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1章 虚白
    石田一行人如临大敌,杜克扫过他们一眼就不在多看,将目光对准虚化的一护,或者是虚白。能挣脱他的缚道,一护的外挂果然不同凡响,就是不知道是否如外界所吹嘘的那样,可以吊打蓝染。

    “为什么不从我后面来上一刀,不定就得手了!”

    虚白冷冷笑道:“切,谁信呐!”

    白色的面具逐渐覆盖原本属于一护的面庞,直至完全盖住,面具的半边,数道红色的斜纹拉下,格外醒目。

    和假面军团的虚化不同,一护现在完全被虚白接管,当面具蔓延全身时,一护就会变成虚。理论上的确是这样没错,但杜克很清楚虚白存在的意义,他对一护忠心不二,这次现身多数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王。

    本以为战斗告一段落,没想到出现一个耐砍的虚白,杜克当即兴致浓浓,放弃把白哉爆头的打算和虚白对砍起来。难得解放朔望月一次,不找个好对手,难压他沸腾的热血。

    叮!叮!叮!叮————

    一连串的刀剑相碰声响起,半空中残影无数,火花四溅。杜克想探探虚白的底,没有用剑术压制他,每一刀都是速度和力量的对碰。

    白哉身在战场边上,灵压消耗一空不敢久留,瞬步离开来到露琪亚身边。

    看着风尘仆仆的白哉,露琪亚动容道:“姐夫,您是朽木家的家主,一言一行都代表朽木家的荣誉,不应该来救我。”

    露琪亚的没错,朽木白哉身为贵族代表的六番队队长,本身又是四大贵族中朽木家的当家,身份地位无比显赫,他肩负着瀞灵廷所有贵族的荣耀,轻易不可妄动。这次公然违背中央四十六室的命令,肯定会受到整个贵族集团的指责,一个不好,不定队长的位置都保不住。

    白哉身为当事人,比露琪亚更清楚自己的言行会造成什么结果,不过他无法对妻的哀求无动于衷。还有,白哉对四十六室的判罚同样不满,露琪亚将死神的力量自私借给人类,的确是犯了大忌,但再怎么她也是朽木家的人,处以双殛之矛的极刑,分明就没把朽木家放在眼里。

    “是你姐姐让我来的,她很担心你。”白哉外冷内热,让他出感人的话可不容易。

    露琪亚双手紧握,幽幽道:“姐姐不必为我做这么多,我从来就没有怪过她。”

    露琪亚从没恨过绯真遗弃她的行为,甚至在jin ru朽木家时,她还庆幸因为这场经历,遇到了恋次几个伙伴。可能是她发自内心的笑容,让绯真越发自责,姐姐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妹妹。

    “除了你姐姐,来救你也有我个人的意愿。很抱歉,当时把你带回尸魂界的时候,我没想到四十六室会处罚这么严厉。”白哉静静诉着:“让你这些天担惊受怕,有很大一部分责任在我。”

    “姐夫……”露琪亚看着白哉出神,没想到后者会向她出道歉的话,在她印象里,白哉就是严厉和冷酷的代言词。除了姐姐绯真,别人很难见到他温柔的一面。

    昏迷中的恋次轻轻颤了一下,脖颈僵硬,头上有点沉。

    ……

    战场上,杜克已经把虚白的底摸透了,没有他想的那么强,别蓝染,就算现在的瀞灵廷能打败他的队长也有不少。当然了,也可能和虚白没有全部解放力量有关,牛头虚轻易干掉了二段的乌尔奇奥拉,换成那种形态轻易就能毁掉瀞灵廷。

    大致摸清路数,杜克不再防水,朔望月舞成虚影,三招之后压得虚白连连后退。紧接着,又是三招,虚白手里的天锁斩月被挑开,刀锋划过重重斩在他的右肩。

    咔嚓!

    覆盖在右肩的骨质铠甲崩落,狰狞可怖的伤口乍现,热血横洒当场,虚白怪叫一声,抽身连连后退。

    只是可惜,被杜克圈入剑圈,岂是他想退就能退走的。虚白想走,又被一剑圈了回来,看似平凡的一剑,却隐藏着无数变化,剑招无迹可寻,任由虚白将速度一再提升,都无法避开。

    刀锋挥落,血红溅起!

    虚白越打越乱,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杜克出手快如鬼魅,不论他怎么闪躲,杜克总能在最恰当的时候变招。

    迅捷无比的剑术,简直毫无道理可言。

    而且身在杜克长剑的范围之内,他惊觉,继续下去除了被连绵不绝的杀招粉碎,似乎没有第二条出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