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天灾
    蜀中山川风貌与中原极不相同,由于群山包围,使蜀中自成盆地,蜀道艰难无比,自古便是形同流放之地,李白、杜甫,李义山都曾于此留下过千古名章。自战国李冰修建都江堰后,巴蜀便垦出了中国大地最富饶的一片土地之一——川中紫土。川蜀也被成为‘天府之国’。

    不过蜀道难一直是制约巴蜀与中原联系的巨大障碍,交通的不便导致了交流的不便。交流的不便在朝堂之上表现为蜀中难治,中央实在难以对蜀中进行有效的管理,所以有言道:‘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未治’,历代王朝为了将蜀地纳入中华文明都做了巨大的努力;而交流不便在民间的表现则没有那么强的政治目的。

    世说新语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桓温率军入蜀经过三峡,部下有一人捉了猿崽,母猿沿江随行百余里哀号不绝,跳上船即死,剖开母猿的肚子,见其肝肠寸寸断裂。桓温听说了这件事,罢黜了那个部下。是以蜀中多灵物,又多名山大川,尤其是那座扬名天下的道教名山峨眉坐落在此,更是流传着飞天遁地的仙人传说。所以这许多形形色色的传说为蜀地平添很多神秘色彩。而蜀中名门灵剑门门下弟子行走江湖时也都人人俊秀,使得一手好剑法更加让人惊叹蜀中大地人杰地灵,也更加让人相信这剑仙传说并非妄谈。

    苏寅,便是来自西蜀灵剑门的少年剑士。他年纪不过二十一二,容貌俊秀,皮肤白皙,鬓角两绺长发显得他更加仪态非凡,潇洒俊逸;不同于南人的是,他身长七尺,显得极为修长,是个十足的美男子。若非面上的不近人情的冷漠,定然会有很多女子争相搭讪。

    他仿佛只是等待着什么东西,所以他面前的茶杯端起放下端起放下,茶博士已经续了三回,已然没有茶味了。

    茶博士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怪的人,衣着很是称妥,叫了上好的峨眉毛峰茶,却不叫果子点心,光喝茶在着坐了快一个时辰。茶博士都替他尿急。所以在第四回去续茶的时候,茶博士笑嘻嘻推荐道:“客官茶都快没味儿了,要不要来些蜜饯果脯?本店还有油旋、盘丝饼、玫瑰花球等小吃哩。佐着清茶吃最好。”

    苏寅摇了摇头,“不需要。”

    茶博士心中骂道:“长得人模人样,没想到是个滥竽充数的臭穷酸。”又听出了苏寅的外地口音,续茶时便故意用尖细的茶壶嘴碰倒了茶杯,已然没有茶色的茶水伴着茶沫顷刻间从桌面淌下,流到了苏寅的腿上,杯子也骨碌碌掉在了地上。

    茶博士慢吞吞道:“哎哟~对不住。我去找抹布给客官擦擦吧。”然后转身便要走开,嘟囔道:“外地来的臭穷酸。”

    苏寅听见了,茶博士也并没有不想让他听见的意思。“等等。”苏寅伸手在怀着摸了摸,然后排出一锭银子,看制式大小应是成祖年间开始铸造的‘永乐银’,初时这一锭纹银便是二十两碎银,后来铸造时银的含量变得少了许多,‘永乐银’也变得不值钱,但现如今朝廷已经很少铸造这样制式的银子,所以这样的银子越流通越少,现在反而比它本身的价值要高,只怕当个五十两也是无可厚非。

    见了银子的茶博士眼睛放光,也不再去找抹布了,用自己的衣袖迅速将桌上的茶水擦掉,又要用这衣袖去擦苏寅的裤子,苏寅抬手阻止了他,道:“再重新上一壶毛峰,各式果子点心也各来一碟。”

    茶博士哈腰连声道:“哎,好,好……”然后又跪到地上钻到桌底去将刚才滚到地上的杯子捡了起来,小心翼翼地看了苏寅一眼,伸手将桌子上的银子拿了,果然见元宝地下印有‘永乐通制’四个字,诞笑道:“马上,马上。”

    这有银子了就是不一样了,三个小二端着托盘,盛着十余小碟,碟中点心果脯不算精致,但分量俱是很足。茶博士又亲自提来精致的茶壶为自己添上茶。苏寅有些愕然,想是蜀中点心果物哪有如此分量?看着自己面前的满满一桌子,感觉自己真是个冤大头。

    茶博士仍侍立在旁一脸诞笑,苏寅捡起一块蜜饯放入口中,问道:“小老板儿,听说这大河泛滥,灾情如何?”

    茶博士唉声叹气,诉起苦来:“每日这济南城中的难民都在增加,每日知府都要向城中居民要求捐物捐款。你看我这小茶馆,从前生意可火爆了,现在都快关门了。听说知府大人在城东束了许多大帐,每日分发米粥赈灾,才没有让难民大量涌进济南城来。我远房舅姥爷家便住这青州,黄河正是从那处决堤,洪灾伊始便不可收拾,良田尽被淹没,百姓房产也被大水卷走。朝廷反应过来时我舅姥爷都已经卖掉了我的表妹,一路乞讨好歹全家来到了济南找到了我。唉,说来也实在可怜,现在一大家子都住在小人家里,我家那口子天天因为这跟我吵嘴,这日子呀,都过不下去了……”

    这茶博士絮絮叨叨,说起来便说个没完,恨不得将家中老小的吃穿用度,平日与自己老婆吵嘴所受的委屈,一齐告诉眼前的公子哥。

    “我看呐,要是城外那些人涌了进来,估计片刻间便能吃穷这济南城,到时候又该往何处逃呢?逃去北京城找皇上吗?”末了是茶博士一声沉重的叹息。

    苏寅反而看着这满桌的吃食陷入了自责。凡行走江湖之人,必以仁俠为己任,扶弱济倾,拔刀相助便是武者的恻隐之心使然。这苏寅看似面冷,实则颇为善良,听闻这山东地区灾情若此,很是关切,出声询问:“朝廷没有拨款赈灾吗?”

    茶博士一脸愤然,“谁知道朝廷知不知道这件事呢?天子面前的奸臣整日弄权,蒙蔽圣听,硬是能将黑的说成白的,这洪灾到了圣上面前也就成了四海升平。”

    苏寅大惑,“小老板此言谬矣,我虽初来山东,也听闻这前首辅携着善扬郡主奉诏来了山东,协理赈灾事宜呢。怎又说这皇上不知山东灾情呢?”

    “老首辅是个好官,善扬郡主也是大大的好人,可惜他们也不能在皇帝面前说上话。对面铺子的刘老板说了,老首辅来了之后觉得灾情比想象中的眼中,上奏向皇帝请拨粮款。但这封奏折都没有出现在皇上眼前,那该死的阉人呐,只说要修缮皇帝行宫,钱粮周转不开,要老首辅自行解决。客官说可不可恶?这要老首辅怎么解决?这老首辅将自己老家的房产都变卖了,从淮南买粮周济,谁知水道狭窄,皇家的狗腿子却要先运淮南的橘子进宫供贵人享受。如此一来粮食晚了三日,城外难民又饿死不计其数,险些打进城来。不瞒客官,这些时日城东粮食都是向城内居民征收的税钱税购。”

    苏寅心中沉重,安慰道:“也不必太过担心,这洪灾终究持久不了,等洪水退去,难民自然会各自回乡。”

    “希望吧……”茶博士提起这些事也是语气沉重。

    苏寅道:“把这些东西撤下去吧,多留些口粮。”

    茶博士凛然道:“不可,这是客官花钱买的,为商亦有道,怎么能有卖出的东西收回之理?”

    苏寅没有在说话,倒了一杯茶陷入了沉思:

    一个月前,灵剑门秘籍失窃,苏寅当日正值看守藏书楼,所以追回秘籍便着落在了他的身上,苏寅将与那贼人相斗情形向掌门人说出,掌门人说这人武功路数不是南派武学,应是山东一带的拳脚,便让苏寅向北追寻,看能不能将秘籍寻回。此事事关重大,苏寅自是谨慎无比,但也未曾见那贼人面目,即使寻找也实在没个方向。想着没有找到秘籍回山之后必然要遭受门派门规伺候,心下一阵烦恼。将杯中清茶一饮而尽,只恨这不是烈酒,不能让自己醉过去,但自己找了许久,这济南城的许多酒家都已经没有了酒。听说城里的酒水都被搬去了城东,熬粥时大米不够,便往稀粥里倒酒,这饥民饿极,吃了便会醉倒,呼呼睡去,不会闹事。

    苏寅摇摇头,心想这等荒唐事居然也有人相信,只怕是洪灾持续了许久,想来吃喝的粮食都不够,怎么还有余粮做酒曲酿酒?又想起以前的一个著名的故事:

    那也是饥荒的一年,百姓饿殍千里,大道之上野狗食人之事时有发生,无数人饿死,无数人因为吃观音土变成了大肚子,然后死去。消息传到宫中,高高在上的晋惠帝听完大臣的禀报之后,善良的惠帝问道:“百姓无粟米充饥,何不食肉糜?”想到如今谣传的喝酒充饥,苏寅大感荒唐之余又感受到了冥冥之中的历史的轮回。一下子觉得秘籍什么的倒都是小事,看那些难民,便只求一个吃饱,便是将珍贵的秘籍摆在他们面前,他们所考虑的也只是这本书够吃多久。

    愈想心中愈是郁闷,秘籍什么的与众生饱暖相比狗屁不是,看着满桌吃食心中更是难过,便又甩出一锭银子,取了佩剑大步流星走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