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断指重续
    苏寅面前的这位大夫果然很不一样,金发碧眼,鼻梁高耸,头发卷卷的让人感觉有些慵懒。穿了虽然做了一副中原人打扮,还是一眼便能看出来是异域之人。

    他见了苏寅之后,将苏寅手上的纱布掀开,拿着一个放大镜仔细瞧了许久,紧紧皱着眉头。苏寅有些心慌,看看郡主,看看西洋大夫,有些不知所措。郡主将食指竖在嘴前,嘘了一声,示意苏寅先安心等大夫看完。

    西洋大夫看完之后,对善扬郡主道:“砍下来的手指在哪里?”

    苏寅一听,果真能够再次接上,便没有注意大夫的洋腔洋调,道:“我两位师弟已经去寻了,很快便能拿来。”

    西洋大夫点点头,道:“切口平整,而且砍下来的时间不是很长,能够重新缝合。”

    善扬郡主与苏寅对望一眼,皆面露喜色。西洋大夫又道:“先去拿些酒来,将伤口处理一下吧。”善扬郡主挥手去让下人准备酒。

    酒拿来之后,大夫便取了白纱布将切口细细清洗了,虽然很疼,苏寅却没有发出一声叫喊,紧紧咬着牙,失而复得的狂喜在他心中充斥着,他生怕发出声音打扰了这西洋大夫。善扬郡主见场面血腥,有些不忍,便退出房间,将房门掩了。

    不久,大夫处理完伤口,又细细给苏寅重新包扎了一遍,让苏寅好生休息,这回只用等着便是。苏寅躺下之后便也走了出来。

    善扬郡主见大夫出来,忙凑上去问道:“怎么样了大夫?”

    西洋大夫向善扬郡主作了一个中国礼节,才道:“问题不大,能够接上,只要以后不拿些重物,便没问题。”

    善扬郡主沉吟片刻,问道:“影响使剑吗?”

    西洋大夫挑起浓密的眉梢,道:“练剑当然不行了,接好之后,只能保证他能拿起剑,大拇指已经使不上力了,还怎么挥剑砍人?”

    善扬郡主闻言有些担忧,微微蹙眉,不死心地问道:“当真没办法让他跟断指前一样?”

    西洋大夫耸了耸肩,道:“对不起,我没有办法。”

    善扬郡主没有难为这位外乡大夫,心中暗暗盘算,也只好先将断指接上,骗苏寅需要一段时间休养恢复,在这段时间里尽量让他能够接受现实吧。虽然这很残酷,但我真的尽力了,苏寅,只盼你能不要消沉颓废才是。善扬郡主这般想着。又想起了当日王爷告诉自己在宝船之上,峨眉掌门郭绍安对败在苏寅手下的冯伦的一番话:“如果能够从失败之中重拾信心,接续断剑,便离武道真正的海阔天空更进了一步。”当日苏寅一招便打败了成名前辈冯伦,没想到今日也有了‘断剑’之虞。

    善扬郡主向西洋大夫微微一福,道:“那也无妨,请先生不必介怀,全力施救便好。善扬先行谢过。”

    西洋大夫道:“一定的,请你放心。”虽然语气有些生硬,仍能听出这西洋大夫的诚意。

    二人离了房间,去了客厅等候虞猴儿、陆思平二人将断指送来。

    约莫正午之时,虞猴儿与陆思平匆匆跑了回来,虞猴儿手中捧了一块手帕,想来包着的便是苏寅的断指了。

    见二人跑来,善扬郡主起身相迎,虞猴儿兴冲冲地将手帕推到善扬郡主面前,气喘吁吁,笑着道:“瞧,我师兄的金手指。”说着将手帕打开,果然是一截手指,虽然被虞猴儿仔细擦过,仍是有些污黑。但指关节修长,想来是从一双很适合握剑的手上斩下来的。

    西洋大夫见状,道:“太好了,如此这般,便赶快给病人接上吧。”

    虞猴儿见了这怪模怪样的人,向善扬郡主问道:“这便是郡主所说的西洋大夫?”

    善扬郡主点头称是。

    虞猴儿便扑通一声跪在西洋大夫身前,将断指举国头顶,道:“大夫,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师兄。”

    西洋大夫楞了楞神,看向善扬郡主,仿佛在用眼神询问郡主:“中国人很习惯行这般大礼吗?”

    善扬郡主自然明白虞猴儿心中焦急,将他拉起来,西洋医生见状便也伸手去托,虞猴儿站了起来,善扬郡主道:“虞少侠放心吧,金木大夫一定会将你师兄的断指接上的。”

    一旁的陆思平拍了拍虞猴儿的肩,没有说话。当日在宝船之上,宋星要虞师弟下跪认错,虞师弟宁死不从,今日却为了能够保住苏寅的一截手指而下跪,他对苏寅的这番赤诚情谊当真感人。

    西洋大夫不是很明白中原人之间的,这种奇怪的关系,便道:“作为一个医生,我肯定会对自己的患者负责的。”

    听完众人安慰,虞猴儿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只要师兄能够继续练剑,那便是最好了。他这样想道。

    西洋大夫从善扬郡主手中接过苏寅的断指,提着自己的小箱子进了苏寅的房间,将苏寅唤醒便要开始进行接指工作。听了西洋医生的话,众人在房外等候。

    虞猴儿踱来踱去,紧张地直搓手。陆思平道:“虞师弟,你走过来走过去,走过来走过去,烦不烦?”虞猴儿道:“这大夫都进去很久了,还不见出来,我担心师兄啊。”

    善扬郡主劝道:“没事的,金木大夫都向我保证过了,一定能将苏少侠的断指给接上的。”

    虞猴儿附耳在门上仔细听了一番,焦急道:“你听,里边真的没有动静,师兄怎么不吭声啊?他不疼吗?”

    善扬郡主道:“因为金木大夫用了麻沸散,是可以止疼的。”又对众人道:“我看,咱们在这干着急也没用,不如去正厅坐了,喝口茶,吃些点心,也好过在这干等着啊。”

    陆思平点点头,对众位师弟道:“是啊,咱们都听郡主的,不要在这添乱了。大夫给师兄接好之后,自然会告诉咱们的。”

    虞猴儿看了善扬郡主和陆思平一眼,倔强地蹲道了台阶上,道:“要去你们去,我要在这里等着师兄。”

    善扬郡主见虞猴儿与苏寅情谊深笃,不知如何相劝,陆思平却道:“也好,那虞师弟便留在此地等候,大夫一出来,便赶紧告知我们。”

    虞猴儿没有说话,陆思平只当他是默认了,转头对善扬郡主道:“郡主,咱们这就走吧。”善扬郡主看了虞猴儿一眼,作了最后的挣扎:“虞少侠,还是跟我们去吧。”

    虞猴儿道:“不必了,你们自去便是,虞思宁要在这里守着师兄。”

    善扬郡主叹了一口气,无法再劝,便只好由着他去了。领着陆思平、赵思微、王思明三人便去了正厅,给三人看座之后,让管家上了茶,上了些扬州点心。

    众人心不在焉,一时间都没有开口说话,口中点心也味同嚼蜡。善扬郡主开口打破僵局:“众位,多在扬州盘桓几日如何?瘦西湖小景也算怡人,与蜀地奇异山水大不相同哩。”

    陆思平看了两位师弟一眼,两位师弟也是面面相觑,不知如何作答,便道:“我们师兄弟流落此处,已经搅扰郡主多时了,还要麻烦郡主实在有些过意不去。等师兄的伤好了,我们便回山向掌门人复命去了。”

    善扬郡主道:“我看苏少侠和陆少侠身上都有些伤势,若是带着这些伤势赶路,山长水远的,途中恐生不便,不如就在扬州将伤给将息好,到时再回山复命,也好向你们掌门人交待。”

    善扬郡主这番话说得在理,但陆思平自知无法替师弟们做决定,便道:“一切事宜,等苏师兄断指接续好了之后,由他来定夺吧。我们此番出山,是奉掌门人之命,要苏师兄参与郡主招亲,没想到招亲不成,反而惹了这许多麻烦,着实不好向掌门人交待。”

    善扬郡主自谦道:“善扬何德何能,居然惊扰了蜀山掌门前辈。苏少侠人中龙凤,只不过于善扬无缘罢了。若是各位有需要,善扬亲自修书一封,各位带给蜀山掌门也无妨。”

    陆思平道:“郡主言重了。我们师兄弟多日来承蒙郡主照拂,大恩大德,蜀山上下皆感激不尽,师兄与郡主之事我们虽然替师兄可惜,却也没办法了。”

    善扬郡主没有就这个话题再说下去,对王思明和赵思微问道:“两位少侠呢?等你们师兄接续断指之后,你们作何打算?”

    赵思微嚼着口中的糕点,不知如何回答,王思明看了一眼陆思平,道:“回郡主话,我们一切悉听师兄安排。”

    善扬郡主追问道:“我是说你们自己的想法,你们是想走还是想留?”

    赵思微喃喃道:“看看瘦西湖也是极好的,师兄多和郡主相处几天也是极好的……”

    陆思平见师弟胡言乱语,忙用眼神制止他,赵思微一见师兄眼神射来,有些坐卧不安,连忙放下手中的点心。善扬郡主见状,便不再追问二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心中却想着苏寅的事了。务必要将众人留下来,等苏寅情绪好点了再放他们离去。这般想着,不禁想门外看了一眼。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虞猴儿急匆匆地跑来,说了一句:“大夫换好了。”便又急匆匆地跑去了苏寅的房间。众人一听,也都起身,去看看情况。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