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和日月星辰对话
    蓝染极力躲避着杜克的攻击,变形的动作略显狼狈,哪怕是瞎子也能看得出,在剑术方面,他被吊打了。

    朔望月挑开镜花水月,杜克眼中闪过一丝银光,准确把握住蓝染的破绽,抬手一剑刺入他的喉咙。干脆利落没有丝毫动摇,杜克深知双方都达到了尽头前,是时候验证谁的进化之路正确了!

    扑哧!

    刀锋刺穿喉咙,从后颈刺出的刀锋足有半米有余,杜克冷笑一声,提刀串着蓝染向前飞奔。

    蓝染嘴角溢血,伸手紧紧握住朔望月的刀身,脚下用力抵住沙地,五指间锋利的刀锋继续深入,直到近乎两米的刀身刺至刀柄,他才止住杜克冲锋的势头。

    被朔望月齐根刺穿,蓝染当即勃然大怒,挥舞镜花水月横扫,却被杜克握住手腕,在关节处一折猛地推下。

    扑哧!

    杜克握住蓝染的手腕,将镜花水月刺入后者腹部,让他被两把长刀贯穿。

    喉咙被刀锋卡住,蓝染张嘴欲要说话,却只能吐出一口血沫。杜克善解人意,在蓝染的怒目下,偏转刀身向外横扫,切断了他半个脖子。

    “咳咳咳……”

    蓝染捂着脖颈吐出郁结的血块,眼中尽是深深的阴霾,身体上的伤势不消片刻就能复原,但心灵上的冲击可谓久久不能平复。每当他提升自己的力量,杜克就会展现更强的实力,进化的喜悦荡然无存,更多的则是对自身的质疑。

    难道我不是最强的?不,这不可能!但是……为什么会这样?

    蓝染无法理解,杜克如何一在百年之内,累积了如此庞大的灵压。因为,那根本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

    “蓝染队长,很狼狈呢!”

    “那又怎样?你的攻击没有任何意义,无论怎样的伤势,我都能恢复。”蓝染咬牙说道。

    “听着有点自暴自弃的意思,这可不像你的风格,你的高傲在哪?”杜克轻点朔望月,抹去刀锋上的血污,眼眸中止不住的兴奋。

    抛却进化的念头,这种和同级别对手势均力敌的战斗,让他热血沸腾。交手的时候,蓝染在逐渐适应他的剑术,追赶的趋势非常明显。稍有不慎满盘皆输的战斗,让他忍不住生出一股危机感,但紧随而来的,却是刺激到血管勃张的快意,战斗的乐趣理应如此。

    杜克在这边享受战斗,蓝染却不断催促崩玉想要再进一步,只要击败杜克,他就能立于巅峰,胜利近在咫尺,他不想在终点前失败。

    “不要太得意忘形了!”蓝染沉声怒喝,五指张开对准杜克,咏唱发动破道:“隐隐透出浑浊的纹章,桀骜不驯张狂的才能……”

    破道之九十·黑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