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往事
    秦离焱掐指算了算时间,道:“现在才五月份,算起来还有两个多月,从杭州坐船去洛阳也要不了多久,郑兄弟,反正你也没地方去,不如就再跟着愚兄几个月,到时候咱们一起去剑林,与天下英雄共襄盛举啊。”

    郑万厦来了兴致,“咱们?”

    秦离焱手往桌间画了个大圆,把四人都包括了进来,道:“当然是咱们了。”

    百草翁疑惑道:“火使,我也要去吗?”

    秦离焱充满歉意道:“不好意思,不包括你。”然后又修正了一下刚才的圆,重新画了个只包括三人的小圆。

    郑万厦道:“钰儿姑娘也去?”

    钰儿挥挥秀拳道:“当然了,怎么?怕我拖你们后腿啊?”

    郑万厦连连否认:“不是不是,在下是怕我和秦兄粗手大脚,恐对钰儿姑娘照料不周。”

    钰儿道:“谁要你们照料了,本姑娘能照顾好自己。倒是你,病秧子,本姑娘怕我和姓秦的混蛋粗手大脚,恐对你照料不周。”

    秦离焱见郑万厦有心一起,便很高兴,也没有在意钰儿言语中的冒犯,道:“不会的,明天治好郑兄弟的伤,将息个几天,等郑兄弟休养好了,咱们再去剑林。”

    见两人要为自己的伤势耽误行程,郑万厦不免有些愧疚,又听秦离焱道:“不过伤好之后还有一件事。”看到秦离焱眉头微皱,郑万厦问道:“什么事?”

    秦离焱看着郑万厦,道:“兄弟你的兵器。”

    钰儿问道:“郑万厦他使什么兵器?”这话是问秦离焱的。

    秦离焱道:“郑兄弟使剑。但他和我一道与周家之人周旋过程之中,随身佩剑被那武夷给夺去了。”说完之后像是又想起什么东西,忙问道:“郑兄弟,你的剑上不会有什么会暴露身份的记号吧。”

    郑万厦抬头看着天花板思索一番,道:“应该不会吧,那只是我出门之前,家师随便在铁匠铺打的一柄剑,那小铁匠铺连字号都没有,剑上应该是没有什么东西会暴露我的身份。嗯,不过剑鞘有些奇特,剑鞘是牦牛皮所制,若是剑鞘被周家之人拿到,怕是能猜出我来自西凉。”

    秦离焱松了一口气,道:“这也无妨,剑鞘应该是在咱们逃亡的过程中遗失在河中了。况且就算他们找到了剑鞘,也只能看出兄弟来自西凉。西凉剑士那么多,他们也无法确定是你。”

    钰儿听二人描述的过程很有意思,更加好奇二人此行,见秦离焱说完,郑万厦也陷入沉思,便道:“原来你们的事这么有意思,后来呢?你们怎么摆脱的周家恶奴?”

    秦离焱和郑万厦对视一眼,又想起了在逢生洞中的惨烈日子,有些汗毛倒竖,遍体生寒。秦离焱坏笑着对钰儿说:“后来呢,我们就逃到了一个黑洞洞的地方,什么都看不见啊,但洞中又传出呜咽呜咽的哭声,断断续续的,像是小婴儿的声音。我和郑兄弟往里查看,你猜看到了什么?”秦离焱胡说八道。

    钰儿姑娘被吸引了,又有些害怕,低声问道:“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秦离焱等钰儿姑娘凑过来仔细听的时候,拔高声音道:“鬼啊~”

    钰儿姑娘吓得从椅子上窜了起来,见秦离焱指着自己哈哈大笑,乐不可支,便发现自己被耍了,口中‘混蛋混蛋’地叫骂着,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打闹一会,秦离焱艰难止住笑意,道:“好了好了,给你说真的。”

    钰儿愤愤地重重踢了一脚,又凝神倾听。

    秦离焱道:“你先坐下。”钰儿姑娘依言坐下。举起勺子一边喝粥,一边倾听。

    秦离焱道:“其实洞里什么也没有,所以啊,我们也没有吃的。后来呢,我们饿的受不了了,结果天无绝人之路,我们发现了一窝小耗子……”钰儿姑娘已经是一副‘咦~’的嫌弃表情,秦离焱不管她,咂嘴道:“说来那窝小耗子真的很嫩,一口一个,小耗子还在嘴里挣扎,然后狠心用力一咬,什么脑浆啊,耗子血啊,一起在口腔里迸发出来……”

    钰儿姑娘已经受不了了,掩耳作不听之状,大声叫道:“你是魔鬼吗?我不听,我不听。”但秦离焱把脸凑到钰儿姑娘眼前,张开大嘴用力咬下,作凶恶咀嚼状,道:“好吃好吃。”钰儿姑娘尖叫一声,便也闭上了眼睛。

    秦离焱奸谋得逞,很是得意,坐回座位,拿起一个包子便吃。又看到郑万厦看着钰儿,想起了方才没说完的话,对郑万厦道:“兄弟现在也少个称手兵器,正好在八月初二之前,咱们去打造一把好剑,总不能让兄弟一直空着手啊。”

    郑万厦道:“那也不妨事,咱们随便在杭州城里找家铁匠铺再买一把就是了。”

    见郑万厦如此不挑剔,秦离焱道:“不行,要打就打最好的。”

    钰儿姑娘悄悄挪开耳朵,听秦离焱不再说那些恶心的事了,便放开了手,此时听见二人所聊的铸剑一事,便道:“那咱们要去找胡风子吗?”

    秦离焱道:“正是。”

    郑万厦听了有些吃惊,道:“胡风子?那个名动天下的剑林客卿?号称天下第一铸剑师的胡风子?”

    钰儿道:“那老头这么厉害?”

    郑万厦听了钰儿姑娘变相承认的话,更是吃惊,道:“可是胡风子不是在十年前新铸的剑被易至阳夺了之后便不再铸剑了吗?”

    秦离焱道:“是啊,十年之前易至阳被诸多武林高手围攻而亡,那柄剑也不知所踪,胡风子从此心灰意冷,便闭炉封火,从此不再铸剑了。不过在下在胡风子面前颇有几分薄面,他应该会看在我的面子上为兄弟重新开炉铸剑。”

    郑万厦一想,秦离焱的父亲乃当朝宰辅,百草翁这等人物都得听命与他,便是这退隐的剑林客卿,卖他个面子想来也不是很稀奇。只不过自己却好运,时隔十年,还能得到胡风子亲手所铸的剑,这胡风子一生之中,从他手中产生的名剑不少,在那兵器谱上,亦有两把剑出自他手,天下第一铸剑师当之无愧。而他铸造的最后一把剑,号称可以夺得兵器谱第一,便邀天下英雄到剑林观剑,无非显摆炫耀一番。谁知易至阳空手闯剑林,夺了那剑,随后又与天下英雄战于黄马镇,七十二好手,无一生还,易至阳从此也不知所踪,那剑便也不知所踪了。很多人怀疑易至阳虽然杀尽了当日英雄,自己也受了重伤,不治而亡,否则十年来又怎么一点音讯都没有?只不过那柄剑,也不知道被他藏在了何方。

    钰儿不大了解这些江湖往事,问道:“那姓易的为啥要抢胡老头的剑呢?”

    秦离焱与郑万厦面面相觑,不知如何作答,这易至阳又不使剑,抢一把剑干嘛呢?恐怕也只有杳无音信的易至阳知道了吧。此间百草翁年纪最大,比三人加起来都大,他听了钰儿的话,便道:“那真是一个多事之秋啊。”老百草一副追忆往昔光荣岁月的惆怅神情,众人那时都未曾行走江湖,听到百草翁要讲这段往事,也都聚精会神地听。

    “剑林屹立,江湖上无数好汉都想要去剑林上走一遭,因为从剑林全身而退便是成名的最快捷径,可以说剑林代表了武林的一块试金石。易至阳呢,早些年籍籍无名,江湖上闻其名是在西川洪水决堤之时,易至阳以一指之力截断了山峰阻断了洪水,为乡民撤退争取了时间……”

    钰儿惊讶问道:“截断山峰?这是人力所能办到的?”

    百草翁道:“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后来有人说那山本是用火药提前炸了去堵洪水的,但火药剂量不够,没有完全炸塌,才有易至阳一指截断。”

    钰儿想了想火药的巨大威力,道:“那火药都炸不断,他能截断也很厉害了。”

    百草翁继续说道:“从那之后,易至阳名声大噪。随后几年又无任何消息,但又一次出现之时却是以恶人的身份,他在望北城刺杀了当时的镇西大将军——郑纬地。”

    钰儿问道:“他为什么要刺杀郑纬地呢?”

    百草翁摇摇头,道:“不清楚。总之郑将军死在了他的手上,随后朝廷就以养寇自重,勾结西戎的罪名将郑将军一家满门抄斩。”

    钰儿道:“那郑纬地勾结西戎,易至阳杀了他,应该是好事啊,怎么还说易至阳是恶人?”

    百草翁道:“只是朝廷这么说,郑将军一心为国,怎么可能真个勾结西戎?无非是功高盖主,手握大权的郑将军便被皇上猜忌了。”

    秦离焱道:“‘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自古皆如是。”

    百草翁道:“是啊。易至阳杀了郑将军之后,又出现在剑林,空手上了剑林,夺了那柄剑,扬长而去。之后又与七十二人在黄马镇生死相搏……”

    钰儿又问:“为什么他又去打别人?”

    百草翁无奈道:“这次是别人围攻他。”

    钰儿姑娘义愤填膺,道:“这么多人打一个,当真无耻。”

    “最后的结果便是七十二人皆亡。”

    “那易至阳呢?”

    “秦火使方才也说了,他死了。其实这也只是怀疑,谁也没见到他的尸骨。要说为什么那么多人要围攻他,谁也说不清楚,这被卷入这场战斗的人很多都是当时江湖上成名已久的好手,知情之人却都死了,要说仇杀,易至阳又怎么可能得罪那么多前辈名宿?易至阳一事也成为了一桩悬案。”

    “那易至阳夺的剑呢?”

    百草翁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了。江湖上许多人都因此跑去黄马镇,想要找到那柄剑,不过谁也没找到,后来便无人问津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