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良心
    二人隔着墙聊了许久,老人似乎是有些累,说的话渐渐少了起来,倒是苏寅,说起了自己在sd的所见所闻,此次北上sd,是他第一次离开西蜀,独自出远门。他将sd洪灾的惨像一一向墙壁那边的老人说了,老人也不说话,只是语气悲悯地叹着气。一直说到后来如何与师弟们一同上了洪武宝船,参加善扬郡主的书剑茶会,如何与宋星交恶,下船之后被宋星诬陷擒拿等所有事宜。

    老人静静听着,忽然问道:“宋星?他的父亲是宋元吉吗?”

    苏寅道:“是啊,他父亲正是继郑纬地将军之后的征西大将军宋元吉。”

    老人冷讪道:“宋元吉这般跳梁小丑也能身居高位了?”苏寅不知这是何意,老人继续道:“我当年暗中查访郑将军之死的真相,发现这件事情并不简单,简直就是由上至下,整个朝廷的整体意志都希望郑将军去死。但郑将军死去之后获益最大的是谁?宋元吉接任了郑将军的征西大将军之官位,统领着十万西凉大军。这宋元吉表面上与郑将军情同手足,可是经过我的调查,这件事情当中有着宋元吉的影子,只怕他没那么干净。于是我顺着他往下查,得出了一个最有可能的推论——是他将郑将军行踪泄露给了易至阳。”

    苏寅不太想无凭无据非议这些朝中大人物,道:“应该不会吧。”

    老王道:“郑将军何等身份,自然有死士暗中保护,即便易至阳想要刺杀,又如何能够轻易得手?偏偏那天将军临时起意巡视望北城,身遭死士都被支开,你说,这其中,与郑将军关系亲密的宋元吉没有干系谁能相信?”

    苏寅见老人这般执着,便没有接他的话茬,继续说自己的经历,“在城西经过一番战斗,我在搏斗中手上昏迷,醒来之时已经在这牢中了。几日前,善扬郡主才来探望我,告知我几位师弟也都平安无事。但是呢,这顿官司只怕是铁定要吃的了……”

    墙壁那头又传来了指甲刮着墙壁的声音,苏寅便知老王又在写东西了,便道:“前辈请当心些,不要伤了手指。”

    老王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道:“无妨,小哥不需为我担心,这么多年,老夫早就已经习惯了。”

    苏寅点了点头,道:“在下就在此疗伤,前辈若是想要聊天,便叩击墙壁三下,在下也以此回应。”与老王相互约定一番之后,苏寅便沉浸心神,运转内力,不多时,头顶上又升腾起了淡淡的朦胧雾气,而隔壁的沙沙之声仍然入耳清晰,只不过,苏寅此时知晓这声音的来源与原委之后,便不觉搅扰恼人,反而觉得莫名心安,或许,是因为这声音能提醒苏寅,在这狱中,他不是孤身一人吧。

    直至夜幕降临,月光斜斜洒入牢房,那一尺见方的小窗户透过来的月光犹如素裹雪缠一般,贴墙而坐的苏寅一半面容隐于黑暗,一半露于月光,英俊苍白的脸上更增了几分神秘。此时忽然从墙壁传来咚咚咚三下指关节叩击的声音,苏寅在潜心疗伤,听了这三下之后便敛了心神,收了内功,睁开眼来,见月亮高悬,原来已是深夜,自己未感时间流逝,没想到已经过去了那么久。

    便叩了三下墙壁,道:“前辈,晚辈在哩。”

    熟悉的苍老声音传来,“没事,我就是想告诉你,这面墙我被我写完了,我之后就要写另一面墙了,你若是想找老夫,需得大点声拍墙才行哦,不过呢,没事可别瞎拍,打扰老夫写东西。”

    苏寅没想到老王趁着月光已经将这一面墙都给写完了,这般毅力当真令人钦佩,道:“前辈,已经很晚了,您明日再写吧,今天先歇息了行吗?”

    老王道:“老夫正要睡觉,小哥也早些睡吧。”

    苏寅便抱着稻草又回到了那张小木床上,今日与隔壁老王一直聊天,口中干渴,便取了善扬郡主送来的水袋,仰头咕噜咕噜喝了两口,便倒头睡下了。连日来的遭遇让他身心俱疲,加上担心师弟们安危,便是在梦中,也没有睡得踏实。

    他梦到了自己与虞猴儿在山中那片竹林中,却突然窜出一条巨蛇,人腰粗细,脸盆大小的头颅,两颗獠牙泛着寒光,狰狞无比,令人望而生畏。眼看着巨蛇扑来,虞猴儿突然将自己推开,喊道:“师兄快跑,师兄快跑。”但为时已晚,毒蛇身体太长,头颅咬住虞猴儿的时候,蛇尾已经将苏寅缠住了。苏寅只见前面的虞猴儿浑身鲜血,身体被巨蛇撕扯得支离破碎,胸口气闷无比,将要窒息,便见虞猴儿从鲜血中伸出手,苏寅想要伸手拉住,但虞猴儿已经堕入了无边的黑暗。

    苏寅惊醒过来,才发现自己胸口的窒息之感和身体上的被缚之感都是真实的,两个公人拿了粗重的铁链将苏寅牢牢捆住,苏寅喝道:“你们想干什么?放开我。”说着便挣扎起来。

    两名拿着铁链的公人急道:“快来帮忙,这厮力气太大。”苏寅的后脑勺便遭了钝物重重击了一下,苏寅神智立刻模糊起来,眼前一黑,又强自睁开眼睛,想要举起手质问,“你们……”刚说出两个字,后脑勺便又遭了狠狠一击。苏寅便彻底昏迷过去。

    此时隔壁的老王听到此间动静已经醒了过来,啪啪啪拍着墙壁,问道:“苏寅小哥,你怎么了?”

    一名狱卒拿着棍棒在老王牢房门口指着他,道:“老王头,你少管闲事,知州大人要审问这厮,睡你的觉!”

    身形单薄的老王冲到牢房前抓着栏杆想要努力探出头看看苏寅情况,那狱卒举起手中的大棒,也不管会不会将犯人打死,夹头夹脑便向老王打去,口中呼喝道:“滚回去,滚回去。”老王伸手挡在头上,仍是在张望,狱卒索性打开牢门,一脚将老王踢翻,手中大棒劈头盖脸砸向老王。

    老王蜷缩着身体,抱着脑袋,直往墙角钻,想要躲开这强力的棍棒,大棒落在他单薄的身躯上发出沉闷的响声。方才锁住苏寅的一个公人站在老王的牢房门口,喊道:“不要耽搁时间了,大人还等着呢,快走吧。”那名狱卒才住手,转身出门去,将牢门锁了,不再看角落的老王一眼,恶狠狠地道:“给老子老实点。”

    老王蜷在角落,静静打量着苏寅被几人拖着,从自己的牢房门口经过。这等牢房关的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那些狱卒与犯人关系也都不错,因为管起来省事,没人没日没夜地叫冤,没人闲得骂天骂地,也没人找事越狱,今日狱卒却这般暴力执法,老王看着苏寅被越拖越远,在黑暗的牢房过道中,很快便没了踪影,消失在生死未卜的黑暗深处。

    老王重新坐了起来,顾不得脸上的青紫伤痕和因头颅破裂而在脸上纵横的血痕,乱糟糟的一头白发在月光之下格外凄惨。他在思索更重要的问题:外边的世道到底已经乱成什么样了?他想起自己当年,只需要答应去写郑纬地将军叛国通敌的所谓书信,便不用入狱,便不用连累家中老小。但他拒绝了,郑纬地将军是他的偶像,便如同孔圣在天下儒生、关圣在天下武人中的地位。世间之事,大多都是明知不可为,也不得不为,或许这会付出无数的代价,而得来的果实也算不得硕大,说来仅仅是两个字而已——良心。于是老王自己抱着一床被褥便在扬州牢房中自己挑了一间牢房,浑浊世间,或许不比这扬州大牢清白多少,己身清白,便最是难得。

    老王自己入了狱,可是也没有改变郑纬地将军被定罪谋逆通敌的结局,因为那个战功彪炳的强势将军,在朝堂之上的强硬作风得罪了不少人,准确地说,是不少小人。宋元吉,便是拿出了郑将军通敌书信的证人。

    瞧啊,便是郑纬地将军这般人物,得罪了宋元吉,也是身败名裂。现在宋元吉的儿子,也是这般,构陷罗织,冤枉好人,而当年,自己虽然没有做不该做的,却也没有做自己该做的,那真正的冤屈,总该有人记得,也该有人将它,大声地说出来。

    老人十年之前的愧疚一时间如同从来没有经历过这十年一般,再次从心底清晰地涌了出来,他不顾一切,双手紧紧拽着牢门的铁栏杆,大叫道:“冤枉啊,冤枉啊——”宁静的牢狱夜晚瞬间被打破,方才才打了他的狱卒举着大棒过来,大怒道:“老王头,你是不是疯了?”老王没有疯,他却像疯了一般,不理会站在栏杆之前的狱卒,继续朝不知何处大声呼喊:“冤枉啊,冤枉啊——”

    那狱卒见老王头兀自发疯,气愤不已,便拿了大棒穿过栏杆缝隙狠狠朝老王肚子戳去,老王的声音戛然而止,捂着肚子跪倒在地。那狱卒仍是没有消气,举着大棒的手穿过栏杆,在老王背上狠狠打了两记,老王突然抱住狱卒的手,狱卒大惊,想要收回手,老王仍在大叫:“冤枉啊,冤枉——”

    狱卒抽出手,把大门打开,又进去抢了大棒,将老王狠狠打了一顿,又重新上锁……只是老王已经昏迷过去,奄奄一息,可怜无比。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