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纵使相逢应不识
    接下来的几日里,善扬郡主带着苏寅、陆思平二人将扬州转了一遍,苏寅也知晓了郡主的苦心,虽然明知自己的右手当真不能再拿起剑来对敌了,但心态也没那么沉重,这几日寄情扬州景观,颇有些放浪形骸的意思。

    这晚,用过晚饭之后,苏寅敲着善扬郡主的门,善扬郡主问道:“谁啊。”苏寅道:“是我,苏寅。”善扬郡主没有开门,也没有让他进去,道:“苏少侠,也已经深了,你有什么事吗?”苏寅才醒悟过来,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确不大合适。但其实,岂止不大合适,简直很不合适,虽然此时民风也算开放,但对于男女之防还是看得极重。苏寅少与女子相处,此番到来想要向善扬郡主当面辞别,倒是有些孟浪了。苏寅道:“是这样的,郡主,我和陆师弟多日来对郡主多有叨扰,所以打算明天便动身回山了,感谢郡主这些天的照顾。”

    善扬郡主打开房门,道:“明天就要走了吗?”苏寅低头道:“连日来打扰郡主,心中实在过意不去,出门在外很久未归了,早些回山好让掌门师叔放心……”苏寅絮絮叨叨,列了许多非走不可的原因。

    善扬郡主走出房门,回身将房门掩了,道:“既然如此,善扬也不强留两位了。明日我送送你们去吧。”

    苏寅忙道:“不用,不用,我们认识路的,不麻烦郡主……”

    善扬郡主问道:“你们去渡口坐船回去吗?”

    苏寅道:“逆长江而上只怕耽误了行程,我和师弟打算明日租个马车,走旱路回西蜀。”

    善扬郡主点点头,道:“这样也好,那我去给你们准备一些干粮盘缠。”

    苏寅见郡主真心实意,不好推辞,道:“那谢谢郡主了。”善扬郡主道:“别总是那么客气,咱们是朋友。”说完便与苏寅一同走了。待到苏寅回房之后,又自去准备了一些男子衣物和清水干粮,打算明天给苏寅和陆思平带着,在路上用度吃穿。

    翌日,善扬郡主早早便起来准备了早饭。等苏寅、陆思平二人醒来用过早饭之后,才将两个包裹分别塞给两人,道:“里边是些干粮清水,还有些平时义父穿的衣服,因为事出仓促,你们别嫌弃。”

    陆思平接过包裹,感动道:“怎么会嫌弃,谢谢郡主。”

    苏寅想这些东西应该是郡主昨晚连夜准备的,心中更是感动,又想起昨日郡主说过的,他们是朋友,便没有道谢,只道:“以后若是有用得着苏银娜的地方,尽管吩咐,苏寅万死不辞。”

    善扬郡主道:“两位言重了,咱们这就走吧。”

    陆思平有些惊讶,问道:“郡主也和我们一起吗?”再一看郡主穿了一袭淡黄衣衫,头发也是仔细盘过,不似要出远门的模样。

    善扬郡主道:“送送你们而已。”

    苏寅道:“常言道:‘送君千里’,不知郡主要送我们多远?”

    善扬郡主其实挺喜欢和苏寅用这般轻松平常的语气说话,便道:“今日便学学戏台上的故事,给两位来个十八相送好了。”

    陆思平道:“那便是十八里,那也不少了。”苏寅似个呆板书生一般,郑重地长揖及地,道:“如此便有劳了,小生这厢谢过了。”

    善扬郡主见他这般作态,倒是有些好笑,暗道:原来这人也不是那么无趣。道:“行了行了,别耍嘴皮子了,还走不走了?”

    见气氛轻松的陆思平也开起了玩笑:“哎呀,苏师兄啊,原来咱们已经讨人嫌了还不知道哩,你看郡主都下逐客令了。”

    苏寅道:“谁说不是啊。”善扬郡主受不了这两个爱演的人,便沿着杨柳堤岸走了。苏寅与陆思平一人背着一个包裹跟在她身后,往城西走去。一路闲聊,不觉间便来到了城西城门处的市集,苏寅二人便自去租了马车,善扬郡主站在一棵老树的树荫下等二人。

    旁边卖小饰品的小贩刚刚摆上摊,见旁边站了一个富家小姐模样的人,便笑道:“小姐,要不要买些小东西?”正百无聊赖的善扬郡主一听,便在他的摊前,捡起一些小物件把玩把玩,这小摊卖的是些杂物,也有不少女儿家用的木梳、胭脂等东西。善扬郡主拿起一枝木钗,虽然是普通的檀香木,但造型别致,在钗头雕刻了一只翠鸟,翠鸟的眼睛镶了一颗小小的蓝宝石,这根木钗通体紫黑,只有眼睛幽蓝幽蓝的,在阳光下倒是十分剔透好看,善扬郡主十分喜欢,便往自己的头上插去。往小摊上的镜中颔首别头,比划一番,取了下来,便要询问价钱。忽然旁边一名女子拿起了一串手链,先她问了价钱:“小老板,这串链子多少钱?”

    小贩见甫一开张,便迎来了两桩生意,灿烂无比地笑道:“这链子五十文钱。”

    那少女似乎是嫌贵,皱了皱眉,道:“不能便宜些吗?”小老板作出肉痛无比的表情,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道:“这样吧,刚开张,便给姑娘算便宜些,四十五文。”善扬郡主饶有兴致地看着少女和小贩,觉得少女被坑了,但也没有说。

    少女对身后喊道:“你们过来帮我看看呗。”善扬郡主也回头看去,两个男子正在栓马,听了少女的话,一名男子抬起头来,回答道:“马上就来。”另一名男子惫懒得多,慢吞吞地系马缰绳,道:“来了,来了,急什么?”

    先前回答得颇为殷勤的那个男子很快便跑了过来,善扬郡主装作低头挑选,实际上时刻注意着这有意思的少女。

    少女拿起那串手链戴在手上,给那个男子展示一般,转动手腕,问道:“好看吗?”黑绳坠了红玛瑙的手链在少女莹白的手腕上,更显得少女肌肤赛雪欺爽,白嫩无比。少年道:“好看好看。”也不知他是不是真的觉得好看。

    少女道:“要四十五文钱呢。”少女一副肉疼模样,一番话说得难为之极,倒让老板觉得是不是自己的价格定高了。

    只听那少年道:“那怎么办?”这少年是不是有些傻?善扬郡主这般想着。

    又听那少女道:“老板,你再便宜十文钱,我就买了。”少女一直没有摘下来,想来是很喜欢了,小贩见状露出了极其为难的表情,道:“姑娘,我这也是小本生意,再便宜我连本都收不回来了。这样吧,我看姑娘如此喜欢,又是我今天的第一个顾客,便再给你便宜五文钱,你给四十文钱本钱算了。”

    少女道:“老板,我真的很喜欢,可是我只带了三十五文钱……”

    “这……”小贩正在犹豫卖不卖呢,那少年又说话了:“没事,我这有多余的五文钱。”说完还利索地掏出了五文钱递给少女。小贩目光灼灼地盯着少女,少女忿怒地瞪了少年一眼,掏出一粒碎银子扔给小贩。小贩忙不迭捡起银子,拿出小秤来称了,找了一把铜钱给少女,少女大力将这些银子塞进少年怀中,转身便走了。

    善扬郡主感觉好笑,抬起头来,看见小贩也是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这对少男少女当真有意思,善扬郡主回过头想看看这不知女儿心的少年长什么模样,但少年恰是背对她的,便没有看见正脸。

    善扬郡主拿起那木钗,问道:“老板,这钗子多少钱?”

    老板道:“这个啊,一百文。”善扬郡主见有些贵,便打算放下,不买了。忽然听身后那少女似乎在指责少年:“你是不是傻?我都快要砍下价来了。”少年辩解道:“你不是说你没带够钱的吗?”少女道:“本姑娘是故意那么说的,你怎么那么没有眼力见呢?郑万厦啊郑万厦,本姑娘对你真失望……”

    听了这话,善扬郡主怔住了,手中的木钗也滑落到小摊上,小贩见这女子没有打算买,便将钗子捡了放回原处,有些责怪地看了善扬郡主一眼。

    善扬郡主却没有在意,她心中激动无比,看着那个背影,想要看看他的脸,确认他,是不是他。

    那少年却有些委屈,道:“我怎么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少女嗔怪道:“早知道就不把你叫过来了。”善扬郡主已经走到了少年的背后,颤抖着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想要他转过头来,自己能仔细看看,是他吗?

    少年转过头了,善扬郡主却像如同雷击了一般,看着面前这人的脸庞,谈不上多么俊朗,但也不会让人增添恶感,那对眉毛跟当年一样,犹如耿倔毛驴的厚嘴唇,浓得很,偏偏眼睛又不是很大,黑色眸子却极为有神,宛如一泓清泉,注视着人的时候很温柔。

    是他!

    善扬郡主的身体几乎不可遏制地颤抖起来,她死死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声音也是发颤:“小……小万厦?”

    一旁的钰儿姑娘听了这般亲密称呼,柳眉瞬间皱紧,正想问这女子是谁。郑万厦听了这话却如遭雷击,身体僵硬住了,许久,才缓缓道:“欢欢?”善扬郡主点了点头,很是激动。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