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8章 要来一发吗
    四番队队舍!

    杜克蹑手蹑脚翻上围墙,跳进院子,轻车熟路清理了几处隐秘的预警陷阱。这才整了整衣服,佯装半夜起床尿尿的舒爽样子,施施然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刚走没几步,拐了个弯之后他就脸色僵硬停了下来。

    夜空中繁星点点,皎洁的月光下,卯之花烈独自坐在走廊处,遥望天边的明月。斩魄刀肉唼平放膝盖,边上还摆着一壶清酒。

    如水般灵动的黑眸在月色光辉映照下,折射出莹莹光泽,黑发垂于纤腰处。夜风轻拂,一身白色睡服,莹白瓷光让人不由自主屏息静立。

    月下美人饮酒,说不出的诗情写意不过,这是干什么?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还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想不到花姐还挺多愁善感的!也对,女人嘛,哪有成天打打杀杀的,我以前一定是误会她了!

    杜克觉得自己看穿了真相,然后他就看到卯之花烈抽出一块丝巾手帕,素手白巾,羊脂般光洁平滑的肌肤,白得让人分不出哪里是手帕,哪里是柔夷。最后,卯之花烈提起酒壶浸湿手帕开始擦刀。

    我x,此地不宜久留!

    杜克当即酒意尽去,化作冷汗散于体外,默不作声踮脚后退。

    “你要去哪?”

    空谷幽幽声响起,听的杜克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他身形一僵,回头就看到卯之花烈娴静的笑容,素影背后无数黑气血光翻滚云涌。摇摇头再睁眼,刚刚的一幕烟消云散,但他知道那绝对不是错觉。

    “哈哈,队长,心情这么好,赏月呢?”杜克搓搓手,一脸谄笑。

    “过来坐下,陪我喝两杯。”

    杜克点点头,坐在五米开外,然后在卯之花烈冰冷的注视下,不情不愿用屁股挪了过去。

    卯之花烈刚要斟酒,就被杜克一把抢过:“队长,这等粗活哪能劳您大驾,我皮糙肉厚的,让我来。”

    说着杜克飞快将面前两个空杯倒满,想了想,又把自己面前那杯递给卯之花烈。

    “你知道队里的三席是谁吗?”卯之花烈轻轻扫了杜克一眼,对他的小动作视而不见,接过酒杯后,细语嫣然轻声问道。

    “是勇音啊!怎么了,她被人干掉了吗?”见卯之花烈不喝,杜克也不敢喝,一脸纠结看着手里的酒杯。

    “不要插科打诨,我在和你说正事。”卯之花烈一手举杯,一手遮在面前,薄唇轻启将杯中之物饮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