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奔走
    苍穹如盖,遥远天际被晨曦划出一个豁口,宛如大地之上的伤痕。

    直到日上三竿,光线照入牢房,苏寅才从疗伤状态中醒转。这是一个干净的屋子,正午的阳光斜斜照入,原来窗户竟是在阳面,虽然有些空旷,也能看出这个房间的干燥,石床上铺着稻草,苏寅坐在上边,看着这个房间有些茫然。

    刚刚到来的善扬郡主看到苏寅已经苏醒,摘下斗篷,放下一个小包裹,道:“苏少侠,你已经醒了?”

    苏寅心中无数疑问,见了善扬郡主,张开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道:“郡主……”便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善扬郡主道:“事情紧急,善扬就长话短说了,苏少侠见谅。”说完便将虞思宁等人如何来扬州寻自己,那卢知州夫妇与宋星如何勾结陷几人入狱之事一并说了。苏寅听完后沉默许久,然后叹气道:“没想到师弟他们最终也没能逃出生天。”

    善扬郡主道:“我也没想到,卢知州夫人与我相交多年,竟也如此黑白不分。”

    苏寅道:“公门中事,在下本不应多嘴,但事涉我师门弟子性命,郡主,宋星是以什么罪名将我等入狱的?”

    善扬郡主道:“虞少侠告诉我,是宋星栽赃你们盗取了他的东西,知州也告诉我他是以偷盗罪名将你们送入官府。”

    苏寅道:“宋星用心险毒,若是仅仅偷盗一条罪名,又如何能治我们重罪?”

    善扬郡主道:“朝廷对于江湖人士一向很是提防,若是宋星状你们一个恃武行凶,打伤他的护卫,只怕也有些不妙。”

    苏寅沉吟片刻,忽然道:“我觉得应该没那么简单。郡主,我师弟们现下都还平安吗?”

    善扬郡主道:“虞少侠三人倒是无妨,只受了些小伤;陆少侠伤势倒是有些重,但也经过了治疗,现在在另一间牢房,也应该问题不大。善扬待会再过去将这些食物清水送给他,再看看他的伤势。”

    苏寅稍微放下心来,见郡主送来的食物却是不少,不是一餐两餐的事,有些奇怪,道:“郡主,送如此多东西过来……”

    善扬郡主道:“我倒是忘了这要紧事。苏少侠,牢中送来的东西,你可千万不要吃,即便是水,也喝善扬送来的。”

    苏寅听了,正要问这是何缘故,看着善扬郡主的脸,忽然间,又明白了,收回视线看着地上,道:“这未免也太过狠毒了……”

    善扬郡主道:“也有可能是善扬多想了,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所以才让苏少侠小心一点,善扬会再去向卢知州说道说道,若是能将几位罪名定在偷盗一事,便是最好……”

    苏寅摇摇头,道:“郡主,虞师弟没有偷东西。”

    善扬郡主道:“这只是权宜之计,将大事化小,保全诸位,善扬别无他法。”

    苏寅道:“我替蜀山同门谢谢郡主。但,灵剑门绝对不会答应这等颠倒黑白的不公之事,杀头也好,腰斩也好,不能坏我蜀山名声。”

    善扬郡主心中暗道:这蜀山之人怎么都这死硬模样?有些无奈,道:“话是这么说,你们几位也都拿不出证据来证明宋星他陷害你们吧。况且他的侍卫也是实实在在的有了死伤,治你们的罪当真不难。”

    苏寅手中无剑,习惯性地往腰间抓去,却抓了个空,有些讪讪,坚决道:“用命证明!”

    善扬郡主见了这等模样,自然知道不可再与他说这个事,只好转移话题,道:“总之苏少侠先好好养伤,照着善扬的话去做,我现在再去向陆少侠叮嘱一番,然后回去探探卢知州口风。苏少侠有什么话要让我带给陆少侠他们的吗?”

    苏寅低着头想了一番,道:“知道师弟们平安就好,在下没有话说,劳郡主费心了。”

    善扬郡主见苏寅目光惨然,愧疚无比,想来是自责没有将师弟们平安带回蜀山,心中不禁有些同情,安慰道:“苏少侠不必担心,善扬尽力而为。”

    苏寅站起,行了一礼,善扬郡主还了一礼,便留下一个包裹,带上斗篷的帽子,拿着另一个包裹出去了。

    善扬将另一个装满了食物清水的包裹拿来陆思平的房间,但见他仍是昏迷,呼吸尚算顺畅,想来应该无甚大碍。便将包裹留下,撕下裙摆上一截衣衫,咬破了手指,写了‘勿食牢饭’四字塞入包裹中,便自行离去了。

    善扬的事还很多,虽然此时才是午时,今天她却已经奔波了很多地方。现在她要赶回扬州城中,去问问卢知州什么时候提审众人,如果卢知州还顾念着这么多年的情分,想来多少会让自己知情。

    想起知州夫妇,善扬有些不舒服,今早他们俩背着自己将虞思宁等人抓捕,实在令人生气,便也没有给二人好脸色看。没想到现在还是轮到自己去找他们了。唉——善扬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去吧。

    这么想着,善扬郡主骑上了马,城西与扬州城距离不短,所以善扬早上便是骑着马儿来的城西大牢。

    骏马飞驰,两旁景观飞速倒退,半个时辰之后,善扬郡主便来到了卢府。

    扭捏了一会,还是抬手拿起了门上的铁环敲响了卢府的门。门房很快便打开了门,见是善扬郡主,奇怪地问道:“申小姐?您早上不是和夫人一起出去的吗?”今天一大早善扬郡主便来拉着知州夫人去衙门,想要再次确定一下虞思宁等人的事,没想到到了衙门才知知州已经派人将虞思宁等人抓了。这短短一个早上,事态的变化已是如此严重。善扬郡主感觉有些恍惚。问道:“你家夫人还没回来吗?”

    门房将大门打开,想要将牵着马的善扬郡主迎进去,道:“没回来呢,小人也很奇怪,为何申小姐一个人来了,还换了一身衣服。”

    善扬郡主没有进门,将马儿的缰绳交给门房,道:“你好生照看这马儿,我现在去衙门找知州夫妇,有空来取。”

    不待门房回答,善扬郡主便已经转身离去了。门房十分奇怪,看了看手中的缰绳,又看了看匆匆离去的郡主,喃喃道:“这,是怎么回事?”

    善扬郡主来到衙门,那稍显幽深的衙门正堂之上,‘肃静’、‘回避’二字仍是十分显眼。一个衙役见了郡主,道:“郡主?你怎么又来了?”

    善扬郡主没有跟他计较这话无礼,问道:“你家大人呢?”

    衙役道:“在内堂陪宋公子商量事情呢,怎么了?”

    善扬惊讶道:“宋星还没走?”衙役点点头。善扬郡主摆摆手,示意他自己去忙。感到有些棘手,毕竟有些话,是不能当着宋星说的……正想着怎么办,却已经走到了内堂之中,知州夫人见了善扬郡主,连忙过来拉着她的手,道:“好妹妹,我们正在说你呢,你就来了。”

    善扬郡主心中又另作了一番计较,不如便趁此机会,为蜀山众人调解调解,也好让宋星就此罢手。

    打定主意之后,便笑着应答道:“说善扬什么呢?”

    宋星急忙接过话茬,道:“在下与卢大人、卢夫人在说郡主招亲之时,所出的奇对和应景的诗题呢。”

    善扬郡主听了此等很着痕迹的马屁,心中暗骂蠢货,脸上却是一脸笑意,谦逊道:“谬赞谬赞,倒是船上英杰给了善扬不少的惊喜。尤其是苏少侠哩……”

    宋星脸上已经是一副不可耐烦的嫉妒神情,恨声道:“不过是喜爱卖弄的莽夫而已。”卢夫人帮腔道:“是啊,妹妹,那等有些本事便尾巴翘上天的人你我不知见过多少,又怎么值得妹妹上心?”

    善扬郡主见卢夫人如此帮宋星说话,心中有些不喜,道:“是是是,但那峨眉掌门也不错,既有文采,也不张扬……”

    宋星道:“那等猥琐相貌,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善扬郡主听宋星一味贬低别人,很是不耐,道:“左护卫也不错呀……”话音未落,只听宋星又道:“也是无能之辈……”话才出口便意识到自己在贬低自己,善扬郡主看着他,继续接话道:“不过他可是宋公子的下属啊。”

    宋星哈哈一笑,道:“左千户虽然无能,架不住本公子英明神武,领导有方,这才能在郡主的招亲大会之上大放异彩嘛。”

    卢知州与卢夫人齐声赞道:“果然如此。”

    善扬郡主有些啼笑皆非,也道:“果然如此。”

    见众人恭维,宋星难得地有些害羞,道:“各位谬赞了。”

    善扬郡主收起戏谑,对宋星道:“宋公子与苏寅都是善扬船上的贵客,两位的表现善扬也都很满意,若是两位自相争斗,岂不是我大明的损失?”

    宋星自然知道善扬郡主有意庇护蜀山众人,听到她这么说,靠着椅背,神情倨傲,道:“郡主明鉴,在下本来无意惹怨,只是他蜀山之人盗我财物,还伤我护卫,若是在下不能讨一个公道,如何向死去的众位弟兄交待?”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