月引着花天狂骨双刀自撞,京乐春水心头大惊,只见剑光闪过,他胸前就多了一道血痕。

    鲜血顺着死霸装滴下,痛意让京乐春水清醒不少,回忆起当年在擂台上惨败的鬼严城剑八,暗道糊涂。对方既然能连挑诸位剑八,并战而胜之,连初代剑八都饮恨败北,剑术造诣绝对是旷古绝今,硬碰硬无异于嫌命长。

    既然如此,就要拿点真本事出来了。

    “杜克副队长,你知道吗?”京乐春水双刀抵在胸前,冷言道:“游戏规则,站得高的人获胜。”

    “崭鬼!”

    话音未落,京乐春水的身影出现在杜克身后上空,两把漆黑的大刀猛地朝下斩落。

    骤然听闻‘崭鬼’两字,杜克当即飞身暴退,花天狂骨的能力他有所耳闻。原著中京乐春水对战第一十刃,就用过这招,虽被后者回以虚闪打断,没有发动成功,但据京乐春水自己所说,他打算用这招一绝胜负。

    游戏规则,占据制高点者取胜,虽不知道这招究竟能强到什么地步,但他一点也不想尝试。

    可惜,京乐春水筹谋已久的杀招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闪开,他早就将杜克闪避的路线计算在内,身形一闪瞬间刀锋挥下。

    避无可避,杜克收刀腹下,以超然绝尘的速度,从各个角度连续斩出九道绚丽剑芒。

    “飞天御剑流·天翔龙闪!!!”

    剑术基本的九个斩击方向,包括当头直劈、自右向左斜下切、自左向右斜下切、左横切、右横切、自左斜向右上切、自右斜向左上切、从下而上、直面刺喉。

    杜克以飞天御剑流的神速在一瞬之间从九个方向发出斩击,将从上而下的京乐春水笼罩。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