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断指
    善扬郡主带了来明日便能会堂过审的消息,苏寅心中大定,只要能离了龌龊之地,好生将师弟们带回蜀山,便能对掌门师叔有个交待了。不过想到老王仍然要在这种地方了此残生,苏寅有些替他不值,不过这也是老王自己的选择。毕竟,他在牢狱中,待得太久了,让他一大把年纪再去适应外边的世界,未免有些太难为他了。这般想了,苏寅心中虽然对这位可亲可敬的老人同情无比,也没有再提前来救他之事。

    善扬郡主知道他在牢中受刑,但也没有多说什么,看善扬郡主脸色憔悴不少,想来这几日为自己师兄弟一事也操了不少心,苏寅心中感激无比。但不知陆师弟与三位师弟到底如何了。听善扬郡主说了,知州大人向虞猴儿他门过问过案情,虞猴儿他们都是以苏寅那般话相对,至少目前来看,宋星掌握的证据不足以将苏寅他们牢牢治罪。一切的分晓,皆在明日的会堂一审了。

    苏寅想着想着,又觉得善扬郡主没有过问自己受的重刑,还是有些蹊跷,这刑到底是知州的意思,还是宋星买通了狱卒,私自施加给苏寅的,一时间难以得出答案。苏寅看着自己身上的干净囚衣,师爷和狱卒不嫌麻烦也要每日深夜才对他用刑,第二日还要把他的衣服换回来,目的应该便是瞒过善扬郡主,可是明明善扬郡主知道了也改变不了什么,为什么还要瞒过她?如此想来,知州是不是不知道,而是师爷被宋星买通了呢?

    有了这般猜想,苏寅不由得捏紧了拳头,虽然手上受刑之后疼痛,但心中汹涌的怒火让他紧紧地攥着,丝毫不察。这宋星当真可恶!苏寅这般想了,待到回山之后,一定好好向师叔讨教武学,再不能让人轻辱了。

    隔壁的老王听苏寅许久没有说话,敲了敲墙壁,道:“人家郡主都走了很久,你小子还在发情痴吗?”

    苏寅哭笑不得,正色道:“我与郡主,当真不合适。男欢女爱,总得求个两厢情愿不是,郡主也无意垂青于我,老王又何必强求呢。”

    老王道:“她怎么想不重要,老夫想知道你怎么想。老夫前半生四处漂泊,这后半生,怕都要在这牢狱之中度过了,回想过去,竟没有一个人能让老夫难以忘记,现在想来也颇觉遗憾,若是你情愿喜欢她,老夫倒是想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多劝劝你,不要让自己以后留下遗憾才好。”

    苏寅仔仔细细考虑了一番,认真地回答了老王:“郡主很好,我很喜欢。但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我也不想隐瞒您,我发自内心地尊重郡主,感激郡主,她为我蜀山门人做了许多事,为萍水相逢之人做这么多,郡主是个颇有仁侠古风的不让须眉的好女子。可是这和男女之情是不一样,我对郡主并没有那种一见倾心,或者说,心动的感觉。况且我和她,家世差距也很大,当真不合适。”

    老王听完后,半晌未说话,苏寅英俊的脸上有些微红,想来他也是第一次和别人说这些令人害羞的事。苏寅又道:“郡主对我,想来也并没有什么想法,若是我们俩有什么,早在宝船之上便有了……”

    老王哈哈一笑,道:“罢了罢了,是老夫管得太宽了,一代自有一代福,何须老夫去操这些心。”

    苏寅没有说话,老王话锋一转,似托孤一般对苏寅说道:“苏寅小友,我恐怕要在这牢中了此残生了,可是我所写的东西,一定要流传下去,要不然,我死也不能瞑目。请你答应老夫,以后,若是有书信传到蜀山,要小友来为老头子收尸,你来了,要将老夫的毕生心血都带走,传播天下。”

    老王的声音在苏寅听来格外悲凉沧桑,心中泛酸,认真道:“前辈放心,晚辈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老王却突然笑了起来,道:“这么多年来,在这牢中我只交过小友这一个朋友,遗憾你不能早生几年,在老夫壮年之时,举酒对饮。”

    苏寅笑道:“怎么不是你早生了几年?却来怪我晚生了几年?”

    老王见这小子挑刺,语气微怒,道:“你就跟我争这个?”

    ……

    半夜之时,苏寅静静疗伤,月光倾洒进来,如水银铺地,苏寅与老人都刻意回避着将要分别之时的感伤情绪,或许他们的想法是一样的,男儿何苦重别离?这般小情绪,自是不该流露出来的了。

    听到牢门传来声响,苏寅有些奇怪,莫非今日也要用刑?他睁眼来看,果然,狱卒拿了铁链要来绑他。见苏寅睁了眼,狱卒道:“嘿嘿,今日还要跟我们走一遭,走吧,别难为我们哥几个。”

    苏寅笑道:“这个自然。”便自己起身随一众狱卒去了。

    来到刑讯室,见师爷果然大剌剌地坐在椅子上,狱卒将苏寅压到师爷面前跪下,师爷笑嘻嘻地问道:“苏少侠哟,今天还是不肯招供吗?”

    苏寅一脸平静,不置可否,反而缓缓说道:“多日来我一直不明白,你们为何对在下施刑也如此这般麻烦,仿佛很怕别人看出来。今日善扬郡主来看了在下,她也看出来在下被施了刑,但郡主什么也没有说,看来她隐约知道此间之事,只是她没法管,因为你们的立场和她完全是相悖的,你们,代表了宋星吧。只是我比较想知道,宋星,究竟想要如何,只是单纯地想通过虐待在下来满足他的变态嗜好吗?”

    师爷听了苏寅这番话,脸上的神情微变,看向苏寅的眼神中充满了嘲弄与同情,道:“你知道了又如何?你想怎么与宋公子斗?他若是想弄死你们几个,恐怕不比碾死一只蚂蚁费多少力。”

    苏寅道:“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如果他真能一手遮天,这怕善扬郡主连探视在下的机会都没有。”

    师爷笑道:“你的倚仗便是善扬郡主吗?可是你知道吗?宋星公子背后站的是谁?帝国武官第一人,皇上最亲信的征西大将军;而善扬郡主的背后,只是一个致仕在野的前首辅,我家大人给她面子也不过看在老首辅的面上,你若是想凭恃她便能保你无恙,只怕是有些太过天真了。”

    苏寅问道:“那宋星究竟想要如何呢?”

    师爷道:“宋星公子想要弄死你们,当真容易无比,可是,宋公子大人有大量,只要你们认了这桩罪,以后你们之间便再无恩怨了。”

    苏寅微嘲道:“师爷还真是秉公执法呢。”

    师爷道:“既然话都已经说开了,本师爷也不怕告诉你了,宋星公子对苏少侠你,很是忌惮,如果你执意不肯接受他的好意,与他和解,宋公子不会允许有威胁到他的仇人存在,至少,要让你再也拿不起剑……”

    苏寅脸上嘲讽之色越来越浓,冷讪道:“这叫好意?宋星是不是对和解有什么误解?我蜀山灵剑门人,别的本事没有,想要我们屈服强权之下,只怕是做梦。苏寅受你们折磨多日,明日便能对簿公堂,何须再怕你们?”说到最后,苏寅几乎是吼叫了出来,近日一来的委屈与愤怒化作火焰,肆无忌惮地伴随这一声怒吼宣泄而出。将师爷与一众狱卒吓了一大跳。

    师爷被吓了一跳,有失仪态,强自镇定,道:“本师爷言尽于此。既然你拒不合作,那事情便简单了。”

    苏寅的心中顿时涌起了不祥的预感,师爷向左右一挥手,道:“来人,将他绑起来。”两名狱卒将苏寅牢牢绑到柱子之上。师爷拿起尖刀,用刀锋轻轻触碰这苏寅脸上的汗毛,苏寅冷汗直流。师爷将尖刀缓缓往下移去,到胸口,抵着苏寅的心口,威胁地看了他一眼。苏寅神色惊恐,强作平静,颤声道:“你们……敢杀……敢杀了我?”

    师爷咧嘴一笑,道“我们,自然不敢杀了你,宋公子也没有要我们杀了你啊。”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将刀刃贴着苏寅身子往下移去,苏寅感觉一阵寒冷。尖刀到了苏寅两股之间,师爷盘桓甚久,苏寅目光惊恐,紧紧盯着握着尖刀的那只手。师爷抬头看着苏寅,欣赏着他的惊恐表情,笑意吟吟。苏寅目光根本不敢与师爷对视,生怕自己遭了那可怕的一刀——宫刑。但苏寅明显多虑了,如果要实施宫刑,苏寅应该要提前断水几日才行,否则宫刑不成,只怕便是死刑了。

    师爷只是欣赏着苏寅的表情,将尖刀挪开之后,明显看到苏寅一阵放松,长长呼出一口气,师爷见状笑道:“苏少侠不是铁骨铮铮嘛?放心吧,宋公子可没那么狠毒,不会对苏少侠这般人才施那惨绝之刑。”

    苏寅浑身已经被冷汗浸透,虽然没有说话,心中暗道:还好还好。

    师爷阴恻恻的声音再次响起:“宋星公子只是要你,再也拿不起剑。”说完一剑见苏寅右手大拇指齐齐削下。

    苏寅根本来不及反应,看着断指落地,才大声叫了出来,不为疼痛,只为,那无上剑道,从此以后,在自己的生命中,只怕已经是无法追逐的幻光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