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天真无邪的残忍
    身影交错,刀光伴随鲜血!

    杜克捂着胸前的伤口,不可置信看着京乐春水,对方居高临下的斩击,居然一刀劈碎了他的九道斩击,余势不止在他身上留下深可见骨的伤口。

    威力怎么会这么大?

    迎着杜克的不解,京乐春水潺潺道来:“游戏规则站得越高的人斩击越强!当我使出崭鬼时,若我站的位置高于你,则我的斩击威力剧增,足以一击必杀;反之,若你站的位置高于我,则你的斩击威力剧增,刚才的九次斩击会把我乱刀分尸。”

    “简单的来说,这一游戏规则为——居高处者胜!”

    尸魂界唯二两把成对斩魄刀,一对在浮竹十四郎手里,一对在京乐春水手里,二者皆是能力诡异的顶级斩魄刀。花天狂骨的能力将孩童的游戏化为现实,只要踏进花天狂骨的灵压范围就被强制性参加游戏,一切所有的规矩由花天狂骨定下。

    花天狂骨的能力对应五鬼游戏,赢了就能生存,输了就必须要死,即使是她的主人京乐春水也是如此。

    规则残酷却非常公平,硬要说的话,就像孩童抓住蜻蜓将其翅膀折断,不存在恶意和戏弄,仅仅是天真无邪的残忍。

    杜克恍然点点头,没什么比斩魄刀主人亲自解释,来的更清楚。他疑惑道:“这么轻易就说出你斩魄刀的能力,是不是有些不妥,要知道阵前剖析自己的能力给对手听,可是大忌,会被翻盘的!”

    京乐春水头疼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游戏之所以存在规则,为的就是公平,我必须把规则透露给你,否则游戏无法继续,哪怕我是斩魄刀的主人也改变不了这一点。”

    “虽然说这些都是为了我可爱的花天狂骨玩得更开心,但说真的,身为主人的我像奴仆一样被使唤,骨头都快散架了。因为规则是公平的,所以一个不小心,连我也会死掉。”

    “真是辛苦你了!我的朔望月就没这么任性,她懂事多了,除了不肯给我卍解,其他方面都让我很满意。”杜克伸手在胸前伤口一抹:“尤其是在我受伤的时候,她太贴心了!”

    杜克指尖拂过血肉外翻的可怖伤口,只见银色光辉微动,他的伤就恢复完毕。就连死霸装的裂口都重新缝合,崭新的衣服除了沾了些血,完好无损。

    “哎呀呀,这分明是在耍赖!”京乐春水瞳孔骤缩,脸色难看道:“小孩子的游戏,最忌讳就是耍无赖。”

    “这么说,我岂不是破解了你斩魄刀的能力?”杜克轻笑一声。

    京乐春水颓然叹了口气:“如果不是老头子在旁边,我真不想和你这样的怪物打,太伤自尊了。”

    说罢,京乐春水又一次跳上高空,不过当他高高跃起后,却发现杜克先他一步占据了制高点。

    京乐春水并没有任何的动作,而是任由杜克占据高处,手中双刀一挥,轻声笑道:“艳鬼——黑色!”

    双刀与半空对撞,沛然之力从刀锋传来,杜克惊觉自己的力量居然被压制了,多个世界的加成,就算是更木剑八那个野兽,力量方面也不可能胜过他。

    京乐春水一刀荡开朔望月,俯身斩落手中大刀,重重劈在杜克胸膛,刀锋深入尺余,从肩骨到肋骨尽数斩开。

    杜克眉头一簇,退后两步,不过一个呼吸,他的伤口就愈合了。受伤不要紧,被砍多少刀他都不在乎,但他是真被京乐春水的能力搞糊涂了。

    看过原著,他记得很清楚,艳鬼亦是游戏规则之一。

    京乐春水和敌方叫出颜色,双方只能斩对方身上覆盖该颜色的区域,若斩到其他颜色的区域,斩击会无效化。被叫的颜色在叫色者身上的面积越大,叫色者的斩击威力越强,而且被叫的颜色在叫色者身上的面积越少,叫色者的斩击威力越弱。

    很公平的游戏!

    可是占据制高点,不也是游戏规则之一吗?为什么斩击的力量会弱于京乐春水,难道不存在相互抵消?

    京乐春水又一次解释起了自己的能力。

    “抱歉!刚刚忘记告诉你了,花天狂骨虽然秉承公平的原则,但玩什么游戏我说了算。刚刚是艳鬼,不是崭鬼。”京乐春水一脸奸计得逞后的猥琐笑容,非常欠收拾。

    “这不是耍无赖吗?”杜克无语了,参与游戏的人还兼职裁判,花天狂骨的能力太赖皮了。

    不过,想想也是,熊孩子玩游戏什么时候讲过道理。

    京乐春水指了指杜克完好无损的胸口:“彼此彼此,你也不是遵守规则的人,大家半斤八两。”

    嘭!

    一道身影从远处摔落在二人前方,杜克定睛一看,发现是冬狮郎。他清爽的白发乱成一团,俊秀的面容鼻青脸肿,眼皮耷拉着,白色羽织成了布条装,一看就知道他被卯之花烈亲切指导了一番。

    “好强,四番队的都这么强吗?”冬狮郎揉着脸,狼狈站起来。早些年还没做队长时,就被四番队的副队长教做人,这些年来勤学苦练,只为有朝一日能一雪前耻。结果,今天四番队的队长又把他胖揍一顿,而且看对方的样子还留有余地,太打击人了。

    明明是医疗番队,为什么一个个扁人的手法这么熟练?

    京乐春水看看杜克,又看看持刀走来的卯之花烈,很光棍收起始解:“我举手投降,要杀要剐随便你们。”

    说完,他就近找了个墙角一靠,总队长那边爱咋滴咋滴,他不干了。

    卯之花烈修理了一遍冬狮郎,心头战意非凡没有消散多少,反而更加高昂,看了眼懒散的京乐春水,又瞧了瞧鼻青脸肿的冬狮郎,最后把目光放在了杜克身上。

    杜克正想着和她大战八百回合,就看到总队长拖着不省人事的更木剑八瞬步赶来。

    得,今天估计到此为止了。

    更木剑八的斩魄刀退出始解,全身多处重度烧伤,最严重的几处,距离碳化也不远了。几人知道,这是流刃若火留下的伤势。

    流刃若火!

    尸魂界最古老,也是火焰系最强的斩魄刀,拥有所有斩魄刀中最强的攻击力,但凡被斩中者,都会被火焰燃烧殆尽。

    当然,老爷子也没好到哪里去,满是纵横交错伤疤的身上,又添了几道狰狞的血口,气喘吁吁的样子,显然耗费了不少体力。

    京乐春水屁颠屁颠抱来老爷子的衣服,伺候他穿上:“总队长大人,怎么连羽织都丢在地上了,万一弄脏了怎么办?”

    总队长老迈的身躯一僵,随后风轻云淡道:“流刃若火的温度太高,我怕烧毁羽织,才脱下上衣。”

    实际情况是,老爷子:mmp,剑八这小子真虎,不脱了还真干不过他!

    “原来如此,真是辛苦您了!”京乐春水点头哈腰,长吁短叹,说自己没有尽到队长本分,才劳驾总队长亲自出手。

    然后又是一堆马屁送上,什么老而弥坚、老当益壮、老树盘根、老汉推车、后门别棍之类的。

    总队长脸不红气不喘,堂而皇之接下来京乐春水的连天马屁。死霸装盖住肌肉坚实的壮硕躯体,总队长穿好衣服后,眼神狠狠剜了杜克和卯之花烈一眼,怒声道:“你们两个,在瀞灵廷大打出手,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卯之花烈脸色如常:“我的副队长和十一番队的更木队长发生冲突,我加入战斗是为了阻止他们。”

    骗鬼呢!

    在场几人齐齐暗道一声,尤其是冬狮郎,他捂着鼻青脸肿的面庞,一脸愤愤然。

    总队长轻轻点点头,看向杜克:“杜克副队长,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全是更木队长不对,他和旅祸发生战斗,不敌战败。我好心用斩魄刀的能力治疗他,结果他伤好之后,对我恩将仇报,阻止我追击旅祸,还对我大打出手,我也是不得已才和他交手。”

    京乐春水听得牙疼,摸着胸前的伤口,一阵无语。真要是这样,我的伤是怎么来的,难道是一不小心走路摔倒,磕到了斩魄刀?

    杜克和卯之花烈齐声道:“所以,都是更木队长的错!”

    地上深陷昏迷的剑八微微一抖,昏迷中感受到森然的恶意。

    总队长脑门青筋暴起,怒道:“都给我回到各自番队等着,此事我会如实上报,该怎么处罚,全由中央四十六室做决定。”

    杜克讪讪一笑,指着地上的剑八问道:“那更木队长怎么办?”

    总队长牵扯到伤口,吸了口凉气,怒气冲冲:“把他也带去四番队!还有,不允许你用能力直接治疗他。”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