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西子湖
    众人听了这般往事,心中皆震颤不已。对于郑万厦来说,十年前的这件事更是直接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此时从旁人的口中依稀了解当年之事的全貌,其中不解之处公孙老头儿也为自己提过,所以不似其他人那般疑云重重。

    吃完早饭之后,钰儿提议一起去逛逛西子湖。郑万厦久闻西湖盛名,此刻有机会与钰儿一起出游,自然喜出望外,当即表示如此甚好,秦离焱一想反正闲来无事,便也答应了二人。

    用完早餐之后,钰儿姑娘让秦离焱、郑万厦二人等她一会,她去换身衣服。二人心想女儿家真麻烦,不就是出去逛个湖嘛,又不是什么隆重的事。不过虽然心里这么想,二人可不敢有任何的异议,两人都表示一定等她,让她放心。

    待钰儿蹦蹦跳跳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二人在长廊上坐下闲聊。

    郑万厦道:“秦兄,有件事一直想问你,这钰儿姑娘是什么人啊?”

    “她啊?她算是我妹妹吧,她是我父亲的义女,本是黔洲道那边的人,被父母卖给了人贩子,辗转到了京城,我姨娘见她伶俐,便买了下来做了贴身丫鬟。后来我姨娘因病去世,我爹见她聪明伶俐,便收作了义女。不过我比较不听话,我爹倒是很偏爱这丫头,所以她在家里地位可比我高。”秦离焱很是无奈。想来这钰儿姑娘活泼刁蛮,连秦离焱也常常在她手底下吃瘪。

    “哦,原来如此。”

    “嘿嘿,郑兄弟,我怎么觉得你对小钰儿很感兴趣呢?”

    “没……没有啊……”

    “唉,小钰儿也是可怜,她被卖到京城的时候才五岁,从黔洲道到京城,不知吃了多少苦。若是有个人能照顾她,我也就放心了。”

    “她这么多年,回过家吗?”

    “没有吧。我年初才从家里离开,在那之前小钰儿一直在家里待着。后来咱们从逢生洞逃出来,来到这里我也才知道小钰儿跟着我跑来了杭州。幸好她告诉了爹,要不然我爹非得急死不可,遇到个顽劣的儿子也就算了,这丫头也给他来了个不告而别?”

    郑万厦想了想钰儿姑娘的行事风格,离家出走也确实像是她的作风,便道:“这倒也像是她。”

    秦离焱闻言笑道:“兄弟有所不知了,小钰儿只是对我如此刁蛮,在家父面前一派温良恭俭让的好孩子模样,绝不会做让他担心的事。”

    郑万厦道:“怪不得令尊喜欢她胜过喜欢你呢。”

    秦离焱也道:“是啊,小钰儿在家父面前是真的乖巧。”

    正说着,郑万厦右肩被拍了一下,郑万厦回头去看没人,再回过头发现钰儿姑娘在自己的左边站着,钰儿道:“走吧。”面前的钰儿姑娘换了一身淡鹅黄衣裙,腰间束了根紫色腰带,脚踩白色女靴,头上用青黛头绳绑了头发,插了根玉簪。梨窝浅浅,浅浅笑着,露出好看的虎牙。在初生的阳光下显得明媚极了。

    秦离焱拍拍郑万厦肩头,道:“咱们走吧。”

    郑万厦站起身来,咳嗽了一声掩饰窘态。

    钰儿关切问道:“没事吧。”

    郑万厦道:“没事没事。”

    秦离焱道:“放心吧,他这可不是伤势引起的。”

    郑万厦急忙道:“秦兄可不要胡说。”

    见二人打哑谜,钰儿姑娘便也不再理会。当先便朝花圃外的大门走去。二人疾步跟上。

    走出大门面对的又是蜿蜒曲折,百转千回的江南小巷,原本想要带头走去的秦离焱只好悻悻地等着钰儿姑娘领路。钰儿姑娘胸脯挺得高高的,头昂得高高的,极有仪态地迈步超过了秦离焱,对身后的二人道:“跟上。”

    二人便屁颠屁颠地跟上。

    江南的小巷宁静安详,此刻方过辰时,晨光洒向巷间,偏又只能投下一点点,千家万户仿佛刚刚从晨光中苏醒过来,袅袅几道炊烟在狭窄的巷间视野里升起。几声小贩的叫卖正式打破了晨间的宁静。

    三人走得不是很快,因为领头的是钰儿姑娘,而钰儿姑娘蹦蹦跳跳,在巷间的青石板上一块一块地跳。

    所以走了挺长时间,才走出了小巷,来到的却又不是昨日百草翁迎接二人的地方。想来小巷纵横交错,只怕这出口也不止一个。不过那雅致的青白民居却是没变,湖水碧绿的西湖也是没变。

    钰儿姑娘道:“咱们从这里走,经过断桥,游了白堤,经过锦带桥,便能见那享有盛名的平湖秋月了,前面也是景致最多的孤山。”

    郑万厦一脸茫然,秦离焱也是一脸茫然,却道:“为啥我们不坐船游?”

    钰儿姑娘淡淡道:“你来划吗?”秦离焱也不是什么勤快之人,道:“不划。”郑万厦殷勤道:“要不我来划?”

    钰儿姑娘有些恼怒,“本姑娘就是想走路。再说你个西北的旱鸭子会划船?你要是把船划翻了,本姑娘还要去救你。”

    郑万厦心想:果真不该瞎献殷勤。

    在钰儿姑娘发了一通脾气之后,二人也学乖了,钰儿姑娘是大爷,她说啥是啥。跟着她走就对了。

    走不一会,钰儿姑娘指着远处道:“看没,那便是断桥。这里本也是一景,名为‘断桥残雪’,不过如今并非寒冬,便也没有雪了。”

    秦离焱道:“这断桥也没断啊。”

    钰儿姑娘得意地解释道:“这便是西湖三怪的第一怪——断桥不断了。”

    郑万厦询问道:“当年白娘子便是在此处遇到的许仙?”

    女孩子家对这些浪漫的爱情故事总是比较了解的,便道:“对啊,当年白娘子和小青在此处遭逢暴雨,后来许仙便将自己的伞给了二人。便是这借伞还伞,就促成了一段佳话哩。”

    “可惜人妖殊途啊。”秦离焱在一旁很煞风景。

    钰儿姑娘瞪了他一眼,但秦某人脸皮厚厚,东张西望,完全没有被人盯着的自觉。

    郑万厦倒是颇为捧场,道:“那镇压白娘子的雷峰塔在哪里呢?”

    钰儿姑娘也白了这木头一眼,怎么那么会聊天?便恶声恶气地说:“在那边。”

    郑万厦虽然有些愚笨,但也听出了钰儿姑娘的语气不善,便转移话题道:“哇,这断桥,真的好看啊。”

    钰儿没有理会他做作的评价,道:“快走吧两个呆子,前边便是著名的白堤。”

    秦离焱道:“那可以在白堤休息一下吗?”

    钰儿气道:“才走了多远?你就累了?”

    秦离焱悻悻道:“不累不累,只是随便问问。”

    郑万厦道:“白堤便是白居易修的吗?”

    钰儿见终于有一个呆子问出了值得自己亲自解惑的问题,有些欣慰地看了郑万厦一眼,道:“不是。”

    郑万厦见钰儿姑娘看了自己,眼神中还颇有嘉许之意,没想到是自己自作多情。

    钰儿姑娘又道:“白堤在唐以前被称做白沙堤,后来中唐白乐天任杭州刺史时有诗云:‘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便是指此堤。后人为了纪念白居易,便将此堤唤作了白堤。”众人边说边走,便已上了白堤。

    白堤两边种了桃树和柳树,但此时桃花花期已过,只剩浓荫片片。柳树千万条绿丝垂落湖中,风起之后,柔软柳枝风中婆娑起舞,柳絮纷飞。芳草如茵,又覆了些白絮,宛如梦境中的朦胧。回望之时,又见群山含翠,湖水涂碧,阳光倾泻下来,水光潋滟晴方好,湖光山色仿佛揉碎了又重新组合在一起,亦真亦幻,宛如置身画中。

    三人在其中游走,颇觉心旷神怡。只不过柳絮飘飞,郑万厦感觉有些胸闷,咳嗽不止。

    钰儿递过一块手帕,笑眯眯道:“你用这帕子遮住嘴吧,免得老是咳啊咳的,影响我们游玩的心情。”这钰儿也是好意关切,却非要损人两句。

    郑万厦知她性情,便接了过来,这是一方白色丝绸手帕,但绣了一朵紫色的杜娟花。秦离焱不怀好意地催促道:“怎么了?快系上嘛。”

    郑万厦有些犹豫,但看到钰儿姑娘一脸关切,便系上手帕蒙住了口鼻,如此一来,当真觉得好了许多,咳嗽也少了。

    只不过这样子实在有些可笑。堂堂七尺男儿,系了张女儿家手帕。秦离焱和钰儿姑娘有些忍俊不禁,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是为了他好,便不再有看笑话的心态。

    这白堤长达一公里之多,众人走走停停,也是耗去了不少时间。走完整个白堤,众人便来到孤山前的又一个景点,钰儿介绍道:“这里便是‘平湖秋月’了,也是西湖十大盛景之一哦。”

    钰儿姑娘道:“这‘平湖秋月’并无固定景址,若是晴朗秋夜,泛舟游湖,便能看到绝妙的秋夜月景;若是不乘船,在此亦能看见那美妙景色。想象一下,皓月当空,湖面如镜,月光与湖水交相辉映,一色湖光万倾清秋。便是如此了。”

    秦离焱好奇道:“你不是也没见过吗?怎么这般清楚?”

    钰儿姑娘脸上露出了遗憾的表情,道:“你管我呢,是百草翁告诉我的。”

    虽然没见道秋月湖光辉映成趣的景致,不过此时阳光正好,与湖水交相辉映,也颇有祥和安宁的舒爽感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