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信任
    善扬郡主有些心神不宁,今晨蜀山众人已经表示可以去衙门投案,自证清白。但善扬郡主还是因为心中那抹不安,没有直接带着他们三人去衙门,而是又去了卢府,拉着卢夫人,死皮赖脸要她陪自己再跑一趟,确认卢知州的态度。

    二人从卢府去衙门的路上。

    卢夫人道:“妹妹为何对这些素不相识之人的事如此担心?”

    善扬郡主道:“这些人,本就是因为在船上,参与了锦蓉招亲一事,才会得罪了宋星。若是当时情形下苏寅不站出来,只怕那招亲大会会被宋星那无赖无端搅扰,平白让天下人笑话。我若是置之不理岂不是让人家心寒?”

    卢夫人听了也觉得颇有几分道理,问道:“剩下的蜀山门人愿意接受外子的建议吗?投案自首,免动干戈,罪上加罪。”

    善扬郡主道:“我昨晚将卢大哥建议转告给了他们,今早他们告诉我可以接受,他们愿意投案换得苏寅二人清白。但我总感觉心绪不宁,所以拉着姐姐再去找卢大哥,好歹让他给我一个保证,还蜀山众人一个清白。”

    卢夫人安慰道:“放心吧妹妹,你卢大哥昨日便已经将海捕文书撤了,想来他也是相信蜀山众位少侠是冤枉的。只不过碍于国法,不能太过徇私。只要剩余的蜀山门人愿意自首,届时公堂之上与宋星对质个明白,想必便能证明他们的清白了。”

    善扬郡主的脸色并没有因为卢夫人的话语变得缓和一些,仍然愁容满面,不想多答,便道:“希望吧……”

    二人匆匆而行,约莫两盏茶功夫,便到了衙门正堂之前。

    正午日头正毒,善扬郡主看着正堂之上的‘淮扬古治’四字有些目眩,更加看不清那正堂之中,公堂之上的‘明镜高悬’四字,和庄严堂皇的海上红日图。但旁边写着的‘肃静’、‘回避’的公门牌子却清晰可见。

    卢夫人和善扬郡主穿过正堂,往内堂走去。却先看到了一众飞鱼服,善扬郡主心中暗道:锦衣卫?不禁又惊又气,怎么这宋星也来了这扬州衙门?

    进入内堂,果然看见了那个手拿华贵国色牡丹折扇,身着锦袍,面目可憎的显贵人物。但那不知趣的人偏偏瞧见了郡主进来,腆着张丑脸,走过来深深一揖,道:“在下宋星,见过郡主。”也顺便给旁边的知州夫人见了一礼,“见过这位……呃……”他不认识知州夫人。

    卢知州机灵极了,此时忙不迭跑过来道:“这是下官内子。”

    宋星便将刚才那一礼给作完整了,道:“见过嫂子。”

    善扬郡主见方才二人正在商量些什么,满腹狐疑,脸上堆满了笑容,道:“宋公子怎么还在扬州?也不来寻善扬,好让善扬尽尽地主之谊才是。”

    宋星满脸遗憾,道:“本来就是想去找郡主的,但有些小事需要处理,便耽搁了一些时日。想着今天处理完这些事便去找郡主。这不,刚才我还在向卢知州询问郡主家住何处。”说完看了卢知州一眼,卢知州笑着,点头称是。

    善扬郡主道:“不知宋公子要处理什么重要的事哩?”

    宋星道:“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不过是拜托知州大人帮在下抓几个人。”

    善扬郡主闻言,看着卢知州,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来,不知这迂腐的知州有没有将蜀山之人的下落告诉宋星。但她什么答案也没有得到,因为卢知州根本没有与她进行眼神交流,只在自顾笑着。

    宋星的话给了善扬郡主答案,“知州大人告诉在下,已经有了几个贼人的下落……”善扬郡主心中再次升腾起了浓重的不安。“但貌似几个贼人潜入了郡主家中,事涉郡主,在下也觉得有些不好处理,还是知州大人有办法,在郡主出门的时候将几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揪出,这样,便能将郡主完全撇清了。”说完笑着拍了拍卢知州的肩,道:“知州大人为官多年,如此多的经验当真值得在下再多多揣摩回味呢。”

    善扬郡主闻言,看了眼宋星,看了眼卢知州,看了眼知州夫人,他们一个个都面带笑容,像是外边的毒辣日光,笑得人有些头晕,善扬郡主喃喃道:“你说什么?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姐姐?”最后她将求助的眼神投在了知州夫人脸上,盼望着知州夫人告诉她,这不是真的,卢大哥没有骗她。

    但,卢夫人脸上的神情并非茫然,显然,她是提前知道这些事情的,所以她劝道:“妹妹,你与他们非亲非故,便是你喜欢那苏寅,那等低下之人又怎么配得上你堂堂善扬郡主的千金之躯?”

    善扬郡主手足无措,指着卢夫人和卢知州,怒道:“你们两个大骗子。”

    卢知州道:“郡主放心,这下虽然他们不算是主动投案,但在下还是会秉公办案的,绝对不冤枉一个好人……”

    善扬郡主没有听见之后的话,或许她是没有听,总之,她有些头疼,便抱着头,焦急地往家里跑去……

    即使郡主颇有些轻功根底,从衙门到寻柳巷,也需要时间。她什么都没有想,因为害怕想着想着,便想到了那般最难堪的结局。“拐过这里便到了。”她心中如此安慰自己。

    拐过了这个巷子口,正好瞧见扬州城的捕快,将蜀山三人上了重枷,善扬郡主放缓了脚步,走到领头的捕头面前,与三人眼神交汇。

    三人面上却丝毫没有意识到出了问题,见了郡主出现,还以为这一切果然是郡主安排的,虞猴儿笑着道:“郡主,谢谢你了。这般,我们便能洗刷冤屈,救得师兄了吧?”善扬郡主慌乱无比,假意笑道:“放心吧,一切有我呢。”

    虞猴儿道:“郡主真是个好人,我们蜀山上下,一定不会忘记郡主的大恩大德。”善扬郡主听了,更是难过,他们还不知道,自己被骗了,而她,也被骗了……

    善扬郡主转过头去,轻轻道了声:“嗯。”

    几个捕快便押着三人走了。善扬郡主让捕头等一下,便快步跑进宅子,取了两锭银子,塞到捕头手中,道:“刘捕头,辛苦了,这些银子便拿去好好犒劳弟兄们吧。”

    刘捕头推辞道:“不行不行,这无功不受禄,我等食国家俸禄,怎么能拿郡主的银子呢?”

    善扬郡主道:“无妨,捕头受了吧,如果有心,便让这几位小兄弟少受些牢狱之苦,善扬在此,谢过捕头了。”

    刘捕头将银子拿了放进怀中,道:“这怎么好意思呢,郡主放心吧,我保证几位在牢中一定吃得好睡得好。”刚抓的犯人都是关在扬州衙门的临时牢房,这些人都是身负武功之辈,时时刻刻都得用重枷压制方可,无论刘捕头怎么保证,蜀山众人也是要吃不少苦的了。

    看着郡主正在发呆,刘捕头道:“郡主?”唤过郡主的神来,刘捕头继续道:“那在下,便先告辞了。郡主保重。”

    善扬郡主看着众人远去,仔细思量了一番当下情形:三人因为相信自己而没有反抗,没有用武力与公门对抗,也算是好事。现在蜀山之人已经全部被捕,宋星若想致他们于死地,光靠偷盗,恃武行凶两条罪名也不够。想来蜀山众人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但……善扬郡主想到了那个有些脊背发凉的可怕手段,现在苏寅与陆思平狱中重伤,若是重伤而亡,也合情理,宋星要是在此动手脚,苏寅和陆思平多半活不了。

    而冲动的三人听了二人之事,多半会怒起反抗,便是将他们就地格杀,也是合法。如此这般,便是合法合理地杀死了三人。

    善扬郡主越想越后怕,拍拍自己胸口,自我安慰道:“宋星应该不会这么狠毒吧。”但善扬郡主自己也明显觉得这没有什么说服力。这宋星既然费了那么大力气城外设伏才将蜀山之人擒住,岂有轻易放过众人之理?

    如此想了,便将后果往最严重了去想,然后去想对策。那也只好先去城西大牢,看看二人是否苏醒,再上下打点一下,尽量不让宋星的毒手伸到他们身上。然后再去找宋星交涉一番,此时善扬郡主居然做了去找那无赖妥协的打算,看来是真的有些没办法了。若能调解了最好,若是宋星执意要致死几人,又该如何?

    这么一问,善扬郡主自己心中也没有底,该怎么办?蜀山众人这已经是刀俎之下,任人鱼肉的局面了,还有谁能救他们呢?善扬郡主又想起了卢知州夫妇,还是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会在宋星与自己之间选择了宋星。礼部尚书在朝中一向两不相帮,是著名的中立之臣,文武两派大臣与这礼部尚书都是井水不犯河水,那么如今算是礼部尚书一派的扬州知州为何要帮助武人砥柱宋元吉之子呢?

    看似中立清贵的礼部尚书,难道是武人一派?

    善扬郡主没有想清楚,但她没有再细想,因为她的时间不多了,所以她赶紧进屋换了身衣服,收拾了一个小包裹,匆匆往扬州城西大牢赶去,打算先将苏寅和陆思平这一边可能发生的问题扼杀在摇篮之中。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