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往生极乐
    却说苏寅,他醒转之时周围一片黑暗,他尝试着坐起身子想要查看一下自己身在何方,却因为浑身各处涌出的剧痛而作罢,只睁着眼睛呆呆地看着深邃的黑暗之中。

    苏寅回想昏迷之前的事:

    当日情势危急,师弟们才突入西边树林,宋星便遣人去围堵,为了能让师弟们顺利逃生,苏寅便决定了,杀了他,杀了宋星。

    苏寅看着眼前的十人,身形魁梧,手执绣春刀,身披飞鱼服,端的是气势非凡。但苏寅并没有感到惧怕,他后退了两步。左手掐子午诀,右手倒垂手中长剑于胸前,然后左一步上前,右一步上前,眨眼间,长剑便与十柄绣春刀相碰撞。

    一如当日细雨。

    但今日,细雨之下却撑起了巨大的幕帘,所以细雨虽润,却秋毫莫能犯。

    当中的两名锦衣卫横刀相挡,左右两刀向苏寅胸腹砍来,眼看便是被拦腰斩断之祸,间不容发,苏寅却忽地以当中两名锦衣卫绣春刀为支点,身形腾起,避开了两刀,却也翻身进入了十人的包围圈。

    十人两两将绣春刀刀锋相并,一齐朝中间苏寅剪去,苏寅不慌不忙,倒垂长剑,往前刺出,却是迎着两刀之间相连的刀锋刺去。也正由于他的主动刺出,让原本能够同时落在他身上的十刀有了先后之别。虽然只是须臾之间。

    但见他的剑势并非直挺挺刺去,却是上下蜿蜒,犹如龙蛇,甫一碰撞,没有发出刀剑相撞的清脆声音,原来是苏寅长剑之中生发出一股黏劲,宛如绳索,将两把刀牢牢捆住。然后他借着这股力量,往左一带,自己脚下施展步法,那两柄刀便格开了另外两柄刀。虽然还有六柄刀剪来,但苏寅已经暂时脱离了险境,因为他方才已经将四柄刀格开,便有了腾挪辗转的空间。

    苏寅欺身到那绣春刀已经被自己黏劲带走的那名锦衣卫身旁,想要夺下他的刀。但那锦衣卫也并非好相与,虽然右手持刀,此时与同伴两柄刀都被苏寅利用,互相牵制,反为累赘,他还是腾出了左手,往苏寅的脸上一拳打去,与他并剑的那人也提起右脚踢来。苏寅见面门来拳,但来势不急,力道不沉,只微微偏了偏头,然后身形半转,抬脚来踢的那名锦衣卫便也顺着苏寅的衣袍踢空了,反让苏寅轻松便欺近。苏寅方才身形半转,此时便是后背撞人了两名锦衣卫怀中,右手顺势一挑,又利用身形阻隔,便将无法用力的二人手中绣春刀缴了下来。同时左手疾动,封了二人穴道,肩膀用力,便将二人撞开了去。

    此番情形说来话多,其实不过是须臾之间的事,此时另外八人又都举刀来砍,苏寅方才撞开二人为的也是一个躲避的空间。此时他便向前一步,虚晃一剑,只见剑光抖擞,竟是往众人手腕刺去,众人有些慌张,长刀去势不禁一滞,苏寅趁此良机往后退出两步,再次与众绣春刀拉开距离。

    锦衣卫见这小子诡计多端,实在难缠,也有些愤怒,宋星又在背后嚷道:“一群废物,这么多人对付不了一个毛头小子。”

    绣春刀再次举起,,余下八人也神色凝重,面对武林中人,锦衣卫也算颇有经验,反正对方不过是依仗武力,恃勇行凶之辈,消耗下去,自然便能赢。打了这般主意,锦衣卫便严守门户,静静等着苏寅来攻。

    见众人不来强攻,苏寅倒有些着急,时间拖得越久,对自己师弟越不利,倘若他们有个闪失,自己回山如何向掌门师叔交待?一念及此,便自己持剑抢攻。

    有些着急的苏寅,剑很快,不再如无边丝雨,反而有些像平地惊雷,气势慑人。一剑快过一剑,他进攻的频率甚至超过了八人总和。但八人见状反而愈发沉静,严守法度,彼此之间更是配合默契,将那势如迅雷的剑招一一化解。

    如此雷霆攻势必然不能长久。这个道理不光锦衣卫众人懂,便是苏寅也懂,但他此时心急如焚,又如何顾得了这许多?

    果然,在二十余招之后,苏寅已经气喘吁吁,一剑刺出,新力未生之际,忽然被两柄绣春刀将剑夹住,便要将剑夺了。好在苏寅反应迅速,顺着两柄刀力道所使方向将身子也跃了过去,如此一来才没有失剑。不过这样大的破绽,锦衣卫又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到?在他身子前跃的途中,胸前便遭了一刀,苏寅感觉自己肋骨都被这一刀给砍断了。

    不待苏寅喘息,众人便又持刀来攻,这时攻守之势相异,苏寅左支右绌,倚仗自己步法奇妙神异才能苦苦支撑。不过亦不是长久之计。苏寅余光瞥了眼宋星,心中暗暗盘算着如何杀掉他。这不瞥不要紧,一瞥却正好看见宋星夺过锦衣卫神侯弩,竟是不顾属下与自己相斗举弩便要射来。

    苏寅惊得急忙后退,将本是射向他胸前的弩箭避开,但也没有完全避开,因为宋星不止射出一支弩箭,而是一架连弩之中的所有弩箭,苏寅虽然闪躲及时,也有一支弩箭钉入了他的左腿之中。苏寅方才步法出错,便又立刻招来绣春刀的狂暴攻势。身上又添无数伤口。

    苏寅心中暗道:“爹,今日说不得要靠你绝招救命了,若是您在天有灵,可要保佑苏寅成功使出这一招啊。”

    形势危急,苏寅悲从心来,喝道:“‘极乐往生’不留活口,各位小心。”当年苏元机将这一招给苏寅草草演化一遍,便告诫他:此招威力极大,使出此招,一定要先告诉对手,劝他回头。但今日敌强我弱,形势比人强,苏寅虽然出了此言,但众人脸上皆是一副戏谑神情,并未当一回事。

    宋星笑道:“苏少侠好胆识啊。如今我为刀俎,尔为鱼肉,你还敢说出这样的话,真不知你是不知天高地厚,还是存心逗本公子一笑。什么‘极乐往生’,不如叫‘狗屁乱放’。”

    苏寅本不想理会他,但见这厮大放厥词,出言不逊,便道:“也罢,好叫你这井底之蛙见识见识。”

    说完心中默默回想‘往生极乐’剑招的要诀,当日苏元机演练的情形一瞬间在苏寅脑海中又过了一遍。

    宋星道:“那你就使出来让我等开开眼。”

    苏寅缓缓抬起眼睑,神光湛湛,很是慑人。

    手中长剑举起,曲肘将剑尖指向所有人,他慢慢移动手中长剑,剑尖移动,却在虚空之中画出了一个玄奥繁复的图案,虽然画得慢,也觉复杂无比。

    众人见了苏寅如此奇怪行径,也没有抓住机会去进攻,只感好笑。

    宋星出言嘲讽:“早听说蜀山之人不仅剑术了得,这画符捉鬼,也是一绝,想来苏少侠已将两门绝艺熔为一炉,用剑画符。哈哈哈哈哈……”

    苏寅好似完全没有听见,聚精会神,好似面前的繁复图案花了他所有的精力。

    许久之后,苏寅手中长剑一抖,众人面前却仿佛出现了幻觉,因为他们看见苏寅手中长剑之上的寒星一分为二。但这还没完,分裂出的寒星又分裂出更多寒星,二分为四,四分为八……片刻之间,便有无数寒星布在苏寅身前。

    寻常江湖剑士,手腕疾抖,也能造成两三寒星的错觉,不过那是因为长剑抖动的速度过快,所留下的残影而已。如今苏寅手腕不动,却又能生发出这无数寒星,当真有如妖法,令人不寒而栗。

    宋星瞠目结舌,看着面前寒星布成的剑幕,内心渐渐升腾起了恐惧。

    苏寅只拿了一剑,但却有千万点寒星在他身前遍布,他将那一剑缓缓递出,无数寒星便如白日流火一般向众人刺去。

    宋星抱着头躲在了锦衣卫架起的短盾之后,颤抖不已。但许久许久,他也没有听到自己属下的哀嚎或是刀剑相撞的声音。

    苏寅在递出这一剑之时,便已经察觉到了,这不是‘极乐往生’,应该说,这不是真正的‘极乐往生’,虽然有了几分神韵,但始终不是。

    苏寅一口血喷出,本刺出的无数寒星便在将要触碰到众人之时消散,仿佛泡沫,不同的是,寒星连些水沫都没有留下,它是完全消散,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苏寅眼前一黑,便倒在了地上……

    之后的事,苏寅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想着当时未能成功的‘极乐往生’,苏寅皱着眉苦思许久,但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失败。苦思无果的苏寅强忍着剧痛,坐了起来,昏迷许久,他很快便适应了眼前的黑暗。外边还能隐约见些阴暗天空的乌云轮廓,原来只是个夜晚,原来我没有死,只是这是哪里?师弟们现在在哪里?

    许多疑惑一下子涌了上来,得不到解答,苏寅没有再去细想,身上的剧痛实在折磨人。他努力盘坐着,强行运功,直到微弱的内息在体内运行了一周天,苏寅才感觉舒服了稍许。他便又继续运起内功,打算治好自己身上的伤再做计较。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