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凶险
    翌日,靖安王早早便领着亲卫向善扬郡主辞行,随即北上济南。

    而郡主,则要在扬州留些日子,不,准确地说她是需要去找个人。从济南到扬州她没有找到,将自己招亲的消息传遍天下他也没有出现;那便从扬州找到西蜀锦官城吧,如果还不能找到他,便从锦官城,再辗转往北凉去吧。只是她也只是模糊听义父说,他在凉州,至于到底在哪里,善扬不知道。只能去碰碰运气了。善扬郡主心想,明明听说他出来游历了,为何一点消息都没有?

    善扬郡主本是西蜀人士,具体地说,是锦官城之人,被首辅在江淮收养后,改名申锦蓉,锦是锦城的锦,蓉是蓉城的蓉,都是那帝国西南的天府之国的别称罢了。

    善扬郡主看着窗外的瘦西湖的一泓春水,虽然晚春之时,仍可见青绿垂柳风中摇曳,绿水黄瓦白塔,二十四桥在水天相接之处无比梦幻。

    善扬郡主想着寻他之事,绰约的眉梢有些淡淡的愁绪,狭长的美眸中除了春水便是离愁。但她并没有感伤多久,或许她本不是容易感伤之人,不仅不容易感伤,而且十分坚强。她去换了一身男子装扮,头上扎了江湖男儿常系的利落发髻,月白长袍袖口收了,脚踩绣金线白靴,高贵身份立显,左手持剑,剑柄雕刻红云,用红色丝线打了考究华美的结,是最上等的九结之一的‘出云结’。一如当年锦官城中初次与少年相遇的少女。

    善扬郡主换了身男儿衣服,给府中管家说了一声,便走了。管家丝毫不觉奇怪,想来这申府小姐并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善扬郡主没有骑马,只是她需要先了解一些近日江湖上的情况,而了解这些信息,最好的来源便是在酒肆等地方,人多嘴杂,却也有很多有用的信息。所以善扬郡主去酒肆最大的目的并不是吃饭喝酒,而是探听消息。或许,也是隐隐中希望能如当年一般,在酒店中遇见那个耿倔的小子。

    装成男儿之身的郡主在酒肆中选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了,要了一碟花生米,一碟熟牛肉,一壶五琼浆,便自己斟了一小杯,吃些牛肉,吃些花生,嘬一口小酒,快活无比;一边留神倾听酒肆中的人在说些什么。只不过郡主实在运气不好,压根没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稍顷,善扬郡主听到柜头那边传来对话:

    “掌柜的,你知道老首辅家住哪里吗?”

    “哟,客官找老首辅干什么?”

    “我们是想找善扬郡主。”

    听到事涉自己,善扬郡主便转头去看,发现是三个白袍染血的少年剑士正在询问掌柜的,这三人和苏寅一般装扮,想来是蜀山灵剑门弟子无疑。

    “客官找我们郡主何事?”

    那灵剑弟子有些不耐,道:“掌柜的,我们有急事找她,还请掌柜的告知首辅宅子在何处便好。”

    善扬在三人身后道:“你们找善扬何事?”

    三人转身看去,瞧见是个眉清目秀的少侠,觉得有些眼熟,又想不起来是谁。在宝船之上,三人便只远远瞧了善扬郡主几眼,又瞧不真切,此时郡主换上男装,气质神态又与当日大相径庭,难怪众人不识。

    那年轻的蜀山弟子急道:“我们找郡主救人。”

    善扬郡主道:“你们跟我来吧,我知道善扬郡主在哪里。”

    三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虞猴儿道:“谢谢小兄弟了。”善扬郡主从怀中摸出银子自在柜前会钞,听了此话只微笑不语。

    将三人领出,寻了个僻静之处,便道:“我便是善扬。三位找我何事?”

    虞猴儿先是大惊,再仔细瞧了一番,果然眉眼与那日宝船之上的郡主极为相似。来不及询问为何郡主身着男装,便跪在地上,身后两人见状亦跪在地上,虞猴儿道:“郡主,请救救我师兄们呀。”

    善扬郡主连忙扶起虞猴儿,道:“少侠请起,到底怎么回事?”

    虞猴儿站起身来,道:“在下虞思宁,这二位是门下师弟,王思明、赵思微。”善扬郡主对二人微微一笑,算是见了礼。又听虞猴儿缓缓叙述起了当日经过。

    原来在宝船之上时,蜀山弟子与征西大将军独子起了两次冲突。得罪权贵,众人不免有些担心。抵达扬州之时,便存了息事宁人的念头,想着赶紧离开便好。苏寅带着众人,都没有辞别善扬郡主便匆匆离去。

    但甫一出扬州,还是遇到了麻烦。

    苏寅让众师弟小心些,众人心下惴惴,忐忑不安,皆是手握剑柄。随即便有一支长箭射在众人身前。苏寅挥手止住众人,前方烟尘之中走来数人,为首的便是宋星。

    苏寅质问道:“宋公子为何拦我等道路?”

    宋星猖狂无比,道:“苏寅少侠,这路可是你家开的吗?你走得,旁人走不得?”

    苏寅见四周皆有埋伏,只怕会对众师弟不利,道:“宋公子,若是还在计较宝船之上的事,苏寅向你道歉便是,犯不着如此吧。”

    宋星道:“不是的,苏寅少侠神功盖世,在下岂敢不敬。只是呢,你师弟好像拿了些本公子的东西。”

    苏寅见这人无耻之尤,右手紧握剑柄,缓缓向宋星走近。

    但一支箭便立刻插在了苏寅身前的地上。宋星道:“苏寅少侠可不能再往前走一步了哦,若是再走一步,保不齐这箭便落在你的身上了。”

    苏寅道:“宋公子说我师弟拿了阁下东西,口说无凭,还请拿出证据来。”

    宋星道:“证据嘛,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拿的,只晓得是你蜀山灵剑门弟子所为,要不就你们师兄弟过来让我搜搜身子,自然便能找出证据。”

    苏寅道:“这怕是不行,公子金玉之体,我怕我师兄弟粗手粗脚,在公子搜身的时候对公子有什么损伤。”

    宋星道:“苏寅少侠好胆魄,这种时候还敢威胁本公子。”说完哈哈大笑起来,往往小人便是如此,得志便猖狂,便要行猫戏老鼠之事,宋星道:“不过苏寅少侠说得也对,苏寅少侠武功高强,本公子确实不敢让你靠近我。那不如你们自己搜搜自己身上,看看有什么东西是不属于自己的。”

    众人听了,便伸手在自己身上摸索起来,忽然虞猴儿身体僵硬,哆哆嗦嗦从腰间摸出一个玉扳指,带着些哭腔道:“这……这不是……我的东西。”苏寅见状,仔细回想,也许是在船舱休息之时被宋星手下放入腰间的,陆思平低声道:“虞师弟,你怎么……唉,这可怎么办。”虞猴儿此刻当真满腹冤屈,又很害怕,双手颤抖,将玉扳指抖落在地,哭着道:“这……这东西,真不是我的,真不是……”又看着苏寅,哭道:“苏师兄,这……不是……”

    苏寅摆手,示意他不必再说,只低声道:“虞师弟,怎么这么不小心?”

    虞猴儿霎时间明白了,自己被人栽赃陷害了,捡起玉扳指,狠狠朝宋星扔去,道:“混蛋,你陷害我。”

    一支箭飞来,恰好从玉扳指环内射过,穿破玉扳指,斜插进灰地。

    宋星道:“苏寅少侠?现在人赃俱获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苏寅拍拍虞猴儿的肩,转头对宋星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只是阁下这等行为未免太过卑劣无耻。”

    宋星笑道:“天底下还有这样的道理?窃贼说苦主卑劣无耻?”

    苏寅见那变成两半破碎在地的玉扳指,有些恍惚,又听见宋星道:“其实这玉扳指也值不了多少钱,蜀山各位少侠若是想要,直接与在下说便好了,在下不会不给,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这种方式呢?”

    虞猴儿红着眼睛,很是愤怒,指戟骂道:“奸贼,你为何要与我们师兄弟过不去?”

    苏寅神色平静,对虞猴儿道:“虞师弟,有些问题是永远得不到答案的,也不是每个道理你都能跟别人讲清楚的,因为豺狼,本性就是狠毒食人,哪有道理可讲?”

    见了苏寅一脸平静,虞猴儿有些害怕,他从来没有见过师兄这等模样,颤声道:“师……师兄,你……”

    苏寅道:“我希望这些道理你能自己明白的,现在不得不先告诉你了。活着,比什么都重要。知道吗?”

    虞猴儿已经两眼模糊了,哽咽着点点头。

    宋星道:“苏寅少侠,你看,是你们师兄弟跟我走一趟官府呢?还是我让众位锦衣卫的官爷将你们擒下,然后扭送官府呢?”

    苏寅道:“敢问阁下,我们自首与你们扭送,有何区别呢?”

    宋星道:“这倒是有区别的,只不过于我们区别大些,我们省些力气,诸位少侠也不必受皮肉之苦。”

    苏寅转头对众同门道:“听见了吗?在他面前我们是可以任意摆弄的。蜀山弟子,可以随便受辱吗?”

    众人红着眼,低吼道:“蜀山弟子不可辱!”

    苏寅点点头,道:“很好。”

    再次转头之际,口中道:“各位师弟,跑。”

    说完便拔剑朝宋星奔去。陆思平喝道:“走!”拔剑便往扬州城的方向奔去。众人各朝一个方向奔逃而去。

    一时之间,铺天盖地的箭雨便迎面射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